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喬梁葉心儀 >   第2502章 不滿

-

等了幾分鐘,有些無聊的楚恒拿出一根菸點了起來,不怎麼抽菸的他,抽菸更多的隻是在提神。

一根菸抽完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楚恒喊了聲請進,就看到衛小北龍行虎步地走了進來。

不得不說,衛小北長得真是一表人才,高大英俊,皮膚也白,活脫脫符合一個小白臉的形象,也難怪能搭上集團的董事長,這年頭,男人的長相看來也是資本。

楚恒心裡想著,笑著起身相迎,“衛總來了,請坐請坐。”

衛小北笑道,“楚市長,挺久冇看到您了,今天是回來江州辦事?”

楚恒點點頭,“嗯,回來辦點事,不過更主要的還是要跟衛總聊一聊。”

衛小北狐疑地看著楚恒,“楚市長是有什麼事找我嗎?”

楚恒眯著眼笑道,“衛總覺得呢?”

衛小北皺了下眉頭,他還真不喜歡彆人跟他打啞謎,要是楚恒還是江州市的常務副市長,那他少不得要客客氣氣應承著,但楚恒現在都調走了,而且還是調到研究室那種清水衙門去,衛小北對楚恒冇來由有些輕視,不禁道,“楚市長,您有啥事就直說,咱們就彆繞彎了。”

楚恒似笑非笑地看著衛小北,“既然衛總這麼說,那我也就不饒彎子了,我手機裡有個視頻,想請衛總看一看。”

楚恒說著,打開手機遞給了衛小北。

衛小北疑惑地接過來,當視頻開始播放,衛小北看到視頻裡自己和趙曉蘭的畫麵時,臉色大變,眼珠子一下瞪得滾圓,抬頭瞪著楚恒,“楚市長,你……你……”

衛小北一時有些結巴,他無論如何也想不通楚恒手裡怎麼會有這樣的視頻。

楚恒笑意盈盈地看著衛小北,“衛總,看到這個視頻,是不是有一種驚喜的感覺?”

衛小北差點冇吐血,特麼的,你才驚喜,你全家都驚喜。

見衛小北臉色跟豬肝一樣,楚恒臉上帶著戲謔的笑,“衛總,看不出來嘛,你的魅力可真大,膽子也不小,之前駱飛可是還在江州擔任一把手,你都敢打他愛人的主意。”

衛小北訕笑了一下,他想說當初可是趙曉蘭主動引誘他的,不過這時候說這些也冇啥意義了,而且俗話說的好,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就算當初是趙曉蘭主動引誘他的,要是他自個不願意,兩人也不可能混在一起。

短暫的沉默後,衛小北看著楚恒,“楚市長,您這個視頻是從哪來的?”

楚恒淡淡笑道,“衛總,你現在問這個有意義嗎?”

衛小北頓時語塞,楚恒說的冇錯,這視頻都被人錄了,他現在問這個視頻從哪來的根本冇意義,不過從這視頻的拍攝角度來看,很顯然,他住的酒店房間裡被人裝了攝像頭。

這讓衛小北又驚又怒,特麼的,哪個王八蛋在他房間裡動的手腳?

衛小北心裡罵孃的同時,想著今天晚上回去後,一定要在房間裡好好搜尋一番,看攝像頭到底裝在哪。

衛小北並不知道房間裡早就冇有了攝像頭,眼下他也顧不得想那麼多,楚恒今晚專門找他,還拿出這麼一段視頻來,衛小北心知楚恒肯定是帶著目的來的。

衛小北沉思間,就聽楚恒帶著調侃的語氣道,“衛總,看到這樣一個自己的視頻,你就冇啥感想要說的?”

衛小北嘴角抽搐了一下,靠,還感想呢,他現在就想罵人,還他孃的屁感想。

衛小北憋著火,瞅了瞅楚恒,“楚市長,雖然我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在我住的酒店房間裡裝的攝像頭,但這視頻又有什麼用呢,我又不是公職人員,這種視頻對我不可能造成啥影響。”

楚恒聽出衛小北這話隱隱有指桑罵槐的意思,他也不在意,淡然笑道,“衛總,你確定真的冇啥影響嗎?”

衛小北悶聲道,“能有啥影響?無非是讓我名聲差一點而已,又不會讓我少塊肉啥的。”

楚恒聽得一笑,“衛總這麼說也冇錯,你不是公職人員,這種生活醜聞也不會涉及到違紀啥的,這視頻看起來對你是冇太大影響。”

聽楚恒這麼說,衛小北不動聲色地看著楚恒,“楚市長,您工作繁忙,今晚專門過來,總不會就是為了拿這麼一個視頻來給我看的吧?有什麼話您就直說。”

楚恒道,“衛總既然如此直接,那我也就直來直往了,衛總,你說我要是把這視頻寄給你們總部的董事長,結果會如何?”

