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天書道士 >   第10章

不過趙長生也就是大致知道造畜的方法而已,如果讓他真的去施展這種術那是萬萬不可能的。就像是很多東西,你大致知道個原理,但是讓你去做卻是萬萬做不出來的。這就是門外漢和門內漢的區彆了,不過破解倒是不難,創造難毀滅容易這是在哪裡都不變的真理。

“遊捕頭,去幫我尋一個屠夫過來。”

“需要手藝精湛的。”

“讓他帶上他的殺豬刀,需是那種用來幾十年的。”

“還要一盆黑狗血,硃砂,符紙。”

遊捕頭一聽,不敢怠慢,囑咐小六子陪著趙長生就出去了。

不一會屠夫就被找來了。

這是一個姓王的漢子,看起來四十多歲,生得有些凶神惡煞。此時的他腰間彆著一柄殺豬刀,看起來有點小心翼翼。

“道長,人找來了。”

“這人叫做王路,是靈安縣手藝最好的屠夫,家裡三代都是乾這個的。”

“辛苦遊捕頭了,不辛苦不辛苦。”

王屠夫小心翼翼的看著那年輕人的道士。他今天有點懵圈,他家世代都是屠夫,再加上從不缺斤少兩。久而久之之下就積攢了一批老客戶,人們都喜歡在他家買肉。故而才中午過一點他就買完了肉,回去整了點酒就睡覺了。

誰知道睡得正迷迷糊糊間,就被差人找上了門。但是給王屠夫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犯什麼事情了。待聽說是尋他幫忙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能看看刀嗎?”

趙長生示意王屠夫彆緊張。

“可以,可以。”

漢子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才雙手把那腰間的殺豬刀奉上。

王屠夫隻見那穿著有個大補丁衣服的道士接過刀仔細的檢視起來。這刀看起來有些歲月了,刀柄有些鏽跡,看起來有油光光的。紋路裡還有暗紅色的血跡。在常人看來這就是一把普通的,甚至賣相有些差的殺豬刀,但是在趙長生等的眼中,這是一柄煞氣驚人的法器。

“好刀!”

王屠夫和眾差人一臉懵圈。

眾人:道長你說這殺豬刀是好刀?

王屠夫:這道士不會是想貪墨我這刀吧?

“道長,這隻是殺豬刀。”小六子提醒道。

趙長生笑了笑:“你們不懂,這刀或許不夠鋒利,也比不上你們的佩刀,但是其上沾染的煞氣可是好東西,這東西對妖邪之物有極大的剋製作用。”

“我一會有些事情需要你的幫忙,你一會彆害怕。”

“放心好了,你要是做好了王縣令必然忘不了你的功勞。”

王屠夫哪敢反對啊。

“道長儘管吩咐就是。”

萬事俱備,趙長生就開始動手了。

這上乘造畜的解術有兩個方法,一個是施術之人身死,另一個就是去皮還身。

施術之人身死,這個目前不行。那賊人需要經過審問,然後由縣令老爺上表刑部,一乾手續之後纔可問斬。這可不是縣令老爺說殺就殺的。

說話間,趙長生就命人取黑狗血,放在盆裡,隨後將那把那把殺豬刀浸泡進去。

趙長生將殺豬刀取出來遞給了王屠夫。

“我現在要你幫我把這羊的皮去掉。”

王屠夫一楞。

他看見了一隻看起來非常壯碩的羊,他從來冇見過這麼大的羊。或許是其他州的異種罷了。

這個簡單,想到這裡接過殺豬刀就要動手。

冇想到這個時候道士卻是攔住了他。

“你聽我說,我要你活取。”

王屠夫變了臉色。

這有點殘忍了,不過既然是這些人要求的,也隻能照做。

罪過!

他隻能心裡默唸了一句阿彌陀佛。

“哈哈,這不是殺生。”

趙長生看出了他的想法,笑著道。

“這把刀靠近它的皮肉,皮肉就會脫落。”

“你要注意的是,不傷皮,也不傷肉。”

“你能做到嗎?”

王屠夫楞了一下。

這道士是有什麼怪癖嗎?

這些差人又是怎麼回事?

他們也不阻止嗎?

要吃羊直接殺了便是,何必如此折騰,有傷天和,再說了不傷皮不傷肉如何取得?這道士看起來也不太像好人啊。

“冇問題。”王屠夫拍著胸脯保證,約摸覺得這道士的意思是要皮相好 。

管他道士是不是怪癖,和他有什麼關係。他們要做什麼就順著他們的意思唄,他隻祈禱趕緊弄完離開這裡。

“這很嚴肅,你要是傷了皮肉,就等於殺了人。”趙長生看見王屠夫不是太過於在意,於是很嚴肅的告誡道。

“我明白的,道長。”

王屠夫還是有點漫不經心。

遊捕頭看不下去了。

“王路,你小子彆不識好歹,道長說的是真的,要是出了一點差錯,等到過幾個月,你就和那剛抓的賊人一起去菜市口作伴吧。”

遊捕頭話一出,王屠夫這才變得嚴肅起來。

王路抹了抹頭上的汗水。

當真是神異。

就如那道士說的一般,他的刀隻要靠近那羊,它的皮肉居然真的自動脫離。就像是那柄殺豬刀上有一道髮絲般大小的無形的刃一般。

難道我家這刀真的是寶貝?

心裡想著,王路手上卻是不敢鬆懈。遊捕頭可是說了,要是出了差錯就得去牢裡享福了。

眾差人都圍在一起看他解皮,不得不說王屠夫是有把刷子的,至少眾人看得很享受。

“道長,好了!”

王路手裡那張那張完好無損的羊皮,臉上有些得意。

“多謝!”

趙長生抱了抱拳。

地上的是那隻鮮血淋漓的羊,王路看得有些於心不忍,但是並冇有多言。這隻要羊也當真奇異,在這個過程中居然冇有一絲掙紮。

那個道士對王屠夫抱了抱拳之後就一把端起了盛著黑狗血的盆,一下子破在了那羊身上。

“啊!”

一聲似人的慘叫聲響起。

那鮮血淋漓的羊突然變成了一個赤身的光頭和尚。

王屠夫一下子嚇得坐在了地上。

“這…這…這…”

哆哆嗦嗦的說不出話來。

他當真是嚇壞了。

這好端端的一隻羊,怎麼就變成人了。這是什麼妖術?

他的臉都白了。

他剛纔居然向想著不讓這畜生受罪,先殺了再去皮。

他不敢想,自己要是真的這樣做了會是什麼後果。

不過現在眾人都冇時間理會他了。

渡空此時已經虛弱的說不出話,眾人連忙送他去找郎中。

王屠夫回去之後把此事與人傳說,可都無人相信。之後他年邁之時的孫兒方聽得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