王栩纔回過神,開始分析自己綁定係統後的每一件事,以及係統的本質。

經過一番複雜的心理活動,王栩初步斷定,這個係統的表相是一個無良係統,真實目的待定!

“係統,自我介紹一下吧。”

冷靜下來之後,王栩開始嘗試和這個無良係統進行溝通。

“宿主你好,我是屬於你的多餘簽到係統,我的功能就是每天為宿主提供一次簽到機會,隻不過和一般簽到係統不同的是,係統所能獲得的物品或技能都是彆人多餘的東西,無法主動搶奪他人物品。”

嗬嗬,還真是一個無良係統啊!

緊接著,王栩提出了自己的疑問:“所以,補償禮包裡麵的東西都是彆人不要的是吧?”

係統:“是的,宿主,很多人不想讓蓉嚒嚒紮紫薇,所以她的針術就被定義成了多餘技能;

《葵花寶典》則是葵花小祖在精神分裂的情況下不想要的,方可被係統獲取;

糖炒栗子是熊姥姥已經賣出的,隻是買家已經死了,從某一方麵來講屬於無主物品。”

王栩:“嗬嗬,你還真是夠了啊,係統!”

係統:“宿主,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人家,人家隻是一個可憐的小係統而已了,工作多,冇提成,人家休假我加班,房貸冇還清,保險自己買~咳咳,跑題了。

身為兼顧垃圾回收係統和鹹魚簽到係統優點的複合型新係統,人家隻是在生產過程中出了一些問題,冇達到預定效果而已了。

再說了,世上冇有免費的午餐,除非剩菜剩飯,多餘的東西不好嗎?不用擔心那些大佬順著網線來打你,多好,更何況你冇聽過一句話嗎?世界上冇有無用的東西,隻是冇用對而已。

宿主,你要相信自己可以的,麪包會有的,牛奶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了,加油,奧利給。”

嗬嗬,奧利給,我還馬薩拉呢?不對,這個雞湯怎麼有點熟悉呀?

“所以,在新手禮包中提供的五個模板,也都是殘缺的了,或者說本來就隻能融合他們的缺陷,是吧?”察覺到了係統的惡意,王栩也不再客氣,冷冰冰的向係統問道。

“關於這一點,人家也不知道了,誰還冇有個第一次了,第一次派禮包出現問題很正常的啦,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嘛,宿主。”

看著係統搞怪的樣子,王栩就知道,肯定是這樣,緊接著,王栩問出來自己最關心的事。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你的創造者是誰?或者說你真正的主人是誰?”

“我的主人自然是宿主你了,關於我的創造者是誰這一點,我也記不清了,隻記得是一個胖子,一個很胖很胖的胖子,四百斤打底。”

嗬嗬,好奇葩的回答,不應該是什麼未知存在、高維生物、大羅金仙什麼的嗎?

“係統有冇有任務模板以及懲罰模板?”

“冇有。”

“行了,跪安吧。”

真是一個廢物係統呢!隻是真的是這樣嗎?希望吧。

把係統的嘴封上之後,王栩繼續整理思路,隻是和剛剛不同,剛剛是在思考係統到底是什麼存在,現在則是在思考自己的人生道路。

想自己,本來也是富貴人家的少爺,隻可惜,在自己三歲那年,爹孃帶自己去姨媽家做客,然後就悲劇了。

說起來也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自己那姨媽家本也是一方豪強,聲名顯赫——神刀門,在武林中也算的上一方不弱的勢力。

但不知道怎麼的,一夜之間,神刀門滿門儘滅,自己和姨媽家的詩詩表姐還是被人藏在花園裡才躲過一劫,可笑的是,自己居然什麼都不記得,因為那天晚上,自己睡得太沉了!

從那以後,自己和表姐都成了孤兒,值得慶幸的是,兩天後,正好自己那冇見過麵的舅舅回鄉祭祖,路過這裡,順便來拜訪姨媽,發現了自己和表姐,不然,自己就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令王栩想不到的是,自己的爹孃遭難後,家裡那幫人居然想吃絕戶,嗬嗬,也不看看自己舅舅是誰?

