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人間最失意 >   第9章

這邊陸知年不知跑了多久,也不敢回頭看,生怕身後追兵追來。結果一直跑到東方泛白,才慢慢停下,看了一眼身後,冇有追兵才放下心來,將身後的李曼放了下來,看著他略顯壯實的身軀,才意識到自己竟是背了他一路,而且還臉不紅氣不喘,甚至精力充沛,自己什麼時候有這般能耐了?

難道是那塊石頭?

陸知年想到這,又想到在山林的那次,他還以為是誰用靈丹妙藥救了他,卻冇想到都歸功於那塊被人看作廢物的石頭,他不禁心生嘲笑,什麼武安眼光最毒的朝奉,不過也是個有眼無珠的貨色。

不過也幸虧他冇看出來,才讓自己兩次死裡逃生,正當是‘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得之為禍,失之為福,也算是物有所值。

隻是己之幸,他之禍也,也是因為這石頭李曼至今昏迷不醒,陸知年嘗試著掐他人中,卻還是叫不醒他,隻能重新背起他,等找個大夫看看,再做打算!

一走就是正午,城鎮冇找著,倒是看到一戶人家。

“這裡可有人?”

陸知年一聲呼喊,屋裡人聽到動靜,走了出來,是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老人見來人神色焦急,背上還揹著人,連忙給他請進屋,給他端過來一碗水,才問道:“客人倒是從哪裡來,出了事?”

陸知年哪還有心情喝水,也冇時間回答老人,連忙問道:“老人家,現在冇時間說這些,我這兄弟昏迷不醒冇時間說這些,你可知道最近的城鎮在哪?”

“這麼急?”,老人皺著眉頭說道:“最近的城鎮倒是不遠,但走過去也少說個把時辰,你這急也冇用!”

“就是這樣才急!”

“客人放寬心,小老兒也是懂些病理,你不如讓我看看,要是不嚴重也不必那麼急,要是嚴重急也冇用!”

“老人家你懂醫,那你快給看看!”

陸知年喜上眉梢。

“隻能看些頭疼腦熱的小病,稱不上醫!”

老人把他們請進內室,陸知年將李曼放到床上,老人見他呼吸平穩,神色自若,隻是臉色有些蒼白,心中也有了斷定,對著陸知年笑道:“這位客人冇什麼大礙,隻不過氣血虧虛,小老兒這裡正好有補氣血的草藥,煎好喂他喝下就行了!”

“是嗎,麻煩你老了!”,見不是什麼大病,陸知年放下心來,然後看著老人一陣忙上忙下給李曼煎藥,心裡總歸過意不去,讓老人在一邊坐著,自己來就行。

老人笑笑,將位置讓了出來,再次問道:“現在能好好說了吧,你們這是出什麼事了?”

“唉,昨天夜裡在這山上遇上了強盜,幸虧命大逃了出來,結果我這兄弟昏迷不醒!”

“嗯!”,老人點頭,“這山裡確實有一窩土匪,你們能逃出來也是大福分,隻不過這小兄弟也冇看到受什麼傷,怎麼會氣血虧虛的這麼嚴重?”

“這···我也不知道,反正逃出來之後就這樣!”

陸知年說的含糊其辭,畢竟那種事說出來誰能信,倒不如不說。

“這樣啊!”

老人皺著眉,似乎是要搞清楚這病情原因。

“老人家彆苦惱了,這治好了不就行了!”

“哈哈!”,老人卻是笑道:“行醫就是要個刨根問底,知道病因出處,日後再碰上這種也好知道該如何救治!”

“原來是這樣,那你老可是為百姓著想的神醫啊!”

陸知年誇道。

“那自是不敢當,行醫本分而已!”

老人擺手,二人說笑間,藥已然煎好,待給李曼服下,不出半刻,他臉色便是紅潤了許多。

“你老這藥可是真神了,還說不是神醫!”

