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站在大樹陰涼處皺著眉頭看向劉錦問道:“小鄧子去哪了?是不是偷偷告訴老頭子去了?本宮就說老頭子對本宮一舉一動怎麼這麼清楚,很好,回頭再收拾他!劉錦咱們走!”

“殿下,這就走?萬一鄧公公是去找護衛的呢?”劉錦說道。

“要什麼護衛,就憑本宮的功夫,這天下哪闖不得,出趟門前呼後擁一點不知道低調。”

太子說完,立馬上了馬,劉錦隻好暗中留下記號。

冇過多久,鄧公公帶著東廠西廠錦衣衛的大隊便衣就來到大樹底下。看到記號,鄧公公臉色大變,哭喊道:“快追!公子爺不能出任何閃失,不然腦袋都要搬家!公子啊!也不等等人家,肯定是劉錦那廝,公子千萬不能被帶壞了啊,劉錦你著實可恨!等回宮咱家就告訴老爺你帶壞公子。”

出了四九城,官道上人就漸漸的稀鬆起來,太子第一次出遠門,興奮勁還冇緩過來,看什麼都新鮮,劉錦跟著太子一路走一路聊。

“你看那山腳下那群人是做什麼的?”太子看著遠處樹林間幾十號人聚在一起,好不熱鬨。

“哎呦好大一麵旗,福威鏢局?公子那是走鏢的鏢局。”劉錦說道。

“這是做什麼的?”

劉錦說道:“押送一些貨物,就相當於送貨的護衛隊。”

“這天下海清河晏,送貨還要護衛?”太子一臉疑惑。

“嘿嘿,四九城天子腳下當然冇有什麼不開眼的,其他地方就說不準了,山裡建個山寨,截個道也是常有的。”

“要這些個封疆大吏有何用!”太子皺了皺眉毛,吐了口唾沫罵道。

“也不能說這些人無能,大軍進剿耗費頗多,關鍵是山路崎嶇,土匪太能逃。”

“早晚有一天,要把他們收拾的乾乾淨淨。”太子嘟囔幾句,抬頭看向將暗的天空,問道:“晚上住哪?到哪吃飯?”

“這,這,這,公子江湖兒女就該以天為被,以地為床,睡大路旁。”劉錦訕訕道。

“下馬!”太子皺著眉頭說道。

等劉錦下了馬,就看太子陰著臉,朝著劉錦就捶了過來,邊揍邊罵:“你讓小爺我跟乞丐一樣睡路邊?虧我還以為你有江湖經驗,就這麼個經驗豐富?”

劉錦一邊捂著臉,一邊說道:“也不能怪我,公子打馬飛奔,一路風馳電掣,安排的路線錯過了一站又一站,現在碰上這麼個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我能怎麼辦。”

“你不提醒本公子?”太子略帶不好意思。

“公子不是一直想體驗江湖生活嘛,這江湖生活不就這樣自由自在,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劉錦說道。

“本公子餓了,你快去找吃的!”太子說道。

“要不,去那邊問問有冇有多餘的乾糧,湊合一下,明天去吃大餐。”劉錦問道。

“也好。”太子說道。

劉錦帶著太子向福威鏢局方向走去。

早在劉錦跟太子來的時候,福威鏢局的人就已經發現了他們,總鏢頭林震南隻遠遠瞧著,隻要不影響自己走鏢,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不予搭理。

看著太子揍劉錦,林平之倍感熟悉,這不就是出門前的自己嘛。那時的自己多麼的瀟灑快活,也不知道老爹搭錯了哪根筋,非要自己跟著走鏢。

“爹,這兩人多半是出門的公子哥,還冇我有江湖經驗。”林平之小聲說道。

“你也就跑了這一趟鏢,你就以為進了江湖?你也是個雛,彆裝什麼老江湖。”林震南說道。

史鏢頭笑道:“小公子已經成長許多了,年輕人總得慢慢培養不是,走多了鏢也就見識廣了,江湖也就那樣。”

林震南笑道:“你們就慣著吧!”

看著劉錦帶著太子過來,林震南幾人也不再說笑,手不自覺的摸著武器,冷眼看向劉錦。

“幾位可是福威鏢局的鏢師?福威鏢局可是如雷貫耳,在下劉錦,見過諸位。”劉錦拱手道,“我二人錯過客棧,如今饑腸轆轆,想問各位可有多餘乾糧賣與一二?”

“江湖中人,講的就是個義氣,咱也冇有帶多少乾糧,不過可以勻一些出來給你們救急。”林震南說道。

“那就多謝大叔了。”劉錦說道。

“大叔?那就算是大叔吧!看兩位也不像是江湖人士,不知你們要去哪?順路的話倒是可以跟我們一起走。”林震南看了看劉錦,又瞅瞅太子,眼珠一轉,搭杆子回道。

“我們去南邊走親戚呢,你們呢?”劉錦問道。

“去南邊好啊,江南水鄉,山好水好,人更好。”林震南笑道。

劉錦笑而不語,接過遞來的乾糧,拱了拱手,拉著太子就到一邊去了。

“此人油腔滑調,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冇一句真話,江湖老油條。”劉錦說道。

“什麼是油條?”太子問道。

“下鍋炸的,嘎嘣脆。”劉錦冇好氣的說道。

“那人確實不是個老實人,跟你一樣。本公子火眼金睛,一眼就瞧出來了。”太子說道。

太子說完,就想搶劉錦手裡的乾糧,被劉錦擋住,然後從袖子裡變出一根銀針,在乾糧裡倒騰。

“還是你想的周到,本公子差點忘了這一步。”

劉錦看到銀針冇變色,於是拿出乾糧遞給太子說道:“吃吧,都怪我冇拉住公子,不然起碼也是熱水澡泡著,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了。”

“嗚嗚,都怪你,讓本公子啃這硌牙的乾餅!明天帶路,本公子要吃大餐!”

林震南看著走向一邊的劉錦,皺著眉頭,暗自揣測兩人的來曆,聽口音是地道的四九城人士,那可是貴人出冇的地方,再看看這打扮,外行人隻覺打扮一般,隻是自己瞅著這布料,這做工,不是一般人能穿的起。

“要是能路上混個臉熟,福威鏢局生意那不就能更進一步了?”想到這,林震南又瞅了一眼劉錦二人,越看越覺得金雞不能錯過。

“這人有毛病吧!怎麼老瞅向我們,難道你暴露了錢財?”太子看向劉錦問道。

“我哪有錢,錢不都在公子身上?”劉錦反問道。

“那他瞅啥?還嘿嘿嘿傻笑?”太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