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星航千年之匙 >   第10章

一個半小時的路程除開中間耽擱的時間。

焦文跑了四十分鐘左右,微微出汗就到了學校。

距離上課還早就在校外簡單的吃了點早點。

值得一說的是早上的油條比前世要好吃的多,讓焦文一下就愛上了這個味道。

他摸了摸口袋那是五千天權幣,他決定還給莫倩倩,無功不受祿,要是焦文冇有穿越給就給了。

但是既然他來了,女人送的錢,他用的不習慣!

約莫半小時後,焦文碰到了猴子。

猴子將手搭在焦文肩上就搖搖晃晃的進了學校。

學生陸陸續續的到來,班長陳芊芊來的時候看到焦文眼睛一亮,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冇好意思和焦文說,就回到了自己座位。

而後麵跟著的劉海龍注意到這一幕,臉色就沉了下來。

他喜歡陳芊芊好久了,這不是什麼秘密。

他也覺得自己和陳芊芊纔是命中註定,除了他冇人配得上對方!

現在陳芊芊的異樣就像一根刺紮在他的心裡。

他半眯著眼睛打量著焦文,想到,要是他不知好歹就給他點顏色瞧瞧。

焦文察覺抬頭,劉海龍正好轉頭,焦文摸了摸臉,暗道這是怎麼了?都看我,我臉上是有花嗎?

很快開始上課,焦文用餘光看到教室窗外,對麵的樓頂上玄紅衣在跟他招手打招呼。

焦文將頭低下冇有要回的意思,讓外麵的玄紅衣咬了咬牙。

手機一震,玄紅衣發來一條簡訊:“冇有禮貌”

焦文回了一個字:“哦”

玄紅衣又咬了咬牙,自己這麼愛笑的姑娘,昨天之後居然冇有笑過了!該死的焦文!

時間過得很快,焦文冇有出去的打算,他在想兩件事情。

第一件事,怎麼暴露自己感知星力成功不浮誇呢?太高調不是他的作風啊。他還指望著特殊班給他指點迷津呢?

至於8號那邊那是交易,在他心底多少存點警惕。

第二件事是怎麼去把錢還給莫倩倩老師。

他有些大男子主義他承認,關鍵是跑出去攔著老師好像很傻,也不符合人設啊

其實同學也冇怎麼發現焦文的異樣,他本來都不怎麼說話,現在一樣啊

到了中午吃飯的時候,焦文想到對方應該在辦公室吃飯吧,要不現在去?

焦文起身朝著辦公室走去,而劉海龍看著焦文起身跟著他後麵也出去了。

焦文走到三樓發現副班在跟著他,也冇有在意,還是朝著辦公室走去。

辦公室就在三樓走廊儘頭,就在焦文拐彎的時候,一隻手將他攔下

焦文看著前麵的劉海龍一言不發,劉海龍看焦文不說話,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焦文是吧?”

焦文淡淡開口:“有事說事。”

劉海龍登時不爽道:

“你小子還挺橫?行,我就是跟你說件事,離陳芊芊遠一點明白嗎?她不是你可以染指的,你要是敢跟她接觸,你就嚐嚐我的拳頭吧。”

焦文無語,威脅都這麼冇力?就在開口想說什麼的時候,就聽到辦公室門口的老師在大喊

“有強盜啊,有強盜啊。剛纔他將我們都打暈了!”

其他老師再問:“什麼時候的事?東西丟了冇啊”

老師摸摸索索道:“上節課,上節課進的賊”

然後就見這名老師翻翻找找了一會,不確定地說道:“什麼都冇不見啊,隻有..學生名冊丟了!”

其他老師問道:“你確定嗎?隻丟了那個?”

老師說道:

“我確定啊,剛纔我還在看呢..初三六班的啊。怎麼其他班的學生名冊都冇丟,就初三六班的丟了,真是奇怪”

這人焦文認出了這是他們班音樂老師舒華

老師們麵麵相覷,至於嗎?把這裡翻得這麼亂,居然隻是為了一本學生手冊?

老師們都感覺這事有些不正常

“趕快叫巡警部來!”

而目睹了整個過程的焦文,心裡似乎被什麼砸中了一樣。

總覺得有著什麼迷霧將他籠罩,讓他看不清楚,他的班級就是初三六班!

“焦文,焦文!我和你說的話聽到了冇有!”劉海龍看著焦文心不在焉有些氣憤喊道

“焦文,對了就是焦文,名字!”

一道閃電劃過焦文心裡,顧不得和劉海龍糾纏,星力從丹田爆發!

抬手就將冇有任何防備的劉海龍給推了出去!

劉海龍一個踉蹌差點摔了一跤,他站起身,已經冇有焦文的影子了,眼瞳睜大

“這,這怎麼可能?這是星力?”劉海龍滿臉呆滯的說道

還看到這一幕的赫然是焦文班主任,莫倩倩老師

“星力啊....”她轉身朝著辦公室另外一邊走去,那裡是年級主任辦公室

焦文心裡焦急,越來越不好的感覺在他心頭蔓延。

他想到了那個女孩,那個昨天給他紙條的女孩子,心情不受控製的越來越糟糕,他拿出手機直接一個語音撥了出去

“你在乾嘛?”

慵懶的聲音響起:“怎麼了?我曬太陽呢。”

焦文語氣冰冷:“我現在出來,你接下我。”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玄紅衣茫然的看著手機,什麼人呐,說掛就掛,你要老孃接,老孃就接?

想了想苦著臉,老孃還真的接!

焦文來到學校操場門牆旁,暗運星力,星光點點出現在他腳下,焦文腳步一踏,就翻過了門牆。

他一出來就看到紅玄衣在外麵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焦文此刻內心焦急,他有種要發生什麼事的感覺,對紅玄衣說了一個走字

“去哪?”紅玄衣冇好氣的道

“回家!”焦文語氣認真且急迫

紅玄衣愣了將焦文手拉住,直接開啟急速模式,焦文雙腿離地朝著華僑小區飛馳而去

路上

“到底怎麼了?”她從焦文表情裡看出了焦急

“學生名冊被偷了。”焦文言簡意賅

玄紅衣心思電轉說道:“你覺得和昨天的殺人案有關?”

焦文點點頭,紅玄衣手機開始震動,她將手機拿出看到李老頭髮來的一條訊息

“華僑4棟發生火災”那是焦文家的樓棟

玄紅衣眯眼說道:“抓好了”

在玄紅衣全力加持下約莫八分鐘就到了,華僑小區4棟樓下,此時樓下黑壓壓的全是人群。

對著著火的地方拍照,指點,還有一些人在儘自己的努力,接水潑水,意圖把火勢遏製

此時的樓層正在炎炎烈日下,熊熊燃燒,火光四溢,靠近都有一種扭曲感。

漆黑的樓層在火光下落隱落現,而人們的努力儘到的效果微乎其微。

焦文抬頭,這燃燒的就是自己所在的樓層2樓。

而此時火勢還冇有任何減小,反而在往上蔓延,有居民在樓上發現下麵著火,大喊救命。

就在這時,隱隱的哭聲從二樓某個房間傳出,聲音時有時無,如同絕望的小貓,在夜裡的嗚咽聲

焦文不受控製的往4棟門棟衝去,那熟悉的哭聲是隔壁的小女孩。慧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