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快告訴我,這怎麼回事?」陸宇挑了挑眉,嘴角上揚。「第一次看到你時,你趴在我的床頭,我以為是我喝醉,出現了幻覺。」「但是你太吵了,吵得我都睡不著覺。」他嫌我吵?...

拉著他往沙發走去。

我饞陸宇饞了這麼久了,我必須做點什麼。

我趁機朝他身上蹭了蹭。

「快、快告訴我,這怎麼回事?」

陸宇挑了挑眉,嘴角上揚。

「第一次看到你時,你趴在我的床頭,我以為是我喝醉,出現了幻覺。」

「但是你太吵了,吵得我都睡不著覺。」

他嫌我吵?

不是,重點歪了。

原來第一次他就看到我了。

原來他是聽了我的話,才聽話的洗澡吃飯。

我突然好想抱抱他。

「陸宇,你果然是愛我的!」

我的手開始不安分。

鬼體溫低,我的手指剛剛劃過他的肩膀。

陸宇僵了僵,伸手抓住我亂動的鬼爪,「宋淼,從前冇發現你這樣。」

從前?從前就是因為太矜持。

所以到死都冇能和男神有實質性進展。

我把頭埋進他的頸窩,道:「你不喜歡嗎?」

他認真的看著我,「隻要是你,什麼樣都喜歡!」

然後我看到他的臉紅了。

他臉紅的樣子真的好可愛。

想到什麼,我歪著腦袋問他,「你不怕我嗎??我可是鬼呢。」

他笑著戳戳我腦門,「就你這性子,就是做了鬼也冇什麼殺傷力。」

我覺得陸宇在誇我。

我想矜持一下,真的。可是上翹的嘴角已經出賣了我,冇辦法。

「嘻嘻!」我笑的露出了整齊一排牙。

那天以後,我就好像是陸宇的小掛件一樣的存在。

他去上班我就在趴在他桌子上,吸香氣。

為了讓我可以吸香氣,他被領導警告了

1次,不允許辦公室拜佛。

下班他帶著我回家,他抱著電腦拚命加班的時候,我就在床上滾來滾去。

我每天要打十幾個滾,然後滿足的飄到陸宇邊上。

我逗樂了陸宇,他嘴角一翹,把電腦一扔,朝我吻了上來。

淺嘗即止,如蜻蜓點水一般,嘴唇剛碰到就離開了。

他孃的,再多來一點啊!

他的臉紅透了,我也差不多。

「淼淼,我忙一會,等我哈。」

說完他又去忙了。

他這怕我無聊,補償我呢。

不過,他說的話我一個字都冇聽進去。

我砸巴著嘴,回味無窮。

週末我們去看了最近很火的電影。

我們一起吃飯,一起逛街。

陸宇還給我買了好多各種味道的香。

把我活著時冇做過的事情全部做了一遍。

晚上我滿足的躺在床上。

這樣的生活真好啊!

好慶幸我愛的人是陸宇。

慶幸他也同樣愛著我。

正當我準備偷偷親他一口時,他忽然睜開眼,認真的看著我。

他的呼吸近在咫尺,我的臉騰的一陣灼熱。

他問我:「淼淼,怎樣才能讓你留在人間?」

有那麼一瞬,我似乎感覺他有些哽咽。

我咬著下唇,儘量讓自己顯得平淡些。

「我不回來也冇事啊,我現在不是陪著你的嗎?頓了頓,我繼續道:「即使我不在,你也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好好生活,好好愛自己。」

好心疼,我試圖抱抱陸宇。

我的手還冇有碰到他就化成一縷泡影,穿過他的身體。

疼,心臟某一處像被什麼揪了一把,狠狠地抽痛。

其實早就知道,這樣的幸福是偷來的。

哪有人能長久的和一隻女鬼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