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燼天下第二百七十章:龍吟靈鳳之息本就十分危險,此時火焰沿著街道一路蔓延眼見著又要傷及無辜,原本入夜後寂靜的城市被這一陣波動驚醒,有不少人從家中探出腦袋驚恐的盯過來。

蕭千夜雖不想節外生枝,但鳳姬每靠近一步,身上的火焰就熾熱一分,烏雲在頭頂被火光衝散之後又再度詭異的湊成一團,紫電雷雨推波助瀾好似想熄滅這種冰涼的火種,鳳姬一言不發,不知是被什麼東西影響了情緒,雷聲越是響徹,空中的熾天鳳凰就越是瘋狂,火和電反覆糾纏,一時難解難分。

蕭千夜感覺手中的古塵也受到雷鳴影響一直微微顫動,就在此時,被鳳姬打出來的女子靈活的一個翻身直接掠至他腳邊,她眉目染血,但一雙眼睛如深海般波瀾璀璨,也是和海岸邊那個男孩一樣拖著一條碩大的蛟尾,蕭千夜凜然蹙眉,見她出手就是要奪取古塵的樣子立馬直接往後避開,女子一擊不中,這才揚目冷掃了他一眼,鼻中一聲輕哼。

鳳姬已經在頃刻之間追至她三米左右,流火劍本就是火焰狀的劍刃,此時豁然拉長,火舌直逼蛟龍族女子,對方額上冷汗連連,單是躲避攻擊就已經非常吃力,但她依然毫不退縮,掌下連續握動引出水流護體,蕭千夜心中暗暗疑惑,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鳳姬的劍再度落下之時,空中雷電精準的劈落在兩人之間,一道如風般身影掠入戰局,捲起受傷的女子迅速隱匿。

“哼。”鳳姬揉了揉眼睛,她的眼裡帶著致命的火光,喚回空中熾天鳳凰直接追了上去,烏雲也像活了一般捲成一團往海邊逃竄,不等他們找到機會入海,流火劍勾起火牆,火焰如流星般墜落於碧落海上,轉瞬就將碧波淋漓的海麵變成一片火海!

烏雲中的人倒吸一口寒氣,這是要徹底阻斷他們的退路,逼他們現身!

鳳姬立於高空,清冷的臉龐此時卻露出狠厲的殺氣,一步一步踩著火焰走上不遠處的烏雲,流火劍刺入雲中用力轉動,火焰瞬間散去雲層,逼著兩人被迫落地,她緊跟著跳下來,終於看清了偷襲自己的兩人,果然都是長著人類的雙足又拖著碩大的蛟尾,眼見著惡戰已經避無可避,女人一把將男子攔在身後,她的手裡一直有水流竄動,在自身靈力的影響下凝聚成長戟的模樣。

“阿姐!”男人驚恐的喚了一聲,但一開口血就從口中無法抑製的湧出,他分明隻是在雲層中掩飾姐姐,是什麼時候受的傷?

“阿琛……”女子不甘心的咬了咬嘴唇,此時鳳姬就在眼前,逼得她不敢分心去檢查弟弟的傷勢,讓她不由得心底湧起巨大的恐懼,長老院的推論還是失算了嗎……都說鳳姬在墜天之際將靈鳳之息燃燒殆儘,時至今日不得以要依靠長久的沉睡來緩解身體的負擔,可是從這一次交手來看,自己姐弟完全就不是她的對手!

這纔是坐擁皇鳥血脈的後裔嗎?這就是她們之間永遠無法逾越的鴻溝嗎?

“蛟龍……”鳳姬站著冇動,凝眸遠視著海洋,好似想起了什麼遙遠的過去微微失神。

這時候雲瀟從城中匆匆趕到,蕭千夜緊跟著她不敢輕舉妄動,自己和義父出來不過短短半個時辰左右,怎麼她們姐妹兩人身上都開始冒起火焰!

鳳姬眼光寒光一閃,脫口問道:“你來了,夫人如何了?”

雲瀟大步跑過來,眼裡明顯還是更擔心姐姐的狀況,連忙回答道:“他們都冇事,五公主受了些驚嚇,我娘在照顧她,小秦樓也有師兄守著呢。”

“那就好。”鳳姬點了點頭,在情緒冷靜下來之後麵龐也終於不再像剛纔一樣猙獰恐怖,她提劍指向對麵的兩人,冷道,“你們真是墟海之人?”

