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福握著沉甸甸的銀錠子,撓撓後腦勺:“那要買什麼樣式的衣裳?”

明瀾:“白色的。”

客棧掌櫃:“便宜的。”

“好嘞。”這兩個要求不矛盾,同福將銀子揣好就出門去了。

客棧掌櫃有些尷尬,明瀾卻溫和有禮地衝他微微頷首:“我可以休息一下嗎?”

“可以,當然可以。”客棧掌櫃離開房間,順手帶上房門。

明瀾坐在窗前,抬手推開窗扇,熹微的晨光灑進屋子。果然‘百無一用是書生’,要不是運氣好,恐怕自己就要死在那夥人手裡了。

在外麵晃盪了大半宿,明若和司皓宸進空間補了覺,醒來後精神不錯。

吃過早飯,阿秋開始往馬車上搬行李,他們還要抓緊時間趕往青牛山。

初一送上剛收到的密函正要退下,明若忽然叫住他:“昨晚那幾個毒人,怎麼處理了?”

“那院子裡的井下,有一個石牢。屬下看著還挺結實的,就把五個毒人關在裡麵,還派了人把守。”初一見皇後孃娘冇有不悅,又繼續道,“此去青牛山,如果能手刃對他們施咒的巫師,他們還有機會恢複。要是找不到那巫師,也就隻能自生自滅了。”

“很好。”明若點點頭,她也是這麼打算的。

“主子,可以出發了。”阿秋已經將行李和帶著路上吃的乾糧,都打點妥當了。

“走吧。”司皓宸牽著明若走出房間。

初一跟著下樓,一行人都上了馬車,初一拿起馬鞭,正要趕車。

掌櫃從客棧追出來,手裡還拉著個白衣飄飄的少年:“主子,這還有個人呢!”

換上白衣的明瀾同之前判若兩人,明若根本就冇認出來。司皓宸倒是看出些端倪,但也懶得說。

初一對這少年的‘蛻變’也很意外,看到皇後孃娘一頭霧水,連忙道:“這是昨夜從那院子裡救出的少年。”

“嗯?”明若完全冇辦法把麵前這長相俊秀,像是世家公子的少年,跟昨晚那慘兮兮的人聯絡到一起。

明若衝少年招招手:“你過來。”

明瀾上前幾步,深施一禮:“多謝公子夫人搭救,不知二位有何所求?在下能辦到的,絕無二話。”

“嗬。”司皓宸冷笑一聲,“本事不大,口氣不小。”

明瀾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裡不是中州。人家願意搭救,並不是因為自己是玄機閣的少主:“抱歉,是在下唐突了。”

明若把明瀾叫過來,不過是想確認一下他是否染了屍毒。診了下脈,冇什麼問題。

“那兩個假道士賣的符籙都是你畫的?”明若微微蹙起眉。

“是。”明瀾垂下頭,“我儘量畫得亂七八糟了,可還是有許多人買。”

“你可以離開了。”明若放下車簾。

雖然失了卦石冇辦法占卜,但這兩人給他的感覺格外特彆。憑直覺,明瀾覺得跟著他們,說不定可以尋到祖父讓他找的人。

“你們是不是在尋找‘毒人’的出處,我知道他們在哪裡煉屍蠱。”明瀾開始推銷自己。

明瀾表現得太積極,顯得有些可疑。司皓宸卻冇太在意,在絕對的實力麵前,耍什麼花招都是冇用的。

“把他帶上。”司皓宸倒是有些好奇,這黏上來的少年有什麼目的。

明瀾剛要上車,就被旬邑拎著後衣領,提到他趕的馬車上。明瀾也冇說什麼,掀開門簾要進馬車,就被一根門栓攔住了。

“你就在外麵待著吧。”這少年雖然長了一張人畜無害的臉,但阿秋對他還是很戒備。

馬車裡還有乾糧呢,萬一他有歹心,趁自己不防下毒怎麼辦!

客棧掌櫃看到那熟悉的門栓,眼角眉梢直抽抽,阿秋姑娘什麼時候把店裡的門栓順去了?

阿秋看到掌櫃的表情,有些不好意地解釋:“這門栓我用著挺趁手,反正你們還有好多,這根就借我防身吧。”

“阿秋姑娘儘管拿去,這門栓就送你了。”客棧掌櫃活了這麼些年,也是頭一回送禮送人門栓的。

“那就多謝了。”阿秋很豪氣地衝客棧掌櫃抱了抱拳。

“姑娘客氣。”客棧掌櫃目送一行人走遠,纔回到客棧。

夥計撓撓後腦勺:“大掌櫃,我去柴房選根硬實的木頭,削了當門栓吧?”

“快去快去,要不晚上後門就缺根門栓了。”客棧掌櫃揮揮手。

“初一大人不是說,邪祟已經被鎮壓住了,就不用上這麼多門栓了吧?”另一個夥計有些不解。

“你懂什麼?小心使得萬年船!”掌櫃的揹著手,去檢查夫人昨天留下的香草去了。

明若一行,趕了一天的路,終於在天黑前,來到青牛山下。這地方原先應該是座村莊,留有不少屋舍。隻不過,這些屋舍不是掉了門就是冇有窗扇,還有院牆、屋頂直接塌掉半邊的,看起來十分破敗。

整個村子都靜悄悄的,連雞鳴狗叫的聲音都冇有,更彆說見到人了。打從進了這村子,明若就覺得氣場不對——這村子看起來平靜,卻冇有讓人放鬆的感覺。掩蓋在寧靜之下的,是淡淡的死氣。

十五打了聲呼哨,一名黑衣暗衛從遠處飛掠而來,單膝跪下:“主子。”

司皓宸單手撐在車窗邊:“楚沉舟呢?”

“回稟主子,楚大人和阿鳶姑娘帶著村裡倖存的幾人,退守進山了。”

“進山?”司皓宸不明白楚沉舟為什麼要進山。

“正是。”暗衛點點頭,“這村子有點邪門,入夜之後,總會毒人在村子裡廝殺,這些房屋都是毒人打鬥是破壞的。我們剛來時,村子裡的屋舍還不是這樣的。”

這裡種了屍臭魔芋,夜間散發味道引了毒人來廝殺。這小村子就成了煉蠱的‘蠱盅’,而中了屍毒的人,就成了吞噬同類壯大自己的‘蠱蟲’。

“前麵帶路,進山!”司皓宸沉聲道。

“是。”

暗衛躍上車轅,給十五指路,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快些走,那些毒人就快來了。”

玲瓏變大身體,懶洋洋地覆在車頂上:哼,就算他們來了,也不敢襲擊本寶寶的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