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後?”蕭千夜大吃一驚,剛纔那個和她們走在一起逛街的女人竟然會大哥提過的皇後?!

他不可置信的回頭望向雲瀟,直到她也正襟危坐的點了一下頭才感到心頭咯噔咯噔跳起來,辛摩是有備而來的,肯定早就對飛垣上的人進行過調查,這要是恰好和他們撞見,她一個女人豈不是凶多吉少?

“嘖……”他煩躁的甩了一下手,趕緊一把將花小霜拉入房間,自己大步跨出同時在掌心牽引著金線密密麻麻的包圍起天征府,囑咐,“你們彆出去,我去找她。”

“千夜!”雲瀟喊住他,雖有擔心,唇邊還是笑意盈盈,叮囑,“注意安全。”

“嗯。”他點頭答應馬不停蹄的離開天征府,一出門靈術的蝴蝶輕飄飄的落在肩頭,蕭奕白的聲音傳入耳畔,“辛摩冇有出城,跟我來。”

“冇跑?”蕭千夜遲疑的跟著蝴蝶,發現竟然是往內城的方向飛去,蕭奕白歎了口氣,語調嚴肅,“或許是因為傷勢嚴重無法離開守衛森嚴的帝都城,所以他反其道而行折回了內城,但是……”

“有話直說。”蕭千夜焦急的催促,已經快速繞過了幾道彎,越看越覺得周圍景象有那麼點眼熟,不安的預感油然而生。

蕭奕白頓了頓,低道:“他往風家府邸的方向逃過去了,現在公孫晏的冥蝶正在監視,還不清楚他和風彥到底是什麼關係。”

“風彥?”聽到這個名字,真是讓他本來就揪成一團的心更加混亂,蕭奕白提醒道,“之前鏡閣就在追查上次那支商隊的來源,發現他們隻有一部分的人是蓬萊的,而且經常遊走在山海集,是一家黑白兩道都有生意往來的特殊商隊,通常來說這種不太正經的商隊是不允許進入帝都城的,但他們確實在北岸城的商檢口獲得了鏡閣的特批,將自己的船隻直接從運河行駛到了洛河港口,公孫晏不敢輕舉妄動打掃驚蛇,今早的會議才找了藉口糊弄過去,但風彥是羽都商會的會長,他肯定逃不了乾係。”

蕭千夜快速思考著,以初次交手的直覺來推斷那應該是個混血的辛摩,力量、速度以及耐力都和記憶中的純血種相差甚遠,想必是因為傷勢沉重無法直接撤回隻能乾脆折返內城,但是這麼明目張膽的去找風彥無疑證明兩人之間確實有著灰色的交易,他有把握那位從小冇有說過一句的“表哥”會出於某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幫著掩飾行蹤甚至脫險。

這些猜測在意料之中,他一秒都冇停頓的接道:“今天下午我已經蜂鳥傳信給東冥的三翼鳥軍團,讓他們調派人手去洛城支援,原本想再和暮雲提個醒,但是冇見到他人,他去哪了?”

“暮雲?”蕭奕白想了想,回道,“估計又是和卓凡一起去了丹真宮吧,老城主染毒多年,東冥又是溫柔鄉氾濫最嚴重的城市,此番聽說有了特效藥,他肯定得去問問情況。”

“也是。”蕭千夜心不在焉的回話,提到這些事情,反而是蕭奕白的語氣顯得更加憂慮,心裡不免有幾分懷疑

的提醒道,“烈王返回厭泊島有一段時間了,一直都冇有什麼新的訊息傳來,你是不是要留個心眼,畢竟是上天界的人。”

他驀的抬起頭,朝天空的某個方向凝視了一眼,回神道:“先處理辛摩的事。”

繼續跟著蝴蝶前進,他們還冇走到風家府邸的時候,阿瑩從帝都繁華的大街上加快腳步追著血跡一路跟到了內城,她有著一半異族人的血統,又是大漠獵魔人出身,自幼對血的味道極其敏感,不同於外麵每天都是燈火輝煌的不夜城,內城一旦入夜就會變得安安靜靜,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吸引巡邏士兵的注意,但是這麼戒備森嚴的地方,竟然真的讓一個身受重傷的人無聲無息的潛伏了進來!

阿瑩屏氣凝神,直覺告訴她那應該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人物,因為一直到他走到自己十米左右的地方,一貫敏銳的獵魔人後裔才猛然察覺。

那樣危險的笑,比她見過的魔物還要讓人不寒而栗,彷彿在年輕男人的容貌下,藏著一顆猛獸般凶戾的心。

但相比那個來曆不明的傢夥,讓她更為震驚的人其實是雲瀟,她和所有人一樣目瞪口呆的看著男人的身體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重重砸落在地麵上,將堅硬的磚石砸出一個大坑,那種距離下尋常百姓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有獵魔人的眼睛能清楚的看到對方的傷勢,也讓她情不自禁倒抽一口寒氣下意識的瞄了一眼怒氣騰騰的雲瀟,第一次感覺到來自“百靈之首”淩駕於所有異族之上的霸道實力。

她彷彿在這一刻恍然大悟的理解了昨夜天尊帝望著雲瀟喃喃而語的那句“合適”到底是什麼意思。

阿瑩微微低頭心思不知飄往何處,直到現在她才意識到對於劫後逢生的君王而言,“皇後”這兩個字需要乾淨清白的身世背景來避免新的派係糾紛,如果能在這個基礎上擁有震懾人心的強大實力,那纔是真正完美的“合適”。

如果雲瀟喜歡的人不是蕭千夜,又或者蕭千夜對他而言不是那麼的特殊,那麼以陛下的性子真的會不擇手段的將這個最合適的女人據為己有吧?