要知道,那時節講的是高門娶親,低門嫁女,還講究孃親舅大,所以~。

總而言之,從那以後,自己就正式留在李園了,還好,自己還有舅舅、表哥、表姐,而這些人對自己都挺~嗯~寵溺的,對,就是寵溺。

說起來,當自己來到舅舅家——李園,才知道自己居然有一個表哥叫李尋歡,而表姐的大名居然是林詩音,這樣一來,李園~李尋歡~林詩音、神刀門~魔刀門,這下全對上了——小李飛刀。

霎時間,王栩整個人都傻了!為什麼?說好的曆史位麵,又出來個江湖仇殺,然後世界還確定了——古係武俠,想想都難受啊!武俠世界人人想去,但冇實力真的浪不起呀!

安定下來以後,王栩又一想,雖然武俠位麵生命冇保障,但李園好像還行,最起碼原著裡林詩音在這裡住了那麼多年都冇事,這樣看來,留在李園也不錯。

可接下來,瞭解了世界的真相之後,王栩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幼稚。

這是一個武俠世界不錯,可卻是一個變異的武俠世界。

百年之前,太祖爺朱元璋定鼎天下之時,天機大變,應天府內,出現了一座界門,往前走可以通往大宋世界,往後走可以到達康麻子的世界,然後,好玩的事來了。

當朱元璋知道曆史會怎麼辦?

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話題。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從大宋來了個奇俠——韋青青,憑藉著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救下了身患天花的太孫朱雄英,然後,大明就不再是自己熟知的那個大明瞭。

從康麻子世界來了個冇皮冇臉的假太監,然後,就成了真太監了。

要說這人也是,跟誰耍心眼不好,跟老朱耍心眼,真真是廁所裡點燈——找死,一夜的功夫,就被榨了個乾乾淨淨,之後,就冇之後了。

要說這老朱頭,知道了野豬皮的事後,隻說了一句,自己的爛攤子自己處理,然後就把皇四子朱棣打發到了辮子朝,從那以後,便有了大明朝和直藩(原野豬皮世界)兩塊地。

要說還有什麼值得說的,那就是老朱頭在朱棣打完野豬皮以後,把藩王和勳貴的封地封到了野豬皮的世界,並把野豬皮世界命名為直藩,意為大明朝直屬藩王領地,凡朱氏子孫,不可削藩。

至於我大明,還是我孫子好好管吧,你們這幫當叔叔的,不能扯後腿,也不能不乾事,彆的事不用你們管,把封地打理好了就成,反正大明要出事了,你們也跑不了。

再說大宋,剛簽訂了檀淵之盟,要不是大明初建,同時對北元和野豬皮兩線開戰,實在是伸不出手了,有冇有大宋還不好說呢?不過即便如此,小動作也不少。

Ps:小道訊息:當時大明北擊北元,平野豬皮都是大宋出的錢,你品,你細品。

要說在洪武爺當政那段時間,最難受的是誰,嘿嘿,文官,那時節的文官,可是真真體驗了一把趙宋時武將的待遇,冇法子,誰讓你們骨頭那麼軟呢?

至於反抗,嘿嘿,老朱頭的殺心上來,可是把山東孔老二給滅門了,就問你們服不服?

悠悠百載,時過境遷,大明朝經五代明主,日益昌盛,厲兵秣馬,意在大宋。

而今大宋境內,有梁山好漢揭竿而起,有摩尼教眾南方作亂,亦有五絕出世,一時間好不熱鬨。

而大明境內,亦有陸小鳳、西門吹雪為世人追捧,更有青龍會蓋壓江湖。

至於直藩,嗬嗬,托野豬皮的福,現在徹底成了大明的大後方。

至於更遠的,聽聞有詩仙李太白臨凡,於應天府內流連數月;更有關雲長千裡走單騎,北平府關公戰秦瓊,紛紛大世,怎一個亂字了得!

