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無間狠狠的點了點頭:“我敢保證,冇人能夠從前方的獵殺陷阱中逃脫,就算是宗師入內,也得死!”高公公的心定了下來:“好,那咱家就聽花指揮使的,我會向宮中彙報,大雪難行,追蹤緩慢。”“隻要我們拖到荒親王死,就贏了!”...

花無間狠狠的點了點頭:“我敢保證,冇人能夠從前方的獵殺陷阱中逃脫,就算是宗師入內,也得死!”

高公公的心定了下來:“好,那咱家就聽花指揮使的,我會向宮中彙報,大雪難行,追蹤緩慢。”

“隻要我們拖到荒親王死,就贏了!”

“哈哈哈......”

花無間大笑出聲,擠眉弄眼的道:“高公公果然與本指揮是同路人,來,這是從太子賜下的好酒,喝一點暖身!”

高公公眼神一亮:“那咱家就謝過太子爺和花指揮使了!”

花無間將太子賜予他的酒拿出來喝,就說明要吸收他為太子一黨。

太子,是未來的大夏帝王。

高公公早就想抱這條未來的粗腿,但,卻苦無機會。

因為太子看不上他!

現在。

機會終於來了!

高公公接過銀色的酒壺,狠狠的喝了一口......太子的酒,美得很!

花無間大手一揮:“來人,前方探路,看看荒親王的車隊究竟到了哪裡?”

“這一次,不管風雪多大,有多冷,你們都必須盯牢了!”

“我倒要看看,荒親王怎麼死!”

“是!”

一隊殿前司的哨探騎馬追蹤而去。

隨後。

殿前司的隊伍出塢堡,入官道,緩緩而行,繼續送儀架。

......

這時。

司馬丞相府。

司馬劍端坐在書房,手裡拿著一本古籍,讀得津津有味。

忽然。

車伕十八那魁梧的身影走進書房,恭敬的道:“主人,荒州王的車隊今天早晨已經出堡,繼續前往大荒州,我們的人都在,二小姐無恙,荒州王無恙!”

“哦?”

司馬劍放下手中古籍,眉頭一挑:“小蘭隊伍中那兩個暗諜冇有訊息傳回嗎?”

車伕十八也是一臉不解之色:“冇有!”

“我們的人經過車隊,他們明明看到暗號,卻目不斜視的走了!”

“嗬嗬嗬......”

司馬劍笑得意味深長:“有意思了!”

“昨夜,塢堡中發生了什麼......不可告人之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