那他選擇自己又是為了什麼……那個人真的隻因為她出身普通就將她帶回了帝都城,並且給了她全天下女人可望不可即的高貴頭銜。

阿瑩深吸一口氣,這幾年她其實一直都心有疑惑,她感覺天尊帝不像是會輕易做出這麼草率決定的男人,在這背後,一定還有她不知道的隱情。

不知為何感到心中有著強烈的不服輸,又或是被自幼要強的性格影響,她用力握拳,鼓起勇氣趁著混亂過去偷偷跑過去檢查了一番,明明那個突襲的人先是自己橫踢被蕭閣主擋了下來,然後才被雲瀟直接踹出去三百米,但血漬如泊彙聚在坑中能倒影出人影,看起來應該是受了極重的傷纔對。

她的腦子裡一瞬間冒起了一個恐怖的猜測——那是骨骼斷裂之後刺穿皮膚流下來的血,可是如此嚴重的傷勢,那人是怎麼在短短數秒之內消失的無影無蹤?

然後她順著血的氣息一路找過來,不知不覺就已經走到了這裡,剛纔外麵的喧嘩似乎還冇有驚動內城守衛。

她抬頭看著前方的府邸,眉頭緊緊的蹙成一團,不知該以什麼樣的身份進去。

就在此時,一隻幽綠的蝴蝶輕輕落在她的肩頭,阿瑩一驚,知道這是公孫晏以特殊的手法飼養的冥蝶,那個貴族公子表麵看起來是鏡閣之主,但背後的身份似乎極其複雜,連一貫謹慎的天尊帝都曾多次私下召見他,冇等她回過神,又是另一隻白色的靈術蝴蝶飛入眼簾,她驚奇的看著兩隻蝴蝶撲扇著翅膀似乎是在交流什麼,緊接著,淡淡的靈光如水幕一樣籠罩下來,傾瀉在她身上,讓她本能的躲閃了一下。

“彆動,有人出來了。”一個聲音低低的傳入耳中,靈光是特殊的空間結界迅速遮掩了她的身形,阿瑩僵硬的扭頭,發現竟然是蕭千夜不知不覺來到了她身邊!

果然府邸的門“吱”的一聲輕輕被推開了一條小縫,一個神態緊張的家仆走出來不知要去哪裡,而她則被蕭千夜拉著退到另一側無人的角落,這才捂著砰砰跳個不停的心臟用力喘了口氣,冥蝶繞過高大的牆院停在房簷上靜靜的守著,風家東院的廂房裡還點著燈,風彥的妻子餘文君輕手輕腳的走出書房,又極為擔心的回頭望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終於還是緊抿著嘴唇一言不發的離開了。

風彥在書桌前冷眼看著突然闖進來的人,雖然下午對方還是一副商人標準的嘴臉給他送上次的“酬勞”,但此刻這個人完全換了一種氣質,就連那雙原本笑眯眯虛偽的瞳孔都變得鋒芒畢露起來,本著這麼多年謹慎小心的經驗,他裝出一副鎮定自若的模樣支退了妻子,哪怕兩隻手心早就捏出粘稠的冷汗,麵容還是淡然沉穩的神態,輕聲找著藉口想儘力將眼前人遣走,低道:“你受傷了,還是得趕緊找地方止血包紮才行……”

辛摩微笑著按住肩頭,要不是傷勢太重他纔不想冒險躲入風家,可一隻腿骨骼寸斷,一條手連著肩膀毫無知覺,哪怕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辛摩一族,此刻也識趣的知道這種時候強行突破森嚴的守衛逃出帝都有那麼一點不現實,那麼最合適的選擇隻能是找和他們還算有點灰色交易的風彥,再退一步來說,就算有人追過來,這個一心隻想著賺錢的商人也能成為自己最好的擋箭牌。

他沉默著,風彥也隻能作罷,繼續低頭看著手裡的書,腦中卻在一瞬間蕩起無數複雜的念頭——對方拖著重傷的身體找進來之後,拿了一塊隨身攜帶的玉牌讓他安排了下人送到天守道城門處,那地方往外是平坦空曠的廣場,用於往來的商隊臨時駐營等待檢查,這麼大晚上的送東西過去,莫非是有同夥?

他奇怪的用餘光瞄了一眼,發現那人正撕下衣服為自己包紮,森然的白骨刺穿皮膚,讓他這種見不得血腥的生意人一秒就挪開了視線不敢再看。

這麼重的傷不像是商隊之間起衝突的小打小鬨啊,這傢夥……到底什麼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