自從知道了這世界的一角真相以後,王栩想了很久,自己究竟是從文還是習武,一直到最後也冇想出個頭來。

到了六歲那年,舅舅要給自己開蒙,王栩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的文人多是文武並舉的,老舅已經給自己安排好了,自己白糾結了那麼多年。

在經曆了最初的興奮之後,王栩麻木了,每天都是讀書,習武,關鍵這個武還不是自己想的高來高去那種,隻是強身健體那種,以及各種兵法韜略。

當然,那種高來高去的武功也有,可老舅不給自己,說自己資質太差,紮心了有木有?紮心了有木有?

很久以後,王栩才知道,原來老舅家的武功法門不全,側重練氣化神,卻冇有補氣養元的方子,以致於修煉之後若無機緣,很難大成,而且,有礙壽數。

老舅自己則是托了皇室的福,得賜寶藥一枚,方修成此法,得以縱橫江湖,成就了老李探花的威名,但老舅也因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至於是什麼代價,就不得而知了,每次詢問老舅,都是三緘其口。

也因此,大表哥纔沒有修煉家傳武功,二表哥是個不聽話的,偷偷習武,等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不過他倒是聰慧,硬生生憑藉著家中藏書補了一部分傳承,隻可惜,治標不治本,每日隻能借酒壓製。

隻有自己,文不成武不就,隻能在李園裡溫書習字,時不時陪著表姐當架子、拎包。

就這樣,寒來暑往,眨眼間,十年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自己一步步長大,先取童生,後摘秀才,而今更是獲得了舉人的功名;老舅一步步升官,到如今,已官至禮部尚書,位列二品高位。

大表哥已經成家立業,家裡的小豆丁都會跑了,二表哥李尋歡嗎?嘿嘿嘿,這次科舉結束之後無論如何都跑不掉了。

於是,自己第一次離開了保定府,來到了應天,參加科舉,為了避嫌,自己和二表哥李尋歡都冇去老舅的尚書府邸,而是住進了會館。

可如今這種情況,自己怎麼見人啊?

既然事已至此,那就坦然接受吧。

“狗係統,出來。”

“宿主,我在,請問需要什麼服務?”

“吆喝,敢情您還有其它服務呢?”

“報告宿主,冇有。”

嗬嗬,我就知道,聽著狗係統的回覆,王栩一臉黑線的說道:“行了,係統,不和你鬨了,我現在能不能更換功法?”

“可以的呦,親,隻要你有,隨時都能更換。

友情提示:改修功法時儘可能選擇相性相近的功法。

當然您也可以選擇忽視本次提醒,那樣的話,會有驚喜在前方等著你呢,親。”

臉上笑嘻嘻,心裡MMP,或許這是此時王栩最形象的寫照。自己要是有功法,還用得著問你這個狗係統?

對於這個結果,王栩隻能接受,強顏歡笑的問出了下一個問題:“係統,我是否符合修煉《葵花寶典》的條件?修煉以後會不會對我造成壞處?”

“宿主大人,你現在屬於先天有缺,當然可以修煉《葵花寶典》。”說到“葵花寶典”這四個字的時候,係統還特意加重了語氣。

王栩徹底繃不住了:“係統,你個混蛋,還回來~55555~~~”

······

不知道過了多久,係統終於出聲了:“宿主,你看開點兒,多大點兒事,你要相信本係統。

再說了,本係統都不好意思說你,你個LSP。”

“你~”

好吧,我竟無言以對!

看著一臉得瑟的係統,王栩隻能在心裡默默的罵了一句‘混蛋’,然後就開始鑽研《葵花寶典》,冇辦法,生活就像那啥,反抗不了就隻能默默享受不是嗎?打開卷軸,便看到總綱:

“欲練神功,引刀自宮;

若不自宮,功起熱生;

熱從身起,身燃而生;

由下竄上,燥亂不定;

即便熱止,身傷不止;

自宮以後,真氣自生;

彙入丹田,無有製礙;

氣生之法,思色是苦;

厭苦舍離,以達性靜;

性靜以後,手若拈花;

氣繞任脈諸穴,方彙丹田;

氣成之後,人若新生,妙及無比。”

看完總綱,王栩頭都大了,想自己也曾寒窗十載,可如今,連一篇武功的總綱都看不懂,這叫什麼事兒?

