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不是!”夏天心中有些驚喜:“潛龍會真是好大手筆,竟然送了這麼貴重的禮!”高飛眼中更加迷茫:“這些少年很貴重嗎?”夏天神情凝重的點點頭:“無比貴重!”...

“當然不是!”

夏天心中有些驚喜:“潛龍會真是好大手筆,竟然送了這麼貴重的禮!”

高飛眼中更加迷茫:“這些少年很貴重嗎?”

夏天神情凝重的點點頭:“無比貴重!”

“你再好好看看......能看出什麼?”

高飛靜下心來,仔細觀察堡下少年。

他可是見多識廣的將門子弟,不信看不出端倪?

舉目望去,隻見這群少年雖然凍得瑟瑟發抖,臉色鐵青,看上去虛弱不堪,柔弱可憐。

但,他們眼神明亮,銳利如鷹,脊背微微彎曲,肌肉處於緊繃的狀態,宛若一隻隻隨時準備獵食的豹子。

一股若有若無的野性,在這群少年的身上瀰漫。

此刻。

若要高飛形容所見,他更覺得這些少年宛若隨時準備射出利箭的強弓。

不!

更像是一把把要出鞘的利劍。

這些秘密,都隱藏在少年們的身體裡,若不細看,絕難看透。

高飛想到了一些傳說,眼神大亮:“是死士!”

“用古藏劍法訓練的死士!”

這時。

夏天耳邊傳來司馬蘭的聲音:“冇錯,他們就是用古藏劍法訓練的死士!”

“這些少年,骨骼全是萬中挑一,雖然還冇有練出真氣,但武道基礎已經打得很牢固!”

“隻要稍加磨礪和打磨,他們就能成為天才武者,將來會成為武道強者!”

“而且,當他們將僅剩的鋒芒隱去,宛若普通少年時,就如同入鞘的利劍,再難瞧出端倪!”

緊接著。

司馬蘭美目生輝,緩緩而來:“見過王爺。”

司馬戈護衛在她身後:“見過王爺!”

“不要多禮!”

夏天溫和一笑:“蘭兒,本王隻是看出他們訓練有素,身上氣息有些像你司馬府的死士,所以,我才猜測出他們的身份是死士。”

“但是,我不知道何為藏劍死士?”

“你能為我解惑嗎?”

司馬蘭小口輕開:“根據古書記載,死士分為三種。”

“第一種,普通死士,威逼利誘,讓其為之主人而死,可讓主人驅使刺人而死,也可護衛主人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