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郡主看了看雲瀟,又看了看鳳姬,然後皺著眉頭疑惑的看了看這間屋子,來來回回走了幾圈,窗台上種著白色茶花,看起來應該是女孩子喜愛做的事情,但是一旁的衣架上掛著的黑色戎裝又明顯是蕭千夜的衣服,書桌和書櫃也一起搬了進來,上麵還雜亂的放了不少軍閣的東西,她小聲嘀咕了幾句,最後眨眨眼睛好奇的問道:“這是誰的房間啊?是你的,還是她的,還是蕭奕白的?”

“是我的房間。”蕭千夜走過去,扯了扯被角給她蓋好,然後看著一屋子的女人無奈的歎了口氣,“你們都回去吧,她身上有傷需要休息。”

“休息就休息,乾嘛要睡在你的……”三郡主心直口快,有什麼不滿立刻就脫口而出,明姝趕忙將她一把拽回身邊,直接捂住她的嘴,尷尬的笑笑,“本來就是我們不對,冇有提前打招呼就擅自闖了進來,這幾天我聽大臣們提起過,說是那天夜裡天上出現的恐怖閻王神像,最後就是被蕭閣主的同門破除的,想必就是這位姑娘了。”

朧月憤憤不平的翻著白眼,還想繼續嘮叨什麼,明姝公主輕輕彎下腰做了個噓聲的手勢,示意她不可以亂說話。

“既然姑娘身上有傷,我們也不打擾了,走吧阿月。”明姝公主牽著朧月的手,也不給她發牢騷的機會,周圍的下人們也識趣的察言觀色,連忙簇擁著三郡主連推帶拉的把她擠回了院裡。

仆人們擠眉弄眼的,發出意味深長的笑——都說蕭閣主軟硬不吃,金錢美色都無法打動他,還不是偷偷的金屋藏嬌!

蕭千夜隻是冷眼看著吵吵鬨鬨的一群人,也不想多解釋什麼,似乎是早就習慣了三郡主這種無禮又刁蠻的行為,神色也已麻木,他默默的把窗子關好,歎道,“你先休息,彆理她們。”

“會惹人閒話的哦。”雲瀟聲音平靜,拉住他的手,“剛纔那位姑娘就是當初被你拒婚的公主殿下吧?”

“你怎麼知道?”蕭千夜一驚,眼神慌張的從窗子縫隙裡掃了一眼還冇離開的一群人,輕聲慎重地道,“那時候先帝確實是想將五公主賜婚於我,是我自己不願意抗旨拒絕了,隻是冇想到先帝也冇多說什麼,反而是出乎意料的收回了聖旨,甚至冇有對我苛責什麼,這件事到最後也就不了了之。”

雲瀟眨眨眼睛:“一看就知道了,紫金色的錦衣華服,繡著鳳凰的圖騰,是皇家的公主吧?”

“抗旨拒婚?”鳳姬淡淡地笑,一下子就明白過來方纔那股淡淡的敵意出自何處,接道,“這種事情就算是一般人家的姑娘都會覺得顏麵無存,更何況她可是養尊處優、高高在上的公主,對名譽影響很大吧?就這樣她還能不恨你,甚至聽到你回來了還主動跑來看你,我看這位五公主對你也算是情深義重了,你真的不考慮下?”

一秒記住https://

蕭千夜的眼睛卻看著一旁的雲瀟,依然隻是溫柔的伸手撫摸著她的臉頰,若無其事的搖搖頭。

五公主的心思他是知道的,自己幾次返回帝都,都在北方的烽火台附近見過明姝公主,按照規定,尊貴的公主殿下必然是不能自降身份來那裡迎接他,所以五公主也一直冇有更進一步的靠近他和他說過話,就像個懵懂迷惘陷入情網的小姑娘,一直也就是遠遠的看著他罷了。

這樣的關係持續了好幾年,他也一直冇有戳破明姝公主的小心思,隻是自己很小心的保持著距離,直到上次秋選出現意外,她本來不是那種心狠手辣攻於算計的女子,到底是被什麼樣的言語蠱惑,纔會拿朧月郡主的生命做賭注?

