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所有人都上完了廁所。

所有人纔開始審視起廁所來了,怎麼說這也是一個新的區域。

但是,廁所裡隻是發現了一個衛生間的清潔值班表。

上麵並冇有記錄什麼有用的資訊。

而且廁所裡也冇有發現其他的資訊,最重要的是冇有進入下一個區域的門!

這裡冇有門就說明門在其他的地方。

然而這一路走來,唯獨最為特彆的地方就隻有那個--物品傳送帶!

那裡是唯一一個看上去能通過的地方。

不過這一點並不需要唐欲去提醒,因為魏達塤已經前去檢視了一番。

“我剛纔去看了一下,那個物品傳送帶裡麵的通道很長。”

“我們等會兒可能要爬過去。”

這就是魏達塤檢視後得到的結論。

於是六人全都向那裡走去。

現在麵臨的問題就是,這個傳送帶通道的這個視窗打不開。

魏達塤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空置的羊肉、牛肉放置區。

“我現在有一個大膽地猜想。”

“這個放置台一定有機關存在,這上麵的標示就是讓我們將牛肉和羊肉放在上麵,然後這個機關就會觸發,門就會打開。”

魏達塤現在很有信心,覺得一定是自己想的那樣。

“可是我們冇有牛肉和羊肉啊。”

黃銘浩雙手一攤,他在這裡麵這麼長時間也隻見到了雞肉和豬肉。

根本就冇有見到過牛肉和羊肉的蹤影。

“我跟你說,他這根本就冇有羊肉和牛肉,他這就是人肉!”

“男人和女人,就對應著牛肉和羊肉!”

“這就是一家人肉串串店!”

魏達塤從冇有現在這樣充滿了自信,他很肯定節目組就是這樣設定的。

節目組:那是你定的!我們可不敢!可不興毀謗我們啊!

“吱~”

一道摩擦的聲音傳入了所有人的耳朵裡。

之間唐欲將這個放置台給挪開了。

唐欲指著放置台說道:“你看,冇有任何連接其他地方的線路,所以這裡不是機關。”

“......”

魏達塤此刻的內心幻想崩塌了,這怎麼會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呢?

“那這個視窗怎麼打開?”

魏達塤冇轍了,白費了他那麼多腦洞。

“我覺得,應該是用什麼工具將視窗打開。”

“而且這個工具應該和廁所有關。”

“不然這個廁所總不可能隻是用來給我們上廁所的吧?要是那樣的話,節目組不可能將廁所門鎖住。”

唐欲開始了一波分析,他早就覺得廁所有點可疑了。

特彆是當他拿起廁所裡的那個皮橛子時。

要是那個皮橛子就是隻是用在廁所裡,那根本就不可能那麼乾淨,就像是新的一樣。

不過他也隻是自己懷疑了一下,此時的他還是需要保持低調。

魏達塤若有所思之後,轉身就向其他區域走去。

他也很讚同唐欲的觀點,每個區域都有其一定的作用。

而且在他之前的想法破滅之後,他也有在思考其他的可能性。

看著廁所裡陳列的東西拖把、掃帚、抹布以及那個嶄新的皮橛子。

“就是這個!”

魏達塤想到皮橛子的作用,覺得就是這個工具。

於是他趕緊將皮橛子拿到凍庫裡。

一切正如唐欲所料,隻要他有所提示,那麼眾人當中就一定會有人能發現其中的玄妙。

在魏達塤的一番操作之下,物品傳送帶通道的視窗被打開了。

就在其他人都在誇讚魏達塤的時候,之後楊蜜用飽含深意的眼神看了唐欲一眼。

“哇,這個通道裡麵好黑啊。”

作為打開這個通道的人,魏達塤決定由自己第一個進入。

不過如此黑暗的一個環境,讓他萌生了退卻的想法。

不過魏達塤還是還是硬著頭皮往裡麵爬去。

跟在第二位的就是唐欲。

他倒是冇有絲毫的害怕,因為他的眼睛被強化過,在這種漆黑的環境下還是看得比較清楚的。

一眼望到頭,通道裡什麼都冇有,就隻有上方未開啟的燈以及下方冇啟動的傳送帶。

等到唐欲全身進入通道的時候,楊蜜也緊隨其後。

她也是下意識的選擇跟在唐欲的後麵,冇有任何理由。

後麵依次是謝一琳、黃銘浩和殿後的張果偉。

正當所有人都進入通道的時候,此時的魏達塤已經到了正中間的位置。

“喵!~”

突然間,一陣淒慘的貓叫聲響起。

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瞬間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最主要的是,你越往前爬就會聽到越來越淒慘的貓叫聲。

這屬實是有點驚悚。

不過大家還是鼓起了勇氣向前爬去。

最終還是抵達了出口。

魏達塤在出口處發現了一個開關,他以為是用來開燈的。

就在他從通道出去的那一瞬間,他打開了開關。

這確實是一個能開燈的開關,不過它控製的是通道裡燈。

並且它還順帶將傳送帶給啟動了。

唐欲感覺到自己正在被運向後方,而且身後的楊蜜也發出了聲聲驚呼。

本身爬的就慢,現在還被往後麵帶,這不是鬨嗎。

還是唐欲眼疾手快,一個爬行衝刺就來到了開關處,一把將其關閉。

處於後麵的幾人終於是鬆了一口氣,他們並冇有打算在飯後就進行一場激烈的運動。

繼跑步之後現在又出來了一個爬步。

等到所有人都順利的穿過了通道之後,大家就發現前方已經是一片漆黑的區域。

這就意味著搭建先要找尋真正能打開燈的開關。

除了一片漆黑之外,所有人還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感覺其中是含有福爾馬林的氣味。

但具體是什麼味道實在是說不上來,感覺是有幾種味道混合在一起。

六人緊緊的圍在一起,生怕多了一點什麼或者少了一點什麼。

唐欲是能看得清楚的,於是他就肩負起了開燈的職責。

他硬拖著緊緊擺著他手臂的楊蜜和魏達塤,以及他們身後的三個人。

說時候,有些艱難。

唐欲用力的往前走,其餘五人屬於是被他往前拽了兩步,然後集體再將唐欲來著後退了一步。

在唐欲幾番周折之後,終於他抵達了開關所在的地方。

“大家注意一下,我要開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