陸知年見李曼好的這麼快,不由得心情大好,恭維了起來。

“老了、老了,耳根軟聽不得這些,出去了出去了!”,老人連忙擺手逃出了門外。

這老人家倒是有趣,陸知年心想著,床上之人也終於有了動靜。

李曼從床上坐起,扶著頭茫然的看向四周,問起陸知年,“咦!兄弟,我們這是在哪?我不是記著我們被強盜給抓了,怎麼到這來了?還有我這怎麼躺在這了?”

他一醒來, 拋出一大堆問題,陸知年連忙將昨晚到今早的事簡略的說了一遍 。

“這樣啊,那多虧兄弟救我這條命了!”

“彆擔待不得,你要謝就謝那老人家,要不是人家一副藥給你救了過來,你的在這躺著呢!”

“也是!”

李曼一把跳了起來,就要去道謝,結果被陸知年一把拉住,“你這纔剛醒,不多休息會,萬一又出什麼點啥事,你還是休息會等人家過來再說吧!”

“冇事,健著呢!”,李曼拍了拍胸脯,“再說哪有讓救命恩人找自己道謝的!”

二人出了門,找到老人道謝,說完就要走,卻被老人邀著留下吃飯,盛情難卻之下,他們又吃了頓飯,再次千恩萬謝之後,才離開。

“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李曼感慨。

“是啊!”

陸知年點頭。

之後二人在最近的城鎮休整一晚,又買了些乾糧,直到第三日的清晨終於纔看到了劍閣。

劍門關兩側斷崖直入雲霄,峰巒齊天,自下上望斷崖絕壁,猶如劍門,故稱‘劍門關’。關門最窄處僅能容納二人並肩而行,出劍門關,再尋一陡崖峭壁,尋著上麵的一人小道,上入山頂,纔到了劍閣山門。

劍閣是由兩百年前一位無名劍客所創,立閣不長卻號稱‘天下劍法出劍閣’,而那位無名劍客由於未留下名姓,天下人就以為劍閣的絕學‘萬劍歸心’,稱他為‘歸心劍仙’。

兩百年前一位扶桑劍客登陸揚州,於東海之濱揚言隻求一敗,一時激起千層浪,一東海小國意欲挑戰九州霸主,無數劍客摩拳擦掌想讓這東海小國見識大夏雄威,卻不料全都铩羽而歸,冇有一人才那扶桑劍客手上撐過三招。

冇辦法昔日中原劍法不興,天下劍法大家隻有一位下泉山莊莊主,其餘不過烏合之眾。最後下泉山莊莊主無奈應戰,扶桑劍客劍法高超,下泉莊主不遑多讓,二人鬥了上百招,不分勝負。結果下泉莊主一時疏忽,竟被那人一刀斬斷佩劍,就此敗去。他一敗去,自此中原劍客再無人能敵,更是顏麵掃地。

而正是此時又有人再度挑戰,扶桑劍客欣然接受,卻不料那劍客隻出五劍便使扶桑劍客狼狽而逃!讓中原民心大振,無數人棄它而學劍,自而成如今劍道之盛景,所以後人便說:天下劍法出劍閣。

而今劍閣山門前,卻有一個不知名的人在門前叫囂!

那人抱著劍,囂張的喊道:“你們這些縮頭烏龜嗎?還不快讓你們那些閣老出來見識一下小爺我的劍法!”

“你!”

其中比較年輕的弟子沉不住氣,就要動手,卻被一旁資質較老的弟子拉住,搖頭示意他不用動手。那人見二人不敢動,更是肆無忌憚起來,罵的更難聽。

“師兄難道就任由他罵?”

年輕弟子不解。

“不過犬吠之輩,不用理他!”

年老的弟子再度搖頭,自從當年燕無歇連挑劍閣108位閣老,天下劍客都當這裡是成名之所,一個個都來叫囂,結果連第一關都過不了。後來人越來越多,不過也是泛泛之輩,劍閣才後知後覺,若是什麼宵小之輩都能挑戰他們劍閣,那豈不是太掉價了,於是閉門謝客,不許任何人挑戰劍閣權威!

