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明輝不自覺的挺直了腰板,居功自傲道,“然然,可以點到為止了,救雨涵是我的本分,冇必要踩高捧低,搞的我跟一個小人似的。”

“林三秋,可不就是忘恩負義的小人嗎!”

“雨涵是他青梅竹馬的妹妹啊,就算是一個乞丐,也會竭儘全力保護家人吧?”

“可昨天我給林三秋打了多少個電話,希望他能救場,他竟然連個屁都不敢放!”李然然指著林三秋罵的臉紅脖子粗。

此時,林三秋從秦明輝與李然然臉上看出了鄙夷,從夏海山與夏雨涵臉上看到了冷漠,連蘇海灘的內心也開始了動搖。

林三秋略微失望,懶得在解釋了。

“海棠,你都看見了,像林三秋這種品行不端正的人,以後彆把在往家裡帶了,搞不好家裡會掉貴重的東西。”夏海山落井下石道。

“可是……”

蘇海棠難受,想替林三秋辯,卻在次被夏海山打斷。

“海棠,我知道你心裡難受,覺得自己培養了一個白眼狼,你已經夠死去的閨蜜,是林三秋這小子自己不爭氣,斷送了與我們家的緣份。”夏海山和聲細語的安慰蘇海棠。

秦明輝故作大度,“夏叔叔,直接將林三秋趕出夏家是不是太殘忍?”

“他也算夏家的半個兒子,蘇阿姨不忍心拋棄林三秋,您可以安排他跟著我乾啊。”

“正好我公司缺一個司機,看在您的麵子上,我每個月給他開一萬的工資。”

蘇海棠動容,立刻扭頭看向了林三秋。

林三秋卻淡淡搖頭,“不用。”

夏雨涵立馬譏諷,“林三秋,一個月一萬的工資你還嫌不夠,你還真想一輩子賴在我們夏家嗎?”

蘇海棠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已經徹底冇了思考能力。

坐在沙發上發呆了許久,蘇海棠抿嘴艱難道,“三秋,你這些天就先彆來家裡,先讓阿姨靜靜好嗎?”

“好的,海棠阿姨。”

出了夏家大門,林三秋追上李然然,指著一腳油門離開的秦明輝,“你為什麼要替他說謊?”

李然然心慌的回頭看了一眼,見後頭冇人,理直氣壯道,“因為你不是雨涵的良配啊,蘇阿姨打算將雨涵嫁給你,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雨涵。”

怕林三秋在胡攪蠻纏,李然然索性一次性將話講明白。

“林三秋,我們女人都渴望被英雄救美,我們都渴望有一個白馬王子,而現實往往是,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就像你光長的帥又有什麼用!”

“秦明輝追求雨涵很久了,而你林三秋欠夏家的太多,成全他們倆,你受點被冤枉的委屈算的了什麼。”

林三秋冷笑,“秦明輝就是良配?”

李然然恥笑道,“林三秋,麻煩你撒泡尿照照鏡子,你除了比秦明輝長的帥點,你能帶給雨涵什麼?”

見李然然許久冇發動車子,夏雨涵關心閨蜜的安危,從家裡追了出來,“然然,林三秋難為你了?”

李然然卻對閨蜜露出一個你懂的表情。

夏雨涵臉色鐵青道,“林三秋,你是不是有病,追求不到我,就想追求我閨蜜,你不嫌噁心嗎!”

林三秋依舊沉默,偏見已經加深,強行解釋隻會帶來更大的麻煩。

“滾!林三秋你滾啊!我命令你,永遠都不要踏入我們夏家一步。”

李然然吹著口哨,上車一腳油門也離開了夏家。

林三秋扭頭也剛想走時,海山與蘇海棠匆匆從彆墅出來,如臨大敵。

很快,幾輛黑色奔馳,鋪天蓋地的湧來,十幾個人氣勢洶洶的衝到夏海山麵前。

為首的男子,正是夏海山的親弟弟,夏劍鋒。

“劍鋒,你帶公司這麼多大股東來乾什麼?”夏海山冷冽嗬斥道。

夏劍鋒雙手環胸,一副看戲的吊兒郎當模樣,“夏海山,你女兒闖了大禍你竟然還不知道,你還有什麼資格坐在董事長的位置。”

夏氏集團是家族股份製,同樣是兒子,夏劍鋒對於大哥夏海山當上董事長,已經不滿很久了。

“雨涵能闖什麼禍?”夏海山一頭霧水。

夏劍鋒掏出手機,將螢幕正對著夏家三口,冷笑道,“我親愛的大哥,你難道連早上公司股價跌停都不知道嗎?”

因為夏雨涵昨晚住院的緣故,夏海山還真不知道公司股票跌停的事情。

夏家三人紛紛掏出手機一看,頓時呆若木雞,公司股價真的腰斬,這對於一個上市公司是致命的打擊啊!

“怪就怪我的好侄女,他男朋友把錢經理弄進了醫院,東海銀行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夏雨涵你冇腦子嗎,連東海銀行的人都敢弄,那可是傲爺的產業。”

“大哥,你現在說怎麼辦吧?”夏劍鋒再次上前一步,直接逼宮。

夏氏集團的一幫大股東,跟著義憤填膺了起來。

“夏海山,這件事情你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交代個屁!讓夏海山跟他女兒滾出集團,平息傲爺的怒火,並且賠償我們的損失。”

夏海山徹底慌了。

蘇海棠急忙跟大家解釋事情的前因後果。

大股東們關心利益還來不及,誰會在乎夏雨涵灌醉的後果?

如果東海銀行能原諒他們,就算把夏雨涵送上門服務又如何?

“雨涵,趕緊叫明輝回來,現在隻有他才能救我們夏家!”夏海山心急如焚的對夏雨涵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