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終焉之門 >   第10章

此時正值午後,一艘小型遊艇在波光粼粼的海麵上疾馳著,藍黑相間的配色,體表被改造成了流線型,好似錐子。

疾馳之間,周圍的海浪都被藍色巨獸一字排開,其上凹凸不平,印有晦澀難懂的鍊金符文。

這是長安的的鍊金造物,足以在海上稱王稱霸的鋼鐵巨獸,其上鍊金符文忽然一閃,整個遊艇竟消失不見。

這是可以與太陽光折射產生反應,從而造成視覺上的光學隱身,隻是技術還有缺陷,那就是無法掩蓋遊艇開動時的滔天駭浪與巨響。

轟鳴的呼嘯聲與波濤將周圍的海洋生物驚得四散而逃,然而如同狂鯊般舞動的海浪之上居然空無一物,如此詭異的現象,若是被拍下來足以驚呆許多科學家。

“你現在的狀態非常不像是人類這種群居動物。”

“況且你對這個世界的體係還有諸多疑慮,你還無法完全挖掘自己的潛力。”

“你就在這個小島上安心修煉幾年吧,會有專門的人來指導你。”

夜忘憂通過全息投影對贏扶光淡淡說著,他公務繁忙,不得抽身。

贏扶光的母親被葬在了長安的烈士陵墓,那倒是塊風水寶地,想到母親生前為了生計勞苦奔波,死後的陵墓卻比大多數彆墅還要值錢,贏扶光不禁自嘲一笑。

映入眼簾的是茂密的叢林,枝繁葉茂的野花野草,古樹盤根交錯,根莖粗大無比,樹蔭遮天蔽日,這是一望無際的熱帶小島。

贏扶光緩緩下船,慢步向熱帶雨林深處走去,期間他遇到了不少野生動物,鬣狗之流感知到他的氣息便瘋狂逃竄,偶爾會有幾隻落單的猛獸在遠遠觀望著他。

這裡地麵潮濕,冇走出多遠,贏扶光的鞋子與褲腿便沾滿泥濘。

遮天蔽日的密林交錯,越往叢林深處,可活動的空間就越是狹小與混亂無序。

路途一片小溪,贏扶光此時滿腳泥濘,衣服也是滿身褶皺,原本被長安獨家定製的髮型也散亂開來,說實話長安還真是多纔多藝,要不是他極力拒絕,否則化妝師還得給他塗個美甲,打個耳釘,修個眉毛之類的。

贏扶光本想用終極兵人的恐怖算力計算一下,長安將自己安排在這處密林卻又撒手不管的目的。

但又轉念一想,想這麼多那麼耗費心神乾嘛,自己還是第一次旅遊呢,小時候被母親報了很多輔導班,每天都是無休止的精英式訓練,贏扶光其實也非常嚮往外麵的世界。

他想著有一天,和自己父親母親一家三口團團圓圓、其樂融融,然後周遊世界各地,見識各個國家的風土人情,感受這個世界的萬般之精彩。

然而這無疑徹底成為了奢望,自己如今就連情感都是殘缺不全的,自己也成為了常人眼中強大的怪物,可這份強大讓他有些空虛。

於是長安的決策室,各種智囊團為他量身製定了一套修行方案。

的確,這裡乾淨的空氣,茂盛的綠蔭,清澈的小溪,讓贏扶光沉悶壓抑的心稍稍舒緩了幾分。

他伸手捧了一片溪流喝下,溪水澄澈而甘甜,很難想象在現代大都市的汙染之下,還有如此世外桃源。

這座小島,簡直就是小說裡高人的隱居地,贏扶光很滿意這裡的環境,他罕見的露出了略微好看點的微笑。

他繼續往前走,趟過潮濕滑膩的泥坑,各種古樹交錯更加緊密了,他並冇有動用超凡的力量破壞這些障礙,他就是緩慢而艱難的走著。

雜亂的樹葉有的深陷泥坑,像是橡皮泥上的貼紙,有的隨著炙熱夏風在低空翩翩舞動著。

贏扶光的步伐更加緩慢了,他每走一步,都有亂舞的葉片輕刮他的臉頰,樹葉上的也不知是雨水還是泥濘,本來精緻紅潤的麵龐被颳得像隻小花貓。

這片密林的樹木太過龐大,就是贏扶光這種門外漢也看得出有不少好樹安養於此。

他繼續走啊走啊,陽光忽然灑落他的眼前,有些刺眼,但更多的是豁然開朗。

密林深處有著一間小木屋,與尋常的木屋不同,這間木屋太過精緻靈動,彷彿是大家親手雕刻的藏品。

各種精妙絕倫的凹凸微痕讓這件木屋顯得栩栩如生,古樸卻堅硬厚重的質感,有種翻閱史書,跨越歲月時光的感覺。

木屋旁邊則是其他木製品,無論是桌子椅子還是茶具等物品都被雕刻的栩栩如生、活靈活現,他們彷彿被賦予了靈性。

這裡還有許多種叢林中動物的木雕,獅、虎、狼、兔、狗、貓、鹿、羊、牛、蛇、鼠……

他們不知究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還是奇人異士的驚世之作,贏扶光根本難以辨彆。

這份技藝,與大自然融為了一體,或者說與自然再不分彼此。

“哢嚓”

一聲輕響,木門發出吱呀的聲響,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緩緩走出,渾身肌肉賁發,線條硬朗。

光禿的頭頂被陽光折射,贏扶光彷彿看到了碩大的燈泡。

“你就是要來跟老夫學藝的傢夥嗎?”禿頂的肌肉壯漢咧嘴笑道。

贏扶光幻想中世外高人的逼格全無,麵對此時穿著三角褲的肌肉壯漢,他有一股扭頭就走的衝動。

“來,讓老夫康康你的成色。”

贏扶光頓時身形一頓,這個老者當真是恐怖如斯。

碩大的肌肉上青筋暴起,一拳轟出,單憑**力量就讓空氣發出劇烈的轟鳴聲,贏扶光被瞬間擊飛,數棵古樹被巨大的衝擊力折斷。

奇怪的是這片木雕之林竟然安然無恙,贏扶光試著攻擊這些木雕,卻被其上的力量直接震飛。

贏扶光有些驚訝,自己的身體素質應該與老者相差無幾,為什麼他卻可以以碾壓的姿態將自己蹂躪。

猩紅的血之眸猛然間燃起烈焰,赤紅的烈焰之拳疾速舞動,寂靜的雨林迎來了烈焰的炙烤。

木炭的焦味有些刺鼻,烈焰之林不斷擴大著。

“你小子,敢燒老子的林!”

老者突然震怒,龐大的氣浪將周圍的烈焰熄滅,他僅憑氣勢便可如狂風般熄滅烈焰。

烈焰之後,則是一片狼藉的叢林,生機盎然的寶地淪為廢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