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藏劍死士口中的老主人,就是前朝大公主,夏天的生母,當今秦貴妃。百名藏劍武士,精通百門技藝,個個都是難得的人才。秦貴妃將這批人交給夏天,等於是將潛龍會的底蘊全部交給夏天,構建他真正的班底。...

藏劍死士口中的老主人,就是前朝大公主,夏天的生母,當今秦貴妃。

百名藏劍武士,精通百門技藝,個個都是難得的人才。

秦貴妃將這批人交給夏天,等於是將潛龍會的底蘊全部交給夏天,構建他真正的班底。

秦貴妃,愛子無私!

夏天仰望皇宮方向,喃喃的道:“母妃,你要好好的,等著孩兒處理好大荒州之事,就來接你去享福。”

他擺擺手道:“無須多禮,請起身!”

“是!”

眾藏劍少年聽命,絲毫不拖泥帶水,站起身來,目不斜視,等待著夏天的指令。

夏天走到領頭少年身前:“你叫什麼名字?”

領頭少年冷酷的回答:“回稟主人,藏一。”

夏天嘴角勾起一絲好奇:“為何不叫我少主人了?”

藏一臉上毫無表情的回答:“因為老主人有交代,從見到主人的那刻開始,我們就隻有你一個主人,隻聽主人一人號令,隻為主人一人而死!”

夏天皺起眉頭:“為何一定要為我而死?”

藏一毫不猶豫的回答:“藏劍死士,唯有為主人而死,才能不辱使命。”

夏天的眉頭皺得更深,試探著問:“現在,如果我就要你死呢?”

“嗖......”

藏一魔幻般的拿出一個紙包,一臉認真的道:“主人,這一包是毒藥,服下後,見血封喉,若主人想讓藏一中毒而死,我立即服下!”

此刻。

藏一臉上滿是虔誠之色,眼神狂熱,彷彿聽夏天之令而死,對他來說,是完成了至高心願。

夏天搖頭:“不用毒。”

藏一雙手一動,毒藥神奇的消失不見,一柄鋒利短劍從他袖子裡冒出,落於他手:“主人,這是老主人賜予我的古劍,名為血龍,吹毛斷髮,我隻要隔斷自己的喉嚨,立即就斷氣身亡。”

夏天伸手:“拿來我看看!”

“是!”

藏一恭敬的將龍血古劍交給自家主人:“請主人查閱,此劍鋒利,絕對能夠讓藏一毫無痛苦的死去。”

夏天默默接過龍血古劍,隻見劍身長僅有一尺,劍身是密密麻麻的龍鱗狀痕跡。

細看之下,卻是鐵錘敲打的痕跡,每一個半圓形的錘印,深淺和紋路一模一樣,顯示鑄造者對力道的掌控,已經登峰造極。”

這雖然是一把鐵劍,看起來卻如百鍊精鋼,劍刃鋒利無比,散發著絲絲寒氣。

夏天若有所思,遞迴短劍問:“你擅長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