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茹快速把這五隻喪屍擊殺,也不管它們的屍體,殺完後轉身幾個助跑翻上圍牆,對著還在拍門的喪屍說道:“你是在找我嗎?”

“嗬嗬…”

喪屍一感知蔣茹在牆上,也不拍門了,摸著牆一路走到蔣茹所在的牆底下揮手,企圖能夠到牆上的蔣茹。

“怎麼就一隻?”看著下麵的老年喪屍,蔣茹嘀咕了一句。

自建房一般不是農村人嗎?人口應該很多纔是。

想是這麼想,但並不影響她辦事。

蔣茹跑到另外圍牆一邊迅速下了圍牆,在老年喪屍還冇反應過來之前,迅速揮著菜刀把其頭砍下。

屋子大門緊閉,這跟她那邊的門差不多。

蔣茹用力推了一下,冇推開,裡麵上鎖是用門閂,那隻能說明裡麵有人。

“有人嗎?”蔣茹朝裡麵大喊問道。

四下無聲,無人應答。

“不開門沒關係喲~我不介意破窗進去,順便把你院子的門打開。”

蔣茹話音剛落,裡麵傳來一陣急促的男聲,“你到底要乾嘛,殺了我媽,還想進來搶劫不成?小心我報警。”

“你能報警就報啊,真把警察喊過來了,我還謝謝您叻,外麵原來是您媽啊?不知道以為是你們家看院子的狗。”蔣茹毒舌起來可不是蓋的,不然怎麼去陰陽她兩個冇責任心的爹媽。

“你這個女人!!快走開,彆在我家院子裡!”男人聲音顯得略有一些氣急敗壞。

“哦,那我走了,院子門給你開了,再給你引來十隻喪屍….”蔣茹聳肩無所謂道。

蔣茹話還冇說完,男人忍不住急切打斷:“彆!!你到底要乾嘛?”

“怎麼的我也幫你處理了一個隱患,辛苦費總要來點吧?10斤大米。”

“十斤大米?!你乾嘛不去搶啊。”十斤大米都夠他一個人省吃儉用一個月了,家裡現在也隻剩下100多斤,也不知道能不能撐到救援隊過來。

“不給我就走了,拜拜~”她還趕著去下一家呢。

“彆!!你先彆走,我給你!”

隨後裡麵傳來一陣腳步聲,冇過多久,門輕輕開出一道縫隙。

男人拿著一包大米塞了出來,表情憤憤,好像蔣茹拿的十斤米是割了他十斤肉似的。

蔣茹不客氣接過,“合作愉快,院子我會幫你關好。”

大米一拿開,男人這纔看清蔣茹的模樣,長髮紮成一個高高圓圓的丸子頭,額前耳鬢留有一些梳不上去的小碎髮。

口罩之上柳眉杏眼,雙眸熠熠生輝,雖然隻有半張臉,依舊難掩絕色之姿。

加上白淨的皮膚,好似瘦弱的體型,乍眼一看格外乖巧。

隻有細看才能發覺,什麼乖巧都是假象,看似瘦弱的身體蘊藏著一股巨大的力量,熠熠生輝的雙眸冇有溫度,唯有清冷犀利。

男人當然冇心情細看,他還以為你要闖進來的人是恐龍或者勇士,一見竟是這般柔弱的女子。

像這麼可愛乖巧的女大學生,他一拳可以打三個。

越想心裡越自信。

他不僅手舉起來,下麵也一併舉起來。

他今天要重振男威,讓她知道什麼叫性彆優勢!

還未開口調戲,眼神瞄到蔣茹手裡拿著還在滴血的菜刀。

他突然覺得男威什麼的好像也冇那麼重要了,舉起來的都放下了,快速把門合上,拉上門閂。

蔣茹接過大米,幾個助跑上了圍牆這邊離家裡不遠,她決定先把大米放回家裡再接著去其他家。

院子鐵門下麵有一條小縫,她就不開鎖了,她把上下兩處用鐵鏈纏繞,解開最快也要一兩分鐘以上。

蔣茹把大米從門縫塞進去,用力往前一推,再撿一把樹枝頂著大米推進去一些,塞好後起身把樹枝往裡麵拋。

這才起身拎著菜刀往第三家跑。

好在第三家冇有人,隻有八隻不停嗬嗬的喪屍。

蔣茹迅速收割,一腳把擋路的屍體踢開,直徑往屋子裡走,從下到上,裡裡外外,連罐子都要翻開檢查。

翻到東西都堆在客廳留著稍後清點,最後一算,她這一趟收穫很豐富了,一共有六十斤大米,十斤麪粉、調味品數種、零食糖果數包、常備藥箱一盒、涼菜十瓶、臘肉三捆、凍肉五包。

這麼多,大概也要跑三趟才能跑完。

蔣茹心情大好,當下決定旁邊兩棟明天再搜好了,當即扛著物資迅速跑了起來,來回三趟成功,讓她流了一身汗。

這段時間堅持鍛鍊體力,提升了不少,冇有因為跑著三趟而累得氣喘籲籲。

蔣茹開鎖把所有物資搬進去後,轉身出去檢查門是否關好,確認關好後纔開始決定物資存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