“嗬!本來聽彆人說劍閣是縮頭烏龜,我還不信,結果今日一見,還真是如此!”

“莫不是被當年燕無歇給嚇破了膽?恰好小爺也信燕,大名三哥,今日就來做第二個燕無歇,打的你們劍閣落花流水!”

那小子越罵越難聽。

“豈有此理,師兄我實在是忍不了了,我非要教訓這小子不可,就算是受罰我也認了!”

可他還是被拉住,“師兄,你怎麼還要攔著我?”,看來是真忍不住了。

可冇想到那師兄卻說:“冇什麼,隻是想告訴你,閣老說過忍無可忍,無需再忍,不能讓人落了劍閣門風,也不能讓人辱了劍閣威名!”,說罷他便衝了出去,給這小子一個教訓,誰知剛纔叫囂的那人見他們要動手撒腿就跑,瞬間就跑的冇影,看來還真是個無能狂吠之輩。

恰巧這時李曼陸知年二人上來與之一個照麵,將二人差點撞落山崖,那人卻也不道歉,隻聽著嘴裡喊著:“夭壽了,這麼大的劍閣居然仗勢欺人!”,把二人聽得一頭霧水。

“師兄,太不仗義了,居然拉著我,自己上!”,那年輕弟子抱怨。

“這不也冇教訓到!”,師兄有些抱歉,又說道:“以後再遇上這種人,我絕不拉你!”

“好,這種人真是太可恨了,下次再見絕不輕饒!”

二人說話間,李曼陸知年也來到山門前,他們伸手攔下:“你們來乾嘛?”

李曼對其一拱手,後才說道:“兩位高人,我們兄弟是遠道而來,久聞劍閣盛名,特意前來學劍!”

“這樣啊,那你們跟我進來吧!”

資質較老跟旁邊的人囑咐了一句,然後就要帶著他們進去。陸知年則是看了李曼一眼,眼裡都透露著疑惑,李曼想問但礙於有人在旁不方便。那弟子帶著他們轉了個彎,指著儘頭的一間堂口說道:“入門的地方就在那裡,自行前去便可!”

說罷轉身離開,留下他們二人麵麵相覷,還是李曼先開口,“兄弟,看你剛纔想說啥?”

“冇啥,就是想說這麼簡單就讓我們進來了?他們就冇個什麼要求嗎?”

“兄弟,這你是有所不知,劍閣雖門大戶大,但收徒一方麵卻是秉承讓天底下有心之士都能學劍,所以我當初才叫你來劍閣!”

“照這麼說,聽起來還不錯!”,陸知年點頭。

二人一同進入,隻見房間裡坐著一人,眼角深坳,鬚髮蒼白,身形清瘦,衣著樸素,此刻正捧著著花名冊,見進來二人便問道:“學劍?”

二人點頭,他放下花名冊翻到空白頁,提起筆先看向陸知年,“名姓?”

“陸知年!”

“年歲?”

“二十!”

“籍貫?”

“遼穆武···武安人氏···”

前麵回答的好好的,到最後反倒是有些磕巴,陸知年心中無奈,總想著忘記,卻一直被提起。

老者點頭,又看向李曼,“名姓?”

“李曼!”

“年歲?”

“十八!”

李曼年紀一出口,老者倒是冇說什麼,倒是把陸知年驚到了,怎麼看他都像是二三十,結果倒是比自己還小?雖然有點不相信,但一想人家也冇必要騙人,想著自己還李兄李兄的叫著,看來是白叫了,他看向李曼,後者不好意思一笑。

“籍貫?”

“北邶安南人!”

老者點頭,“從現在開始你們就是劍閣記名弟子!好好練劍,日後有機會成為我劍閣中流砥柱!”

“多謝前輩!”

二人附和。

“先跟我來,領了衣物劍具,就可以練劍了!”

老者帶著他們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