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到晌午時間,2樓是不開的,但是薑薑小殿下來了,彆說2樓,就是小殿下要坐頂樓,他們也會想辦法在頂樓開一桌,給小殿下坐!

薑絲看了一眼樓下眾人,雖然冇幾桌,但是也很多人看她,還有身後一些人,離她遠遠的,都跟著呢。

薑絲向大堂經理點了一下頭:“上2樓!”

“是是是,小殿下這邊請!”大堂經理連連應是,在前麵邊引路邊道:“小殿下,咱們這家店,是首都星第3家店,大發酒樓,在首都星,有6家店,做的全是預約客人。”

“最近一年多,您不在,我們大發酒樓在十大星係,開了好幾十家店了,現在都開到第四文明首都星,聯邦也開了兩家!”

“回頭您冇事兒可要多來店裡走走,咱們啊,都盼著您來,想讓您看看,您開的大發酒樓,我們這麼多人就業,我們都在用心經營,用心乾活呢!”n

薑絲左手拎著好幾杯果子,右手拎著麻辣兔頭啥的,心裡感歎,這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連姓名都一樣的小殿下可真能乾。

又是開飯館的,又是搞種植的,在這個看著科技發達的地方,又出名又受人愛戴。

她從下車一來每個人看見她的目光,都是盛滿了崇拜,像看到了偶像,看到了女神一樣,滿眼眼中激動的光芒,要不是她故意繃著一張臉,寒著一雙眼,估計那些人絕對會問她要簽名,要和她合影。

在大堂經理絮絮叨之下,薑絲被帶到了2樓靠窗位置坐了下來,單向玻璃往下望,下麵一清二楚。

大堂經理恭敬道:“小殿下,2樓現在無人,您放心的在這裡坐著,在這裡吃著,這是菜單,您看一下……”

薑絲冇看菜單,直接看向大堂經理,頂著人家小殿下的身份,道:“把你們這裡的招牌給我上一份,我嚐嚐你們的手藝有冇有退步!”

大堂經理把菜單一收:“是,您稍等,您稍等!”

大堂經理退下去之後,薑絲把果汁全部拿了出來,把麻辣兔頭,鴨掌,鴨頭啥的全部拿了出來。

不得不說…這些東西做的還真的有幾分大天朝的意思,鹵得像模像樣,還冇吃呢,麻辣味就直沖鼻尖。

冰鎮葡萄汁,梨子汁,橘子汁,一口冰汁兒,戴上手套,拿起麻辣兔頭,開始啃起來,夠辣夠麻又夠味,直接讓薑絲差點撥出過癮。

因為肚子餓,又口渴,薑絲連啃了兩個麻辣兔頭,一個鴨頭一個鵝頭,乾了兩杯果汁,才稍微緩和了些。

肚子和口渴緩和了一些,薑絲拿紙擦了擦手和嘴的同時,發現自己有空間,超級大的空間,剛纔的紙,是她從空間裡拿的。

薑絲為了確認自己有冇有空間,站起身來,環顧一週,發現洗手間的指示標,她順著指示標而去,進了洗手間,確定洗手間冇人,反鎖洗手間的門,進了空間。

一望無際,綠玉匆匆,碩果累累,自成一個小世界的空間,在她的腳底下踩著,她不敢相信,自己有空間了,真的有空間了,她變成真的全能繫了?

薑絲就近摘了一個紅梨,哢嚓啃了一口,酸酸甜甜水頭足,還帶有精神力。

哢哢哢把一個紅梨啃完之後,發出感慨,天哪天哪,跟老不死的同歸於儘還能有如此待遇,不但身穿來一個陌生的事情,還覺醒了空間,就是冇有把刀和煙柳帶過來,隻有一個煙柳分枝有點可惜。wp

薑絲不願意欠人家人情,煙柳分枝編了倆小籃子,裝了點水果,出了空間,拎著籃子離開了洗手間。

服務員已經開始上點心,各種小蛋糕,一擺半個桌,味道還挺香,關鍵還冇動她的鴨脖子,鵝脖子。

薑絲對此很滿意,對服務員道:“麻煩你們兩個幫我把這兩籃的水果,送給外麵賣果汁的和賣麻辣兔頭的老闆”!

服務員略帶激動:“好的小殿下!”

服務員拎著兩籃的水果下去了。

薑絲重新坐好,開始嘗小蛋糕。

每一份小蛋糕也就兩口的量,做得非常迷你可愛。

薑絲飯量不小,啃了麻辣兔頭,還能再嚐嚐蛋糕。

她用小勺開始一個一個嘗蛋糕。

兩小口的蛋糕,她每個剛嚐了一口,正想著吃第2口時,聽見了腳步聲,她抬頭一看,就見自稱是她丈夫個子高的跟個柱子似的男人向她走來。

男人的眼睛很黑,臉冷峻棱角分明,氣勢冷冽從容,1米8多1米9的樣,軍褲,軍靴,襯衣。

之前冇發現,現在細細一看,男人是個當兵的,好像官職還不低,自帶強硬王八氣場。

不過他怎麼追來的,怎麼能準確找到她的,難道看起來高科技的時代,在她身上裝了什麼監控器?

薑絲連忙調動精神力,全身查了一遍,冇有,什麼都冇有,身上除了兩個小皇冠,啥也冇有。

薑絲坐直身體,望著走過來坐在她對麵的男人,率先開口道:“帥哥,我真不是你老婆,你認錯人了!”

阿伽雷斯聽她這樣一說,站起身來,對她伸手:“不管認冇認錯人,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阿伽雷斯,特羅亞帝國親王,就職單位特羅亞帝**部,擔任元帥之職!”

特羅亞帝國的親王,元帥?

她醒來的地方是特羅亞帝國皇宮了。

怪不得洗手間的池子那麼大,在他家會迷路。

怪不得人家叫他老婆小殿下,原來如此。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客氣,再加上是人家的地盤,薑絲識時務者為俊傑,站起身來,伸手握在他的手上:“你好,我叫薑絲,很高興認識你,不過我不是你老婆,我也冇生過孩子,我是不婚主義者。”

“你應該認錯人了,或者說你老婆跟我一樣遇見危險,你帶錯人回來了!”

阿伽雷斯握住了自己小妻子的手,溫暖的手,緊了一下:“我自己的妻子,我不會認錯的!”

薑絲把手一抽,坐了下來:“阿伽雷斯,你真的認錯了,我不是你老婆,我不會待在這裡,我要走的,我是要回家的!”

阿伽雷斯手指圈攏,跟著坐了下來,目不轉睛的望著薑絲:“我知道你要回家的,要回銀河係古地球,但是,我已經讓人去請舒敘白閣下了,算算日子,最多天,舒敘白閣下就能到阿貝爾星係,到時候你跟他走,我絕不攔著!”

大神九數的夫人彆嫁了,主帥他不孕不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