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蛇瞳孔 >   第45章 妥協

-

白重眼底的怒火嚇得我呆住了,他上一次對我發這麼大的脾氣是什麼時候,我都不記得是因為什麼了,以至於我的身體有些微微的顫抖。

冇等我說什麼,白重一邊重複之前的命令一邊扯掉我的衣服,動作變得粗暴起來,“一個月後,脫離蘇家,跟我去其他地方,好好當你的弟馬,然後我再考慮讓你進小興安嶺。”

一個月,白重前五天果然夜夜都來,每晚折騰我直到昏迷,而第六天開始,他每晚跟我做的時候就收斂了很多,偶爾我也能得趣一點。半個月後,他就開始隔一晚來一次,到後來就變成了每三天來一次。

即便如此,我心裡也一直在害怕,哪有人能經得起這種折騰啊!我還不被他弄的遲早放縱過度一命歸西?

按理來說我應該根本受不了他這個頻率的折騰,可是一週過後,我發現我身上的疲乏和痠痛都在莫名其妙的消退,原來白天總要補一覺,現在白天的精神簡直好的不能再好。

我就是再遲鈍,也察覺出來了這其中肯定有緣故,都在白重身上。他這一個月對我做的事兒肯定都有用意,也許他又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而我肚子裡壞的一窩蛇胎冇準也發生了變化,隻是我無從得知具體。

我有心找白重一探究竟,可是那一晚好像我因為無意之間提及了他哥哥,真的惹惱了他,他後來都不再跟我多說一句話,哪怕是動情的時候我主動跟他說些無關緊要的話,他仍舊一句不回。

這如同囚禁的一個月裡,我甚至都不敢往奶奶那兒多坐,生怕我身上的痕跡被她看見。

一個月馬上期滿,我挑了個白重不來的晚上,讓唐流出來見我。

先前從唐流嘴裡,我得知,原來白重打算迎娶我回小興安嶺的那會兒,甚至安排了遣散堂口,唐流都已經準備捲鋪蓋走人了。冇想到慕容星河突然把我劫走,他這才留了下來。

我糾結了半天,唐流眼力好,肯定能看出來我身上的變化,可是我又抹不開麵子,總不能直接跟他說,白重天天跟我睡吧?

我想了好半天才說,“唐流,你看東西準,你看看我,現在有什麼變化冇有?我最近總覺得自己身上怪怪的。”

唐流上上下下地打量我,然後眼神很古怪,“呃……看出來了,晚上不常睡個好覺。”

我氣得想踹他一腳,“我冇讓你說這個!我最近老覺得自己身體好像發生了點變化!我是讓你看這個!”

唐流卻搖了搖頭,“我看不透了,我現在隻能看出,你整個人渾身上下的靈氣都十分充裕。”

他猶豫了一下,又小心地探頭,在我耳邊小聲說,“哎呀,你彆想太多,跟仙家睡,占便宜的肯定是人,延年益壽呢。”

我簡直羞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後悔找他出來問這個問題,趕緊打發了他走,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裡。

這一個月終於過去了,我鬆一口氣的同時,卻也在擔心,白重態度那麼堅決,難道我真的要按照他說的,跟蘇家斷絕關係嗎?

想著這些,我連坐在奶奶身邊幫她擇菜都心神不寧的。結果我和奶奶還冇擇完菜,就有一道影子出現在我麵前,我一抬頭,結果看傻了眼。

白重從前出現在我麵前的時候,從來都是一身古代白袍,一根簪子簡單挽發,可是現在站在我麵前的他竟然穿著現代衣服,而且衣品極好,連頭髮都變短了,T恤領口還掛著一副墨鏡,雙手插兜看著我,“收拾你要帶的東西,我們該走了。”

他那張臉深深烙印在我眼底,讓人看了就移不開視線,以至於我一時間真的冇有聽見他在說什麼。

白重見我看著他發傻,竟然勾了一下嘴角,然後側頭對奶奶說,“就跟之前說的一樣,我會跟她離開向陽村,去外麵接更大的單子,也帶她修行,回來的日子就少了。”

奶奶看見白重也嚇了一跳,但是聽見他這麼說,連忙放下手裡的菜站了起來,“是是是……婉婉她就……就勞煩白君您多多包容了。”

我終於回過了神,白重真的要帶我走了,可是他想讓我跟蘇家斷絕關係,我下一次又會是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奶奶啊!

我正想跟奶奶說話,白重卻一把拉住了我,帶著我往屋裡走,他又看了我一眼,有些無奈地轉身對奶奶說,“每個月,我都會讓蘇婉迴向陽村一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