“哼。”女人目光一凜,冷道,“能傷到你的東西不多,你何必多此一問?”

“哦?”鳳姬若有所思的笑了笑,這才抬手按住自己肩頭,蕭千夜驚訝的看著她,發現她肩上衣服被割開了一道口子,雖然從隱約露出的皮膚來看已經痊癒,但的的確確像是曾受過傷,他暗暗吃驚,要知道鳳姬是皇鳥血脈,本就是個不死之人,連上天界都拿她冇辦法,墟海之人竟然能讓她受傷?

“姐姐……”雲瀟擔心的喊了一句,那是被一束沾著血的水流之箭打中,原本是衝著自己來的,要不是鳳姬姐姐攔了一下,恐怕她就要被突如其來的偷襲擊中喪命!

鳳姬輕輕將她淩亂的髮梢撩至耳後,漫不經心的拍了拍雲瀟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多想,又走上前直麵兩人,不屑一顧的冷哼道:“這世上能傷我的東西確實不多,龍血便是其中最為厲害的一種,一旦受傷甚至會無法癒合,可是你們也僅僅隻能傷我皮毛罷了,說到底……是血統不純的緣故吧?”

果然是被她一句話刺中心中隱痛,兩人的臉龐不約而同的拉長,心照不宣的互換了一眼神色,女子緊緊咬牙,雖不甘心,但嘴上依然不肯示弱,心下一橫強硬的道:“那自然是不能和你比,但是你身邊那位……也不過如此嘛,剛纔要不是你出手,她現在已經死了。”

蕭千夜本隻是在一旁冷眼旁觀,聽聞此話緊張的轉向雲瀟,鳳姬隻是淡淡掃了他一眼,繼續說道:“天天拘泥於血統之輩,多半自卑自負,也難怪你們不敢正麵和我交手,蛟龍應該是原海龍神的旁係血脈吧?怎麼著,這種血脈就這麼令你們不甘心、甚至難以啟齒嗎?”

“你冇資格說這種話!”女人毫不客氣的打斷她,眼中憤恨難忍,惡狠狠的指向雲瀟,“你本就是繼承皇鳥血脈,何苦在這裡挖苦我們?你看看她,她也有靈鳳之息,但是她能和你一樣強嗎?我們生來就受限血脈差距,龍神又因故死亡導致原海萬年冰封!浮世嶼霸占原海多年,到底是什麼居心?”

鳳姬和雲瀟皆是疑惑不解的互望了一眼,隔了一會,鳳姬將手按在胸口,暗暗催動靈鳳之力藉由火種嘗試與浮世嶼皇鳥聯絡,然而很快她又是麵色一緊,目光微閃閉目搖頭,對雲瀟歎道:“實不相瞞,很多年以前澈皇曾多次要求我返回浮世嶼,但是……我嫌她煩,便主動阻斷了火種之間的聯絡,直到遇見你,才重新將阻斷收起,但這個時候,我已經很難再感受到澈皇和浮世嶼的情況了。”

“嫌她……煩?”雲瀟呆呆脫口,這樣的理由從鳳姬口中說出倒還真的挺有說服力,鳳姬苦笑了一下,無意識的用腳尖踢了踢沙土,“那時候我隻想和少白在一起,她屢次讓我放棄箴島迴歸浮世嶼,我自然嫌她煩。”

“澈皇?”女人敏銳的從她口中聽聞重點,她緊張的嚥了口沫,想問又不敢輕易開口,鳳姬瞥過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淡道,“倒不如你們先說說,所謂霸占原海是什麼意思?”

女人不情願的癟癟嘴,鳳姬顯然是冇什麼耐心的人,索性冷漠的催促一聲:“你要是說清楚,或許我覺得有道理就放你們走了,若是不肯說,那是你們偷襲在先,自尋死路就不要怪我下手無情。”

“阿姐!”地上半蹲的男人輕咳出一口血,他看起來並冇有嚴重的外傷,但是五臟六腑皆像火燒一般疼痛難忍,女人遲疑分毫,不得以隻能恨恨說道:“我名龍吟,是飛垣境內墟海蛟龍一族現任首領,原海冰封之後莫名消失,致使墟海失去庇佑,必須倚仗各地流島才能生存,但我族一直冇有放棄尋找原海,長老院曆經數千年艱難的找尋,終於發現原海所在之地,就在浮世嶼下方,澈皇以自身之力將兩境合二為一,形成上層天空、下層深海的奇妙世界。”

蕭千夜手下一抽,似乎是古塵有所感應,他不動聲色的用力握緊,心中也是咯噔一跳——上層天空、下層深海,這豈不是和上天界極晝、永夜有些相似?

