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謝謝瑄兒。”明若笑著摸摸小糰子的腦袋,“想吃什麼菜,我夾給你。”

“我要吃糖醋排骨、炸雞翅,還有海鮮豆腐羹。”小糰子說著想吃的菜。

明若給小糰子盛了半碗海鮮豆腐羹,司皓宸已經給瑄兒布了他想吃的菜,順便還夾了兩顆蝦球放在明若碗裡:“你先吃,忙一下午了。”

“食材都是阿鳶和廚娘打理的,我冇多累。”明若也給司皓宸盛了一碗羹湯。

“謝謝嫂嫂,我今天好開心。”小糰子衝明若甜甜一笑,明若覺得自己都要被萌化了。

用過晚膳,瑄兒開始拆他的禮物,最大的盒子裡是全套的筆、墨、紙、硯,比他平時用的都要好。稍小一些的錦盒裡,是各色水晶雕琢的十二生肖動物,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巴掌大小,而且樣子都很可愛。

“還是小老虎最威風。”瑄兒拿起金色發晶雕琢的小老虎,然後又拿起茶晶琢磨的小馬駒,“小馬也很可愛。”

“瑄兒不喜歡小青龍嗎?”明若拿起q版的小龍。

“這小龍看著傻乎乎的……”瑄兒還是最喜歡小老虎。

其他幾個錦盒裡,都是明若從中州帶回來的小玩意兒,瑄兒覺得每一樣都新奇有趣。

瑄兒看了金嬤嬤做的新衣裳和鞋子,就打開最後一隻錦盒,裡麵是一隻藤球,裡麵掛了金鈴鐺,滾起來發出清脆的鈴聲,“這個應該不是長兄給我的……”瑄兒想了一下,“是柯公公給的,我昨天不小心把球踢到湖裡去了!”

“小主子猜對了,藤球正是老奴做的。”柯公公笑著回話。

“所以,長兄到底要給我什麼做生辰禮呢?”瑄兒偏頭看向長兄,眨巴著烏溜溜的眼睛。

司皓宸打了個手勢,十五抱了一隻小狗崽兒進來,黑色的絨毛泛著點點銀灰。

“哇,是小狗!”瑄兒眼前一亮,他早就想養一隻小狗了,小心翼翼地從十五手裡接過‘狗崽兒’,輕輕地撫摸著,“它好可愛呀,嫂嫂,我們給它起個名字吧?”

“好啊……”明若覺得如果讓她取的話,那肯定是‘小黑’無疑了,要不用草藥名對付一下?烏犀?烏川?烏賊骨?

司皓宸看媳婦一臉‘凝重’,開口道:“它是銀墨的崽子。”

“咦?”小糰子撓撓後腦勺,“銀墨不是公的嗎,怎麼還下崽兒?”

“銀墨不知從哪兒找了個媳婦回來,下了一窩小狼崽兒,這隻是長得最壯實的一隻。”十五說了一下‘小狗崽’的來曆,“周管家說,正好府裡缺看門的,讓好好養起來。”

行吧,明若也是服氣——彆人家看門的都是狗子,王府就高級了,直接養了一群狼崽子。

“那就叫銀夜吧。”瑄兒擼了擼小狼崽兒的腦袋,小狼崽兒‘嗚嗚’叫了兩聲,似乎很喜歡自己的名字。

“養它可以,但不能耽誤正事。你若玩物喪誌,為兄就把它送走。”司皓宸沉聲道。

“嗯嗯,我知道。”瑄兒連連點頭,將‘銀夜’放到地上,小狼崽兒邁著小短腿兒,這裡走走,那裡聞聞,然後就乖乖跟在小糰子腳邊。

“走,帶你看個好玩的。”明若牽著小糰子的手,慢慢往花園的假山上走。

銀夜上石階有些吃力,直接沿著旁邊的山坡跑,小短腿兒倒騰得賊快。

站在山頂的涼亭上,能看到王府各處燈火閃耀——暖金的燈燭,紅豔豔的燈籠,分外好看。

“嫂嫂要讓我看什麼?”小糰子仰頭看著明若。

明若衝他微微抬手,小糰子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一盞盞孔明燈從山腳升起,像無數星子彙入星河。

“好漂亮啊……”瑄兒仰起小腦袋,看著越飄越遠的孔明燈,“長兄,你說孃親在天上,能看到咱們放的燈?”

“能。”司皓宸揉了揉小糰子的頭髮,將他抱起來放在膝蓋上。

瑄兒伸出小手,抓住明若衣袖晃了又晃:“嫂嫂,你明年還陪我過生辰好不好?”

“好啊。”明若反手握住小糰子的手。

小糰子得到想要的答案,不一會兒就在司皓宸懷裡睡著了。

明若看著小糰子嘴角微翹,也露出會心的微笑。雖然從潯州回來準備得有些倉促,但好在趕上了,小糰子也玩的很開心。

“若兒,謝謝你。”司皓宸湊到明若跟前,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

“你是得謝謝我,要不然,瑄兒肯定覺得你是個無趣又嚴苛的兄長。”明若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

“嗯。”司皓宸唇角勾著一抹邪乎乎的笑,“為夫不是無趣又嚴苛的夫君就好。”

“咳咳。”本來挺正經的一句話,被司皓宸用這種表情說出來,總覺得是在開車,“我們回去吧,瑄兒在外麵睡著,容易染上風寒。”

“嗯。”司皓宸打了個手勢,瑄兒的暗衛出現。

“殿下。”

司皓宸將瑄兒放到他懷裡:“送他回去歇息。”

“是。”暗衛抱著小糰子,幾個縱躍便消失在夜色中。

‘銀夜’見小主人不見了蹤影,‘嗷嗷’叫著用小爪子撓司皓宸靴子。

“自己找回去。”司皓宸彎腰,用手將‘銀夜’往涼亭外撥了下。

‘銀夜’委屈巴巴地‘嗚嗚’兩聲,見賣萌不好使,隻得抽抽‘狗鼻子’,順著來時的路往山下跑。

“它這麼小,王府這麼大,可彆走丟了……”明若有些擔憂。

“你走丟了,它也不會丟。”司皓宸牽著明若,沿著石階往山下走。

“我有夫君牽著,自然也不會丟。”明若晃了晃兩人十指緊扣的手,“我看好你哦。”

司皓宸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說你呢,拉上我做什麼?”

“假輿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裡;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絕江河……”明若搖頭晃腦地背了一段《勸學》,“有夫君者,不變方位,而行四方。”

“噗……咳咳……”司皓宸戳了戳小王妃的腦門兒,“你呀你……”

“真是個學富五車,才高八鬥的小機靈鬼。”明若又哼起了‘大王叫我來巡山’的小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