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馬戈的臉色不是很好看:“小姐,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雖然這些藏劍少年現在的戰力還弱於我們!”“但若他們練出內家真氣,進境就會一日千裡,到那時,我們的人不是對手!”...

司馬戈的臉色不是很好看:“小姐,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雖然這些藏劍少年現在的戰力還弱於我們!”

“但若他們練出內家真氣,進境就會一日千裡,到那時,我們的人不是對手!”

說到這裡。

司馬蘭頗感奇怪:“小戈,這些藏劍少年既然都是萬裡挑一的天才,為何到現在還修煉不出內家真氣呢?”

司馬戈望著長長的入堡隊伍,神色凝重:“小姐,他們早就可以破境武道之門,修煉內家真氣!”

“但他們一直憋著這口即將破境之氣打磨身子,就是想將**打磨到極致,一旦破入武道內境,內家真氣就會無比霸道,成長就會無比迅速。”

“他們的目標,是宗師!”

“原來如此!”

司馬蘭美目中星光閃閃:“藏劍死士,果然不走尋常路。”

忽然。

“嗬嗬嗬......”

司馬戈笑得有些浪:“小姐,原本我有些擔心,那百名傷兵雖是騎兵,用在戰場上衝殺冇有問題,但在山林中與惡匪作戰,怕是會吃虧!”

“現在好了!有這半吊子的藏劍死士,若殺手和土匪再懵懵懂懂的衝來,估計怎麼死得都不知道!”

司馬蘭嘴角勾起一絲深意:“那就讓他們來!”

“嗯!”

司馬戈惡狠狠的點了點螓首:“小姐,太子一直垂涎你的美色,噁心之事做了很多,現在,小戈想看他在東宮暴跳如雷的身影,聽他氣急敗壞的聲音!”

司馬蘭伸出玉手輕點司馬戈的眉心:“調皮!”

“王爺還在這裡,也不怕失禮!”

“咳咳咳......”

夏天輕咳了幾聲:“本王什麼都冇有聽到!”

司馬戈的眸子靈動了轉了幾圈,故意大聲問:“小姐,要將王爺有百名藏劍死士之事,用密函告訴老爺嗎?”

夏天靜靜看著司馬蘭......真是秀色可餐,好看!

但,她會怎麼做?

司馬蘭也看著夏天,四目相交,彷彿在交流著什麼?

忽然。

司馬蘭玉臉一紅:“不用!”

“藏劍死士是王爺的底牌,隻有出其不意,才能殺敵人措手不及!”

“如果將這件事告訴父親,就有泄密的可能!”

“小戈,下達封口令,泄密者,以家規處置!”

司馬戈神情一肅:“是!”

“駕車的也是府中死士,他們中有兩個是老爺的眼線,如何處理?”

司馬蘭轉頭就走:“讓他們來見我,我親自處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