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蛇瞳孔 >   第183章 魂魄異樣

-

我心裡其實明白,唐流不到萬不得已是絕對不會使喚我奶奶去做這些的,他跟奶奶平日裡的相處我都是看在眼裡的。奶奶拿他當半個孫子,非常喜歡他,他也很喜歡說好話逗奶奶開心。

因此我剛剛也不是真生氣,“那你就解釋吧,怎麼這麼著急地要抓藥?”

那張藥方上的藥材雖然有很多我都不認識,可是卻也知道,中藥這種東西又不講究時效,抓藥不著急,更何況那些藥材白槐也說了,都不是什麼稀缺的藥材,好抓。

可我問完這句話後,自己立刻就意識到了什麼,連忙抓住唐流的胳膊,“怎麼?是白槐急著要藥?是白重的傷惡化了?!”

因為剛剛進屋看白重的時候看見他睡得安穩,我就冇有第一時間往這方麵想。

唐流擺手,“不,他很好,白槐說他已經進入了半休眠的狀態,自身也在快速地恢複。不過她對我說,白重明天還得應付那些他帶來的仙家,所以時間上比較緊迫。而她開的那一帖藥多半是助他快速恢複精神的。”

我不太理解,“什麼叫應付他來帶的仙家?那些不是他喊來的幫手嗎?”

唐流解釋道,“那些人不完全算是他的幫手,更多一部分人是聽說要誅殺碧風後主動過來的動物仙。

“白重自己帶來了一小部分人,至於剩下的那些,一部分參與這件事是為了給自己積攢功德,品行良好的仙家,而另一部分則是跟碧風結過仇、也想過來痛打落水狗。”他說,“正因如此,這一隊人馬成分比較複雜,白重才讓我負責全域性的監視,防止有人渾水摸魚,生出變故。”

我若有所思地點頭,“原來是這樣啊……這種半路搭夥的人,事成之後散夥也肯定少不了一頓寒暄吧,他的確得快點養好精神。”

然而唐流卻說,“但是我想不透一點,他可是小興安嶺之主,那些聞訊趕來加入的仙家無論如何都比不上他的尊貴,更要聽他號令,白重他為什麼明天非得親自見一麵呢?”

我也一時語塞,好像唐流說的也不無道理。

他緊接著又說,“似乎殺了碧風之後,白重直接把那些人晾在了蓮花河邊,讓白柳把持大舉,自己先回來了。”

就在此時,我終於想起來另一件事。

碧風在山上追我魂魄的時候,白重帶來的那些仙家反應似乎也很不對勁。

“唐流,我想起來一件事,在山上的時候,我撞見了白重帶來的那些仙家,可是為什麼……他們看見我之後要發愣呢?”我十分不解,“這件事我想不通為什麼。”

唐流的眼神古怪起來,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想說什麼就快說,你這模樣看得我難受。”

唐流對我招手,“你過來,我們進屋說。”

我一頭霧水,跟唐流一起進了我的臥室,一關上門,唐流臉上的神情就嚴肅了起來,“蘇婉,你知道人的魂魄有個特點,人死後,魂魄會保持死時候的模樣吧?”

我點頭,“那是肯定的,死的時候特彆慘,魂魄也會看起來慘不忍睹。正因如此,古人纔會那麼在乎屍身的完整。可是你跟我說人死後的魂魄乾什麼?”

唐流又說,“那如果是活人的魂魄離體,離體時的狀態,就是離體瞬間肉身的狀態,這個你知道吧?”

我又點頭,他為什麼跟我說這個?

緊接著,唐流指著我說,“蘇婉,其實從你第一次在蓮花河邊被黃婆一巴掌拍得魂魄離體時我就很震驚了,你的魂魄……穿的居然不是現代服飾,而是古代的。”

我直接聽傻了,半分鐘後才傻愣愣地反問,“真……真的假的?怎麼可能呢?”

唐流很認真地點頭,“是真的,處理鎮河壓蛇棺的時候,你被黃婆陰毒的一掌拍得魂魄離體,你記不記得,當時我和白重都看見了你的魂魄,而我們兩個狀態都不太對勁?”

我立刻回憶起了那時候的場麵,的確,那會兒白重對我的態度還很僵硬,我們之間冇有多少溫情可言。但是當時的他看見我的魂魄卻愣住了,似乎……那是他第一次叫我婉婉?

我猶豫著說,“對,反正……白重看見我魂魄離體後就很不對勁,當時我還以為他是被我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