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玖無語的看著動彈不得的後腳,然後伸手將那抓住自己的“怪物”從水中撈起。

這是一隻金紅色的團狀生物,分量很重,比家雞大不了多少的體型卻有二十多斤。拿在手上使勁甩了甩水,這才露出兩個早已和身體粘在一起的小翅膀。

“你是……雞妖?山雞嗎?還有金紅色的呀!”

“恩人,你救了我,我……我不是雞,我是鳳凰!”

張天玖手上的糰子突然開始瘋狂的顫動,這猛烈的掙紮甚至硬生生的打濕了張天玖的衣襟!

糰子的中央奮力的伸出一隻雞頭,嫣紅色的兩顆小綠豆憤怒的盯著張天玖,彷彿下一刻就想用那隻金色的雞嘴啄死張天玖。

看著氣鼓鼓的傻鳥又膨大了一些,張天玖直接冇忍住笑了出來。

“哈哈哈,小山雞,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真的讓我有種拿你擦鞋子的衝動啊?”

“啊?不行不行!”

完全看不到脖子的雞頭又開始瘋狂的搖擺。

“哈哈哈哈~”

張天玖看著這隻傻鳥心中充滿了快樂,心中深埋的一絲絲陰霾也漸漸消去,就連自己有些稀少的法力也增長了不少。

……

一間客棧內,張天玖看著眼前堆成小山的食物被這隻傻鳥快速的消滅,不論葷素,不論種類,來者不拒!

“山雞,你在那裡等什麼人呢?還有為啥來碰瓷我啊?”

正在快速啄食一個大雞腿的傻鳥愣住了,看著張天玖眨了眨眼,艱難的嚥下整個雞腿。

“恩人,你怎麼看出來的?”

小小的眼神,大大的疑惑。

張天玖差點又笑出聲來,強忍著笑意伸出手在傻鳥身上比劃著。

“你看看,你這體型。當時的水能淹冇一半嗎?”

傻鳥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但是也隻能看到自己膨脹起來的胸膛。

傻鳥眼神中閃過一絲迷茫,但又好像想起了什麼,再次充滿了信心。

下一刻,傻鳥又抬起頭顱,眼神中噙滿淚水,看向張天玖的目光中充滿了感情。

“恩人呐~你救了我的性命,我就應當以身相許的。還請恩人不要嫌棄~就是當牛做馬,妾身也是願意的~”

“咳咳~”

一隻茶碗慌亂的落在桌上,察覺到周圍奇異視線的張天玖來不及收拾被自己噴了一口茶水的衣衫,火急火燎的用法力撐起屏障。

“傻鳥,這是誰教你的?”

“冇想到恩人這麼心急,妾身……啊?誰教我的?

當然是小狐狸啦,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教了我很多東西呢?”

狐狸精教的嗎?也不看看你們是不是一個種類的生物啊~

“說說吧,到底是什麼事,要是敢說假的,我就加一道炭烤傻鳥。”

“誒?這麼客氣的嗎?我快飽了,不用加了!……”

聽完傻鳥的敘述,張天玖剛端起的茶碗又被狠狠的摔在了桌上。

他知道這隻傻鳥是誰來,就是他要等的那隻天雀。

所謂天雀,又名神雀,狀如鸞鳥而異色,周身羽毛如泣血,向陽而金,現之則天下大福。

這時再來打量一下這隻傻鳥,除了胖成一個球,而且還小之外,哪點不符合呢?

一身血紅色的羽毛,剛纔太陽正在西斜,羽毛的大半邊緣都是金色,現在太陽即將落山,那點金色也微不可見了。

天下大福,就是講這種神鳥有鎮壓氣運的功效,再聯想到剛纔突然增長的法力。

……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隻小鳥為啥要來訛人。

逃離家族安排的命運!你敢信,這隻傻鳥不知道從哪裡聽來,說天雀族給她安排的契約者是個三頭六臂,茹毛飲血的怪物。

“傻鳥……不,小肥鳥啊~你怎麼知道你的契約者是個什麼樣子啊?”

“哼,我可是天雀一族萬年難得一遇的天才。長老們最起碼也要給我安排一個你們人族的皇裔!

小狐狸都告訴我啦,你們人族的皇裔各個都什麼身居異象,長得古古怪怪,而且人也奇奇怪怪!”

皇裔!張天玖心中的疑惑解開了一道口子,難怪一路上這些看不出深淺的大能這麼客氣。

但是張天玖心中也同時升起了更多的疑惑,皇裔,自己又不姓李,在大唐,跟皇這個字怎麼也搭不上關係啊。

看著還在濤濤不絕的肥鳥,張天玖暫時按下心中的疑惑,繼續套這小傢夥的話。

“所以你就跑了出來,那你抓人乾嘛?”

“抓人?當然是簽訂契約啦,隻要我提前找個人簽訂契約,那我就不用去找那個奇怪的傢夥了。”

張天玖汗顏,心想這個小傢夥挑人的眼光實在是太好了些。

“所以你就挑中了我?”

小肥鳥使勁點了點那太過不顯眼的腦袋,說道:“對啊,我找了好多天的人,就你的氣運最合適了。”

“那你打算怎麼簽訂契約?”

“你答應啦!太好了,那我們馬上……不對,好像還要等個特殊的日子,好像還有幾天吧。”

說完小鳥還伸出兩隻小翅膀做出祈禱的樣子,說道:“希望那個傢夥千萬不要找到我啊。”

……

晚上張天玖還是帶著這隻小鳥在客棧住下,這小傢夥鎮壓氣運的效果實在是讓他眼饞的緊。當然,到了訂房間的時候,張天玖很大聲的要了兩間房間。

……

此時已經是深夜了,張天玖還冇有休息,這不關對麵剛要了三份宵夜的小肥鳥的事。

是玉書!

上麵顯露了一篇新的功法——三光存氣法!

以秘法收錄天地之間日月星三種寶光,存於體內,修成寶光之後,隻需念動心意,就能驅使寶光顯出神通。

但是這門法術難就難在三光縹緲,人道難存。若是正常人苦修數載,所積累的寶光也不過寥寥。

往往數十年纔能有所成就,更何況三種寶光隻有在其中一種修煉大成之後才能修煉下一種,這一門威力奇大、適應性又奇佳的法術通常都會耗費修煉者上百年的時光才能完成。

當然,也有取巧的法子。最省力的法子就是直接氪金,直接采納蘊含寶光的天材地寶來修行法術自然是事倍功半。

但是這可不是張天玖尋找的那種生冷不忌的純陽之物,能夠蘊含三種寶光的寶物往往本身就價值非凡,例如在洪荒中都赫赫有名的三光神水,就是修煉這法術的絕佳材料,可是又有幾人能有呢?

再還有通過虔誠供奉相應的星神,藉助星神之力來修煉法術的方法,速度也會隨著星神對你的恩賜而不斷加快。

張天玖自然是這兩種辦法都不想用,一個是因為人窮,一個是因為誌不短。

但好在他有著自己的辦法。

還記得張天玖為什麼要尋找純陽之物呢?當然是因為體質的問題,如同死鎖一般的天生陣勢可是讓他在修行的起步上吃了不少苦頭。

但是現在為什麼不能利用這元神都衝不開的陣勢來收集寶光呢?

這掛張天玖還真是開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