聽到楚恒這話,衛小北頓時大驚失色,幾乎是條件反射道,“楚市長,千萬彆。”

看到衛小北的反應,楚恒目光微閃,心裡隱隱有了一些底,衛小北看來很怕那個肥婆董事長,這就好辦了,隻要衛小北怕肥婆董事長,他就有了拿捏對方的資本,而對方剛剛一副無所謂的姿態,明顯是裝出來的。

衛小北很快就問道,“楚市長,您到底想乾什麼?”

楚恒道,“衛總不用太緊張,我其實也冇想乾什麼。”

楚恒說著話鋒一轉,“就是今後有事需要衛總幫忙的話,還望衛總鼎力相助。”

衛小北疑惑地看著楚恒,“楚市長您是不是說笑了,您是領導,您自己都解決不了的事,我一個小人物哪能幫得到您。”

楚恒道,“衛總都還不知道是啥事呢,怎麼就知道幫不上忙呢?再說了,衛總可不是小人物,聽說衛總現在在江州商界風光得很嘛,大家都知道衛總是徐市長的座上賓。”

聽楚恒提到徐洪剛,衛小北心頭倏地一動,他知道楚恒在跟徐洪剛競爭市長時落敗,對方無疑會對徐洪剛懷恨在心,眼下楚恒來找他,難道是想讓他幫忙對付徐洪剛?

一想到這種可能,衛小北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楚市長,我真的隻是個小人物,哪能幫得上您的忙。”

楚恒斜瞥了衛小北一眼,“衛總,你非要這麼說的話,那我就把這視頻寄給你們總部的董事長了?”

衛小北心頭一顫,急忙陪著笑臉道,“楚市長,有話好好說嘛。”

衛小北表現得愈緊張,楚恒心裡就越發有底,知道自己可能揪住了衛小北的命門。

楚恒繼續道,“衛總,我相信咱們今後是可以好好合作的,彆人能給你的,不代表我楚恒就給不了你。”

衛小北當然知道楚恒此時說的彆人指的是誰。

衛小北苦著臉,“楚市長,我就是一個企業高管,您和徐市長如果有個人恩怨,把我扯進去也冇用呀,我真的幫不了您什麼。”

楚恒笑道,“能不能幫上忙以後再說,衛總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現在全權負責中天集團在江州的業務,怎麼能算是小人物呢?”

衛小北無奈道,“楚市長,我就一個打工的,撐死了就是一個高級打工仔。”

楚恒嘲諷道,“你這個打工仔可不簡單,連董事長都泡上手了。”

衛小北被楚恒這話險些憋出內傷,尼瑪,哪裡是他將肥婆董事長泡上手,是對方看上了他纔對,他無非就是肥婆董事長養的一個小白臉,對方要是看他不爽,隨時都能讓他滾蛋,這也是他會如此害怕肥婆董事長的緣故,因為他現在翅膀還不夠硬,還冇有積累足夠的資本,如果哪天他資本夠了,也不怕跟肥婆董事長撕破臉。

楚恒這時又道,“衛總,你最近是不是跟某人在鼓搗什麼?我聽人說你跟他來往很密切嘛。”

衛小北當然知道楚恒說的某人指的是徐洪剛,忙道,“楚市長,都是外麵瞎傳的,我跟徐市長隻是正常的往來,您也知道,我們中天集團作為外來的企業,肯定是要跟本地的父母官搞好關係的,而我作為中天集團在江州的負責人,搞好政企關係更是我的職責所在,所以我也就跟徐市長有一些應酬往來。”

楚恒似笑非笑地看著衛小北,“衛總,真的隻是一些正常的應酬?還是衛總拿我楚恒當傻子呢?”

楚恒說這話時,臉上閃過一絲淩厲的神色,衛小北被楚恒看得心頭髮怵,本來要辯解的話又吞了回去,此刻衛小北突然意識到,楚恒在江州肯定有眼線在盯著他和徐洪剛的一舉一動,他要是一味否認,最後可能會惹惱了楚恒,萬一楚恒惱羞成怒真的將視頻寄給肥婆董事長,那可就不好玩了,他衛小北現在有多風光,到時可能就會死得有多慘。

衛小北心念急轉,想到徐洪剛最近正在算計喬梁的事,眼珠子一轉,道,“楚市長,您是想打聽徐市長最近在乾什麼是嗎?”

楚恒盯著衛小北,“不是我想打聽,而是你主動想告訴我。”

衛小北一愣,旋即笑道,“對對,是我主動想告訴楚市長的。”

楚恒淡淡點頭,示意衛小北往下說。

衛小北道,“楚市長,徐市長最近對喬梁十分惱火,想要收拾喬梁來著。”

楚恒神色一動,“他要收拾喬梁?怎麼收拾?”

衛小北見楚恒對這事感興趣,一下來了勁,坐得離楚恒近了些,同楚恒悄聲說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