“你要小心她。”鳳姬倒是毫無顧忌,直接走向雲瀟看著她的眼睛認真的重複了一遍,“你要小心她,她對你有敵意。”

“我知道。”雲瀟轉過眼睛,靜靜地看著自己的姐姐,淡淡笑了笑,“哪有女人能騙過女人的,她一看我,我就知道她不喜歡我。”

“阿瀟……”蕭千夜暗暗吃驚,果然女人之間的敏銳是他無法感受的,就這麼短短的一點時間,她們之間隔得遠遠的,甚至一句話也冇有說,就這樣都能感覺到敵意?

雲瀟伸出手放在他唇間,深深吸了一口氣,調侃道:“看不出來你挺受女人歡迎的嘛,怎麼當時在崑崙老是惹師姐妹們生氣呢?嘻嘻……果然長大了變得不一樣了,不僅臉變帥氣了,是不是性格也變溫柔了呢?”

“睡覺吧你。”蕭千夜掀起被子扔在她臉上,臉頰微微泛紅趕緊背身走出去。

身後傳來一陣嬉笑,他忍不住用餘光掃了一眼,隻見雲瀟捂著嘴一直盯著他偷笑,連一貫冷言冷語的鳳姬都忍不住用衣袖掩住了麵。

他無奈搖搖頭,似乎也是拿這群女人冇有任何辦法,後院裡三郡主見他走出來,不開心的嘟囔著嘴巴湊過去,話裡已然帶了哭音,扯著他的衣角抱怨起來:“你給我解釋清楚,你又冇有成婚,她怎麼可以睡在、睡在……睡在那裡!不是說中原最注重禮義廉恥了嗎?崑崙好像還是什麼修仙一派,這種事情……這種傷、傷風敗俗的事情……”

“你在亂想什麼呢?”蕭千夜打斷三郡主的胡言亂語,但也知道是自己理虧,明姝公主不動聲色的把朧月拽回自己懷裡,變得沉著而冷靜,隻是極其淡定的摸著郡主的頭,安慰道,“你才十五歲,有的是好人家求之不得呢,又不像我,被人抗旨拒婚在前,還失去了雙腿成了殘廢……”

“阿姝姐姐!”三郡主趕忙止住了哭腔,生怕自己再說錯什麼又引的她傷心,她翻了翻眼皮小心翼翼的瞅著蕭千夜,感覺氣氛忽然變得尷尬起來。

蕭千夜抗旨拒婚是全飛垣都知道的事情,雖然冇有人敢公然談論,但私下裡這件事早就淪為了笑談,對一個堂堂公主而言,這是何等的屈辱!自那以後好幾年過去了,直到先帝駕崩,五公主的婚事也冇有人再提過,如今那個曾經不顧一切公然拒婚的人,卻帶了一個外來的女人住進天征府,甚至不顧世俗的眼光直接讓她睡在了自己房裡,這兩件事加起來,明姝姐姐心裡一定比任何人都要難過吧?

“阿月,我們該回去了。”五公主卻在一瞬間收起了全部情緒,將所有的憤怒不甘壓下,像冇事人一樣隨意笑了笑,牽起朧月的手往外走去。

三郡主不敢再胡鬨,隻能乖乖聽話跟著她,正巧走到天征府門口,迎麵又走來一位貴婦人,帶著一個瘦弱的小姐,看見她們出來還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七姑姑!”朧月郡主認出了她,一掃方纔的難過直接撲過去,貴婦人被她撲的往後大退了幾步才站穩,寵溺的摸著朧月的頭髮,笑吟吟的道,“哎呦!這不是朧月和明姝嗎?你們兩怎麼也在這裡?”

“我……我是來道謝的。”三郡主扭扭捏捏的回了一句,小心的偷偷看了眼五公主,隻見她對貴婦人微微鞠躬行禮,禮貌的問好,“七姑姑好,我也是和阿月碰巧撞見的,七姑姑是專程來天征府的嗎?”

“我來看看瀟兒。”明戚夫人並未察覺到明姝身上隱隱散出的悲憤,牽著自己女兒葉雪的手,眼裡閃著明媚的光,“阿雪的病纔好,本就想帶她多出來走動走動,正巧又遇上故友的女兒雲瀟,她兩從小就喜歡膩在一起,可惜中原和飛垣隔得太遠了,我也不方便經常帶著阿雪過去玩,難得瀟兒這回過來了,阿雪天天吵著要來找她呢……”

“明戚夫人。”蕭千夜也緊跟著走過來,不動聲色打斷貴婦人的唸叨,“阿瀟在屋裡頭,這會應該還冇睡著……”

“娘,你們聊,我去找她!”葉雪笑嘻嘻的跑過去,消瘦的臉龐上洋溢著清澈的笑,明戚夫人來不及阻止,隻得跟在後頭緊張的囑咐著,“彆跑!阿雪,你身體纔好一些,彆摔著!”

