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斬儘人世妖 >   第10章

許柳的手伸向若靈的臉龐,手指不可避免的碰到帶有香味烏黑的秀髮,他的手掌伸到若靈的耳畔,觸碰的感覺很是細膩滑溜。

許柳將若靈的麵紗取下,一個美到極致的麵容出現在許柳眼前,小巧精緻的五官,白皙的皮膚吹彈可破,那雙卡姿蘭大眼睛含羞低下頭。

兩人臉頰距離很近,呼吸都快撲在了對方的臉上,許柳心跳加速,臉頰漲紅,在如此近距離的觀看若靈,她的顏值還是很抗打,皮膚非常細膩。

過了一會兒,若靈抬起頭露出嬌羞的表情“你直勾勾盯著我乾什麼。”

許柳這纔回過神來,不過臉頰還是有些發燙,遲遲不見許柳行動,若靈心中氣道真是個大直男。

“那邊有浴桶,你先沐浴吧。”若靈低下頭用聲如蚊蠅大小的聲音呢喃,最後纖手指向房間裡的屏風。

許柳腦子亂亂的,就連什麼時候進入浴桶裡都不知道,沖洗之後,許柳裹著一層浴袍走出屏風。

隻見若靈已經躺在了床上,身上裹著被子密不透風的,隻露出一個頭和白皙透亮的手臂。

許柳心臟砰砰跳個不停,感覺渾身血液加速,心想難道這就是漂亮女人的妖術嗎。

他來到若靈的旁邊,若靈此刻臉也有些發燙,“公子,人家也是第一次,還請溫柔。”

許柳終於忍不了眼前的絕色,竄進床上,將床紗放下。

.......

日上四竿。

在許柳和若靈深入的交流中時間過得很快,若靈麵部潮紅依偎在許柳的胸膛上,顯得很是疲憊,然而許柳卻還是一副生龍活虎的模樣。

“時間不早了,我先離去了。”許柳推開若靈,尋找自己的衣物,若靈也下床,身上隻裹著輕紗。

他細心幫許柳穿上衣服整理,有些不捨“公子好狠的心,纔沒陪人家多久就要離去,換做彆人擠破腦袋都想進人家的房間呢。”

許柳正色說道,“我孃親一個人在家,需要我的照顧,況且我還有事冇辦。”

若靈一臉幽怨,“公子可要常來看我,這外麵的男人我看不上。”

許柳一怔,“我會來看你的。”

說完他便在若靈的目光下推門離開了。

他來到大堂,發現人還是很多,一些侍女看見他都掩嘴偷笑。

“許公子,可享受了?”一個青衣女子上前詢問,許柳一看竟是他認識的小芸。

小芸笑吟吟的,古靈精怪的歎道,“怪不得上次公子對人家不理睬,原來眼光居然這麼高。”

許柳尷尬解釋“我不是這個意思...”

“難道公子嫌我醜嗎?”小芸自怨自艾,眼睛出現淚花。

許柳一看慌了,忙解釋“你很漂亮,我冇有..”

可下一刻小芸卻破涕而笑,扮個鬼臉,“不逗你了。”

許柳被這一幕搞得搞不到頭腦,心想女人可真是奇怪的生物。

他最終與小芸道彆,來到大堂內掃視一圈發現李燕和眾人已經離開了。

許柳隻好前往家中,在路途中他留意街道兩邊,不過這次卻冇有看見那個衣衫襤褸的怪道人。

他從街邊買上些吃的,然後走進小巷,來到家門口,卻發現一個夥計站在他的門口等候他。

“隊長,李隊讓我在此等候,讓我見到你後告訴你速去城內的將軍府。”

許柳一臉納悶,問道“發生了什麼事,這麼著急?”

夥計恭敬回道,“小的也不知道,隻負責傳話。”

“行吧。”許柳倉促間進家將吃的放在許母旁邊,然後告訴一聲便離開了。

他一路跟隨夥計來到將軍府,將軍府宏偉壯觀,比之巡府更加氣派十足。

這裡是城中軍隊所在的位置,城內所有的精銳士兵都出自於此,所以門頭很是高大氣派。

“隊長,這就是將軍府了,冇什麼事小的告退了。”說完他就跑遠了。

許柳抱著疑問踏進府內,幾個看守大門的士兵上前喝問。

“什麼人!”

“我是夜巡隊的隊長,許柳。”

許柳自報家門,將腰間的令牌遞過去。

“原來是許隊長,李隊長交代過許隊如果來的話直接去後院。”士兵將令牌恭敬的遞迴,讓開路許柳走了進去。

許柳直接來到後院,發現一個房間門口圍了許多人,他走前一看才發現這是一個驗屍間。

許柳看見李燕後,走到他旁邊問道“怎麼回事?”

李燕看見他來了,沉重道“今天早上,有民眾在南街小巷裡發現了一具屍體。”

“幾名大夫檢視之後,說死亡時間應該是在昨夜子時。”

許柳聽後看向幾名大夫圍著的屍體,隻見屍體渾身衣裳被褪去**的躺在上麵,身體上還有著許多刀傷,看著是被活活砍死的。

“問過負責巡視南街的兄弟了嗎?”

許柳開口問道,李燕搖頭“還冇有。”

他眼神中帶有深意的看向許柳,許柳心神一動,放低聲音道“邪祟作亂?”

李燕點點頭,“我們兩個去負責巡視南街的老夥計家裡,看看能問出什麼有用的資訊。”

說完之後,兩人便出發,準備前往負責南街巡視的老魁家,李燕帶路,兩人一會就來到一座院子門口。

“砰砰。”李燕敲門。

“誰啊。”老魁的聲音傳來,他打開門發現是李燕和許柳二人之後,忙請了進去。

幾人坐在茶桌前,老魁泡了一壺好茶給兩人滿上,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老魁這才問道,“兩位隊長找我來所為何事?”

李燕抿了一口茶,“昨夜你負責巡視的南街道發現了一具屍體,我跟許隊長前來瞭解一下。”

老魁聽到後臉上露出震驚之色,“原來是這樣。”

他端起茶杯,想了想“昨夜好像冇什麼異常和可疑情況,我跟兄弟們像往常一樣巡邏。”

許柳則道,“想想昨夜與之前有什麼不一樣的嗎?

”不一樣的..“說到這裡,他話語一頓,眼睛一亮想到了什麼。

“要說有什麼不一樣的,那就隻有昨夜發出的打鐵聲了。”

“打鐵聲?”許柳和李燕對視一眼,認真聽老魁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