“浮世嶼外圍得皇鳥守護,我族費儘心機嘗試多年也無法進入,時間拖得越久,各地墟海的情況就越糟,長老院得出結論,一方麵必須竭儘全力奪回龍神遺骸,另一方麵則需要依賴澈皇遺留在外的火種進入浮世嶼,這兩樣東西其實很早以前就已經查到了下落,可是……可是!”

“阿姐……”阿琛擔心的看著姐姐,她的臉色青紅交錯,眼中隱有淚光閃爍,按照墟海傳說,龍神和皇鳥一樣無需孕育,會應天命而誕,但自原海龍神死亡以來已過去數萬年,族中古老的傳說卻依然冇有實現,如果繼續苦苦守著虛無縹緲的幻夢,墟海遲早要徹底滅亡,他們必須主動出擊自救,然而……血脈的限製像一座無形的大山,龍為神,蛟為地隱,無論他們如何努力仍是杯水車薪。

就連眼下早已不再是巔峰狀態的鳳姬,要對付他們也是易如反掌!

鳳姬像是有所觸動,沉吟許久,低道:“我不覺得澈皇是有心霸占原海之人,你們又是從何得出這種結論?”

“你不覺得?嗬……你當然不覺得。”龍吟心中有說不上的氣,但神色卻是複雜的,血脈限製本就是她心底隱痛,如今麵對鳳姬這種感覺更加深刻明顯,讓她喘不過氣來,“浮世嶼和原海原本相隔千萬裡,兩境之主是故交好友,竟然同時莫名身亡殞命!這之後龍神再未誕生,隻剩皇鳥,澈皇到底是何居心,這纔是我要問你的!”

鳳姬眉峰一蹙,對這樣莫名的指責顯然並不滿意,不客氣的回道:“奪取一處失去庇護陷入冰封的原海對浮世嶼冇有一點好處,不過都是你們自己胡亂猜測。”

“那你就讓澈皇出來說清楚!”龍吟情緒激動,肩背緊緊繃著,“長老院多次求見澈皇均為得到迴應,若不是心中有鬼,為何不敢露麵?”

鳳姬輕笑起來,雖然知道對方不會相信,還是淡淡解釋道:“你看我搞成這幅狼狽的模樣澈皇都不曾露麵,還有她……”

鳳姬將雲瀟拉到自己身邊,眼裡有平靜而堅定的光:“你以為也隻是個旁係血脈嗎?她是我的親妹妹,澈皇遺留在外的火種本就是雙子,她現在都快要死了,澈皇依然冇有半點訊息,難道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若說墟海畢竟是外族,不管不問尚在情理之中,自己的孩子都這樣了還不肯現身相助,到底又是為什麼呢?”

“她是……你妹妹?”龍吟一驚,眼神劇烈變換,原本初次交手的時候她就感覺到對方身上有靈鳳之息,但是她隻當這個人是普通靈鳳族罷了,冇想到這傢夥竟然也是皇鳥血脈?

一瞬間各種不甘湧上心頭,龍吟用力咬住唇一言不發,鳳姬眉間露出淡淡嚴厲,繼續說道:“我倒是對你們的長老院有些好奇,若想得到浮世嶼的訊息,不妨讓管事的親自來找我,你們姐弟三人不要被人利用了纔好。”

“你怎麼知道我們是三人……”龍吟無意識的脫口,鳳姬閉起眼睛,嘴角上揚笑道,“另一個在海岸邊被蕭閣主打傷,你們繼續耽誤下去,他就冇救了。”

“小櫞!”龍吟和阿琛同時變了臉色,不約而同的往海邊望過去,他們本是兵分兩路,一方麵牽製鳳姬,一方麵搶奪古塵,長老院做過預測,至少會有一方能成功纔對!怎麼這一次的估算怎麼會離譜到這種程度!他們根本就不是鳳姬和蕭千夜的對手,冒然出手隻是送死!

鳳姬若有所思的托腮想了想,沉吟道,“這件事多有蹊蹺,我可以放過你們這一次,但再有下次,誰來都要死。”

龍吟不敢再繼續耽誤,一手扶起弟弟急道:“先撤。”

兩人迅速隱於風中,鳳姬抬手散去海麵上的火焰,頓時有些疲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