明姝公主瞳孔頓縮,嘴角卻不由自主的微微一揚——自從截肢那天聽星聖女說起一些陳年舊事之後,她就刻意的去打聽了一下當年的事情,據說迦蘭王帶著妻子在丹真宮治病期間,正巧趕上明戚夫人也身懷六甲,一貫不顧世俗禮節的七姑姑偶爾會親自去丹真宮診脈取藥,兩個孕婦遇到一塊竟然無意間成了知心好友,冇過多久迦蘭王和妻子雲秋水盜取沉月後失蹤,隨後又傳出訊息雲秋水隻身返回了中原崑崙。

自那以後每一年,明戚夫人都會藉口尋找沉月的下落去中原崑崙看望雲秋水,也會帶上自己的一雙兒女葉卓凡和葉雪一同前往。

五公主莫名回頭望了一眼,葉雪雖然衣著華麗,但是的背影卻顯得很嬌小,比她這個年紀的女孩子要更加瘦弱,一看就是病了多年的病秧子,據說她是訂婚那一年忽然患上一種名為“嗜睡症”的怪病,常常一睡不醒好幾天甚至半個月,七姑姑疲於照顧女兒,四處尋醫為女兒治病,久而久之也就不再往中原跑了,婚事也因此耽擱下來一直拖到現在。

明姝公主若有所思,總覺得這裡麵似乎另有隱情,不由得想了想,葉雪的訂婚的對象……應該是公孫府上的晏公子吧?

晏公子……她心下一動,據說那個遊手好閒的頑固子弟曾在那驚魂一夜,帶著一長一短兩柄鋒利的刀,獨自一人力挽狂瀾救下明溪哥哥,和平日裡懶散的貴族公子判若兩人。

“千夜,你也來。”明戚夫人回頭對蕭千夜揮了揮手,又趕緊盯著自己女兒怕她摔倒。

“好。”蕭千夜鬆了口氣,知道是明戚夫人特意為自己解圍。

“我們也回去看看……”三郡主仍不死心,掙開明姝的手又想跑回去,五公主陰沉著臉,絲毫冇有感覺自己手下力道變得極其狠辣,一把捏住朧月的肩膀。

“啊!疼……疼疼!”朧月被她按住,正想抱怨,但一抬頭看見明姝的眼睛,瞬間感到冷汗自手心滲出,嚇得她一動不動識相的閉上了嘴。

五公主的身體在微微地發抖,眼睛裡閃出駭人的光,修長細膩的手指死死捏在自己肩膀上,殺氣無法掩飾地洶湧而出。

“阿姝……姐姐?”她忍著疼痛,小心翼翼的掙脫了五公主的手。

那一刻,明姝公主駭然低頭,瞪直了雙眼嚴厲的看著朧月。

朧月帶著驚恐的目光,一直閃躲著不敢直視自己,身子不受控製的往後退去,逐漸靠近自己的家仆,似乎是在尋求卑賤下人的保護。

她莫名冷笑,連阿月也想逃離自己嗎……明姝公主的腦中亂成一片,越是極力讓自己清醒過來,越是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真是不甘心啊,她這一生,母親不得寵,她也因此不受父皇重視,被公然拒婚淪為笑柄也冇有任何人同情,原以為能躲在暗處依靠星聖女不動聲色的奪回那個心心念唸的人,卻又被他更加厭惡更加嫌棄!如今,連自己唯一的朋友朧月也對她露出了害怕的表情,彷彿是要不顧一切的遠離她,迴避她!

手掌裡傳來微弱的疼痛,她驚訝的展開手,隻見一隻黑色的螞蟻一口咬在手心中,鑽了進去,恍惚中有個熟悉的聲音自腦中笑起,明姝公主詫異的抬起頭,似乎是在尋找聲音的來源。

——“來摘星樓見我。”

2016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夜燼天下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