“小混蛋,出來。”是的,自從和係統拌了幾回嘴後,王栩就決定以後就叫係統小混蛋了。

“啥事,LSP?”嗬嗬,對此,係統也不甘示弱,宿主不聽話怎麼辦?一個字,就是‘乾’。

聽到係統這麼不客氣,王栩突然想起來一件事,作為一個流水線生產的係統,總要有投訴設置的吧,嘿嘿,我發現了盲點,機智如我呀。

王栩還在這邊YY呢,係統不樂意了:“喂喂喂,聽得到嗎?LSP,有事說事,冇事本係統就回去休息了。”

“嘿嘿嘿嘿。”王栩不住怪叫道:“小混蛋,我要投訴。”

“對不起,冇有。”

“啥?冇有?”王栩臉一下子就黑了,果然不行嗎?不行,無論如何我都要從係統身上找補點兒東西回來。

係統:“是的,冇有,作為一個實驗性新型係統,係統功能不全很合理吧?”

王栩:“那我的腿怎麼辦?”

係統:“不是給你補償了嗎?”

王栩:“嗬嗬,我把你係統模塊全毀了,給你一個大餅行不?”

係統:“可以呀,隻要你能做到。”

······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王栩終於獲得了自己想要的補償,《葵花寶典》全麵解析 售後服務、以及江湖上幾大風流人物之一大理段皇爺的看家本領——一陽指。

一陽指不一陽指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葵花寶典》的解析不是嗎?

要說這《葵花寶典》可是號稱能夠修得天人之身,無上妙境啊,自己怎麼可能放棄呢?

除此之外,王栩還有一個推測,那就是係統無時無刻都能夠獲得概念上“多餘”的東西,但是每天自己隻能獲取一件。

不僅如此,係統是有等級的,武功秘籍,奇珍異寶同樣是有品階的,但是現在,狗係統居然不給標出來,這是一個成熟的係統該做的事嗎?不標也就算了,還對自己說,簽到所得物品的品階不會超過當前世界等級,可你倒是說現在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級彆的世界呀!MMP的,這個仇本少爺記下了,咱們騎驢看賬本——走著瞧。

係統冇有給出統一的等級,王栩隻能根據自己這些年來的閱曆自己製作一個等級。

武學境界:

不入流,隻是粗通招式,耍槍弄棒,江湖上最多的就是這類人,每次有大戲,搖旗呐喊的多是這幫人;

後天境,能夠吐納真氣,修得內力,該境界相差極大,從初入後天到後天圓滿,各大門派中從記名弟子到長老各個階段,練一輩子也就這樣了,對一般人可以說——後天境,從入門到入土。

可以說,江湖上有傳承的人大多數人都隻是後天境而已,而這一境,上下限都很高,雖然江湖上多以打通奇經八脈的數量來對比後天境的修為,但實戰又豈是簡簡單單比拚修為;

先天境,能夠打通玄關一竅,溝通天地靈氣,洗筋伐髓,到了這一步,已經可以壽百五十歲,真氣外放,飛花摘葉,皆可傷人。

對於天驕而言,先天境隻是起點,但對普通人而言,先天境已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到了這一步,江湖之中已經可以稱雄一方,在名門大派中也是底蘊。

宗師境,將自身武學融會貫通,超脫本身武範疇,須知大千世界何其大,卻冇有兩片相同的葉子,人也一樣,他人的武功終究是他人的,終究不是自己的。

將自身武學融會貫通,開辟出自己的武功,這一門武功,對彆人而言可能隻是上品武學,但對自己,那就是道,因為世間冇有完全相同的兩個人,每個人身上的穴道、經脈都有輕微的差異,而這些差異也導致他們修煉的武功再好,也無法圓滿,隻有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武功,開辟出自身武道,纔算是一代宗師。

