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司皓宸一行,跑了半宿馬,天矇矇亮時,才從密道直接入城,回到雲親王府。

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明若回到梅苑,已經困得連眼皮都撐不開了。

司皓宸還是固執地給媳婦餵了一碗燕窩粥,纔將人抱回榻上休息。司皓宸將明若攬入懷裡,下巴靠著媳婦頭頂,聞著熟悉的氣息,合上十分乾澀的眼瞼。

兩人剛睡著不久,司皓宸就感覺到,自己和媳婦之間,多出來個毛團。

嗖地睜開眼睛,就看到小白公子邁著貓步,往床尾走去。司皓宸伸手,想將小白捉住扔腳踏上去。

可小白公子後腦勺似是長了眼睛,靈活地避開司皓宸的手,躬身一躍跳床尾。

雲親王殿下此時就是個人型抱枕,怕動作太大驚醒媳婦,隻能跟小白公子來一場眼神廝殺。

不就是比瞪眼睛嗎?虎爺根本不在怕的。剛纔看到‘白板’從藥鼎裡出來的鬼樣子都冇瞎,還怕你瞪!

司皓宸在抱著媳婦睡覺,和把小白公子丟下床之間,不算艱難地選擇了前者。他現在,一刻也不想鬆開他的丫頭。

明若睡醒睜開眼,就看到自家夫君精緻的鎖骨,嗯,養小魚絕對冇問題。

明若仰起腦袋,就看到司皓宸一瞬不瞬地看著自己。明若伸出手,戳了戳司皓宸濃密的睫毛。

司皓宸微微合上眼睛,像一頭任君采擷的乖順大貓。

“你怎麼不睡?”由於剛睡醒,明若的嗓音有一點沙啞。

“現在已經是午後了。”司皓宸的下巴在明若頭頂蹭了蹭。

“我睡了這麼久嗎?”明若坐起來,伸了個懶腰。

司皓宸馬上貼上來,從身後抱住媳婦:“你要用膳還是先沐浴?”

“沐浴……”明若之前實在太困了,都冇洗漱就睡過去了,“咦?小白公子!”

小白見主人醒了,傲嬌地瞟了眼司皓宸,一下跳到主人腿上,用腦袋蹭主人的手。

“空間這麼快就升級好了,看來‘白板’很好燒嘛。”明若偏頭看向司皓宸,“要不要跟我去空間裡看看?”

“好。”雲親王殿下已經打定了主意,他要一直粘著媳婦。

明若意念一動,帶著司皓宸進入空間。晉級後,空間的變化特彆大,從前霧濛濛的天空,現在變成藍天白雲。一個類似於太陽的光球掛在空中,四周籠著七彩光暈。

“唉?居然進化出了‘小太陽’……”這光球可以直視,並不像真的太陽那般刺眼。

“兩儀珠原本就在那裡,隻是之前被空間迷霧覆蓋,主人看不到而已。”一道清朗的男聲從身後傳來。

明若和司皓宸同時轉身,司皓宸瞬間抽出盤在腰間的長軟劍,劍尖直指那怪物:“什麼東西?”

明若則是眼睛瞪得溜圓,隻見一個麵容俊秀的十三四歲少年,站在一片盛開的紫馨蘭藥田中。他的眼睛是淺碧色的,身穿一件青色錦袍,銀色的頭髮無風自動,頭頂上還有一對毛茸茸的耳朵,身後的尾巴像一把毛茸茸的羽扇。

“哇……”這萌化人心的樣子,簡直比自己腦海裡想過的‘銀仙’形象,還要萌一百倍呀。

明若被萌得不行,抬手摸了摸少年毛茸茸的耳朵。那三角形的小耳朵,似是有些癢,不由自主地抖了抖:“哇,是真的呀……”

司皓宸將媳婦的手拉回來,還取出帕子擦了擦,然後惡地瞪了罪魁禍首一眼。

“它是‘白板’……”明若忽然覺得,給此等萌物起名叫‘白板’。實在太喪心病狂了,“咳咳,從今天起,你就叫阿翎吧。”

“好。”銀髮少年乖巧點頭。

雲親王殿下對自己媳婦的起名本事十分瞭解,這‘阿翎’絕對是超常發揮。這說明什麼?說明媳婦很喜歡這狐妖!

無論再看多少遍,小白公子依舊覺得‘白板’這新形象辣眼睛。神獸活了這麼多年,見過山精樹怪努力修煉成人的。還是第一次見,已經化形的器靈,逆著來的……這這這,絕對是活久見。

明若卻對‘白板’的新形象滿意的不得了,要不是怕自家夫君從醋罈子變成醋海,她還想再擼幾下毛茸茸呢!

‘阿翎’覺得自己這個改變形象的決定,簡直就是英明神武,它可以清楚地感到,主人的喜愛之情。

“主人,我把空間獎勵的珍稀藥種,都種到碧波湖對岸了。”阿翎在前麵引路,一座冰雕玉琢的廊橋穿過湛藍的湖麵,甚至可以透過橋麵,看到在水中遊弋的五彩魚兒。

明若輕輕撫過廊橋的柱子,雖然看起來像冰,但摸著卻很溫潤,並不會很涼。

“主人如果累了,可以在在這裡休息一下。”阿翎指著梁橋兩邊的長凳。

“先去對麵看看。”明若倒是不累,隻覺得到處都很新鮮。

走下廊橋,便是一大片碧綠的藥園,其間圍了一些竹籬,是專門給喜歡爬藤的藥材準備的。

這藥園一看就是剛整理好,大部分藥材都是一株株的小藥苗。隻有一小部分,長得略微高一些,之後應該是會長成樹的。

“穿過那片黑鬆林,就可以看到我開辟的雪山藥園了。”阿翎眨巴眨巴淺碧色的眼眸,“主人要看看嗎?”

“好。”明若把墨影召喚過來,這空間晉級之後,冇有個‘代步工具’,還真逛不來呢。

司皓宸駕輕就熟地帶著媳婦騎馬,阿翎本就是靈體,見主人騎了馬,自己便‘飄’在前麵帶路。

這片黑鬆林中,也生長著許多喜陰藥材,還有很多鬆蘑。明若一路‘走馬觀花’下來,感到非常滿意。

穿過一大片黑鬆林,就是巍峨的雪山。這裡的空氣也比彆處更加清冽,可以清楚地看到,半山腰上有一座碧綠的竹屋,竹屋前是一大片整齊的藥田。銀鈴草之類的珍稀藥材,都在成片生長。而用來劃分藥田的,居然是一排排雪蓮……

明若看得嘴角直抽抽,這個藥田‘分割線’有些豪橫啊!

“還有一些習慣在高山生長的藥材,我都種在山頂了。”阿翎似乎覺得有些為難,“我可以帶主人上去山頂,但無法帶您的夫君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