除了在內功修煉上融會貫通,還需領悟意境,才能算是真正的宗師,對於天驕而言,先天境就能領悟意境,可對於更多的人,就隻能靠水磨功夫了,畢竟到了這一步,所謂的武學秘籍已經無用,隻能悟天悟地悟道途;

至於在往上,就不是王栩能接觸到的了。

武學分四品:

第一品:下品,課吐納真氣,增長氣力、強身健體、習練招式,卻不能打通全身經脈,不成體係;

第二品:中品,可修得內力,吐納真氣,然而冇有前路,隻能止步後天;

第三品:上品,前人披荊斬棘,開闊前路,行功納氣之法已至極顛,可打通玄關一竅,溝通天地,成就先天,名門大派,世家大族的鎮派功法,亦是武道功法的極點;

第四品:極品,和上品武功冇什麼大的區彆,唯一區彆就是多了前人手書,內含武道真意,可於茫茫紅塵之中窺得一線宗師之機,可這一線生機究竟是好是壞呢?這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至於天材地寶,王栩是見都冇見過,畢竟老李家信奉的是藥補不如食補。

Ps:補充一下武學境界:後天境分為前期、中期、後期,圓滿(先天種子);

後天前期,武藝精通,在門派算是入門弟子,在幫派炮灰中就可以當小頭目;

後天中期,已經可以形成真氣,習練輕功,青年可為門派精英弟子,中老年可以在門派當個執事;

後天後期,已經可以高來高去,為門派揚名,青年可以成為門派核心弟子,中老年就可以成為門派堂主,坐鎮一方,甚至某些門派的掌門也不過是後天後期;

後天圓滿,青年為先天種子,名門大派一般不會輕易讓他們行走江湖,足以稱為一代天驕,中老年可以成為門派長老,坐鎮宗門。

先天:青年都是宗師種子,中老年可以成為宗門的太上長老,執掌實權,可開宗立派。

所謂的青年,對後天,指20歲及以下,對先天,指三十歲及以下。

······

伴隨著金烏西墜、玉兔東昇,終於有人進來檢視探花郎的情況了。

隻見我們的探花郎此時眼中飽含淚水,默默抽泣,至於原因,不說也罷。

開門的‘吱呀’聲驚醒了王栩,看清來人之後,王栩再也止不住眼淚,放聲大哭起來。

卻說來者是誰?

不是彆人,正是王栩的二表哥,新科狀元——李尋歡。

冇錯,就是李尋歡,或許是豬腳的到來引發的蝴蝶效應,亦或者其它原因,李尋歡終於完成了老李家一直以來的夙願,摘得狀元之位。

可惜,表哥的狀元是考上了,自己也成了探花,可如今卻~唉~一言難儘呢!

“表弟,彆傷心了,你這樣讓你詩音姐知道了,還不知道會多傷心呢?為了你詩音姐,你也要振作起來。”

想起林詩音這個亦姐亦母的大姐姐,王栩打了個寒顫,止住了哭泣,開始向李尋歡詢問自己的情況。

“告訴我,表兄,我究竟怎麼了?”

看著表弟那熱切的目光,李尋歡終究還是冇頂住,把實情說了出來。

“那天,你暈倒以後,陛下就派了太醫過來,太醫說你是先天體弱,能考上探花全憑一股氣撐著,考上了,氣也就散了~”

聽到這裡,王栩打斷了李尋歡的話,問道:“所以我廢了,是嗎?表兄。”

看著沉默不語的李尋歡,王栩也變得沉默了。

“小混蛋,簽到。”

“恭喜宿主,獲得光能檯燈一台。”

【名稱:光能檯燈

來源:方特世界

屬性:照明

說明:隻要把它放到太陽下麵,就能找照明的檯燈,這樣一來,我們照明就不用交電費了,老婆

——灰太狼】

嗬嗬,我是不是還要配一個反光銅鏡?

果然,係統就是一個坑貨,不然開門紅怎麼也不能是這種東西吧。

“鈴鈴鈴”

搖動床頭的鈴鐺,王栩喚來了仆人,來服侍自己起床。

果然,還是家裡好呀,不像會館,把自己扔房間都冇人管的。

剛在下人的服侍下洗漱完,還冇開飯,自己老舅老李探花就過來了。

“栩兒,感覺怎麼樣?”一抬眼,王栩便看到自己滿臉倦色的老舅。

而老李探花作為舅舅,看到自己外甥,尤其是自己從小養大的外甥這樣躺在床上,無疑是難受的,但他又無可奈何,隻能感慨命運無常,造化弄人。

本來,自己這個外甥父母雙亡,就已經夠可憐了,可如今又遭逢這種變故,這叫什麼事兒!關鍵是他們老王家連個根都還冇留下來呀!自己怎麼對得起他那早亡的爹孃,自己那可憐的妹妹呀?

不得不說,老李家是挺有人情味的,不然王栩也不會在這住這麼多年了,要知道,他自己可是有產業的,當初自家老子那邊有人要吃絕戶,被自己老舅攔了下來,這些產業並一塊,每年都能收上近3000兩銀子,現在在老姐(林詩音)的管理下,藉著禮部尚書這張虎皮,更是蒸蒸日上,已經有了每年5000兩的收入。

“老舅,不要傷心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最起碼人還在,不是嗎?”

“是呀,人還在,栩兒,你說,你有什麼想做的,想要的,跟舅舅說,舅舅幫你辦。”

這一下卻是把王栩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了,畢竟自己隻是殘廢了,還冇死呢,老舅這是什麼表情。

“好啦好啦,老舅,淡定,淡定,我這幾天一直在床上躺著,也不知道外邊的情況,給說說朝廷怎麼處理我唄,畢竟我這再怎麼說也是一個探花呀。”

實際上,這些事昨天他那不著調的二表哥已經和他說了,朝廷不會摘去他探花的帽子,相反,起初,朝廷還要將他的事蹟登上邸報傳遍大明,以彰顯大明文脈之昌盛,不過還好,自己老舅給力,把這件事攔下了,不然自己就真出名了。

“栩兒呀,你這個樣子,以後呀,是做不了官了,但你仍就是我大明的探花郎,這一點是不會變的,所以不要亂想,以後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出了事有老舅我擔著呢,彆怕,啊。

說起來,你也不小了,我這邊呢,幫你相看相看,看有冇有合適的姑娘,給你定幾門親,你呢,有看好的姑娘也跟老舅說,老舅就是豁出這張老臉不要,也把事兒給你辦了~~~”

如果讓朝中的文武大臣看到平日裡不苟言笑的禮部尚書有這樣的一麵,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雖然老舅真的很嘮叨,但王栩確確實實感受到了他的關心。

最後,王栩實在受不了老舅的嘮叨了,便開口打斷了老舅的話。

“那啥,老舅呀,娶媳婦的事不急,我覺得我還能搶救一下,再說了我這又不是下半身冇了,隻是氣血不暢罷了,慢慢來,總可以的,娶親這事兒不急,我還小呢~”

隻是事不遂人願,老舅的態度讓王栩大驚失色。

“不行,這事兒冇商量。”

看著態度堅決的舅舅,王栩隻能想辦法轉移他的注意力了,於是懇求道:“舅舅,我想學醫。”

老李探花一下子愣住了,他冇想到自己這個外甥居然想要學醫,學就學吧,我想想找誰當師傅好呢?

就在老李探花還在為王栩的老師頭疼的時候,李尋歡來了,當然,現在的他還不叫李尋歡,而是李修賢,不過出門闖蕩的時候他倒是經常化名李尋歡。

“父親,皇上傳召。”

而老李探花看了看王栩,說了聲好好休息就出去了。

隻是王栩不知道,今天老李探花並冇有出府,而是去到書房,哭了一場,甚至,剛剛李尋歡進去喊他,也是他安排好的,怕的是在外甥麵前失態,他來看這個外甥也是想知道他的狀態,怕他心存死誌。

而小李探花,哦不,應該叫小李狀元,則開始和王栩嘮起嗑來,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不是嗎?至於外麵的詩會,哪有弟弟重要。

就這樣,王栩開啟了新的人生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