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是。”南方領命而去。

“等一下。”司皓宸親眼見玲瓏在迷蹤陣裡‘加料’,南方要是就這麼去,估計也得摺進去。

“怎麼?”北宮老太爺還以為‘大孫子’不想出手,畢竟,北宮家與淳於家的關係並不融洽。但是,想要成為‘一家之主’,就不能意氣用事,很多時候,需要權衡利弊再做出最有利的決定。

“那迷陣裡怕是會有毒瘴,帶些解藥去,也好有備無患。”司皓宸答的一臉平靜。

“嗯?”北宮老太爺微微挑眉,看向朱管家,“有說那迷障在哪兒嗎?”

“說是在齊頭嶺那邊。”朱管家馬上回答。

“果然……”北宮老太爺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南方,你跟‘朗月’去取了驅毒瘴的藥再去。”

“是。”南方跟著‘大少爺’回清秋院取藥。

北宮老太爺看著‘大孫子’離去的背影——隨便布個迷蹤陣,就讓淳於家陷進去百來號人,當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司皓宸回去找媳婦拿解藥,明若跟玲瓏溝通了一下。玲瓏倒是冇下死手,隻撒了些致幻的鱗粉,跟吃了毒菌子見小人兒一個效果。

問好人數,明若現搓了十幾顆藥丸交給南方:“進迷陣之前服下即可。”

南方雖然隻帶十人前往,但這解藥卻是杯水車薪:“據說迷陣裡已經困了百十號人。”

“隻要離開迷陣,過一陣子就能恢複。如果想快些清醒,潑些涼水就成。”明若又交代,“不過一定要遠離迷陣纔可以,在迷陣中潑涼水是冇用的。”

“屬下明白。”

淳於二夫人在客堂等了許久也不見有人來,還以為北宮家不會出手相助了。

來之前,自家老爺便說,平日冇什麼交情,貿然登門求助,怕是不會有結果。

但走失的是親生女兒,她這個做母親的,但凡有點希望,便要試一試的。

直到南方帶了人出現,問何時出發。淳於二夫人才鬆了口氣,讓南方一行人,跟著淳於家的護衛,馬上出發。

來到齊頭嶺,已經過了午夜。山穀中點了篝火,所有人都往篝火的方向行進。

南方等人吃瞭解藥進入迷陣,他們是北宮老太爺的護衛,一般的陣法都難不倒他們。

這迷蹤陣雖然簡單,卻十分巧妙,就是他們這些內行,都冇有進了迷陣的感覺。

往山林裡走了一段,就看到了不少之前進來救援的護衛,那叫一個群魔亂舞——

有的繞著樹亂砍,嘴裡還嚷嚷著你彆跑。有的抱著塊大石頭喊娘,還哭的慘兮兮。最嚇人的是,有幾個人蹲在一起,嘿嘿嘿地傻笑,在火把跳動的火光中,看著尤為瘮人。

南方快速往前走,他們是受淳於二夫人所托,搜尋淳於小姐的下落。這些人,隻能等找到淳於小姐,再順手帶出去。

幾人分開搜尋,有一名護衛發了信號,南方迅速帶人趕過去。

護衛指著前麵披頭散髮,跪在地上磕頭的人,遲疑道:“鬆花綠灑金曲裾……體態……略顯豐腴?說的是不是這個?”

南方抽了抽嘴角,鬆花綠確實是鬆花綠,這全身上下一般粗,叫略顯豐腴就有些牽強了……

隻聽淳於愛一邊磕頭一邊唸叨:“求求狐仙大人……放我走吧……”在淳於愛腦海中裡,原本狐狸身子人腦袋怪物,忽地變成了人類的身體,狐狸的腦袋,“啊啊啊……鬼啊……”

南方直接一掌將胡亂揮舞手臂的淳於愛打暈,讓手下扛走。

又高又壯的漢子紮了個馬步:“走你~唉唉唉……”

淳於小姐過於圓潤,根本不好扛:“老大,砍根樹乾抬著走行不行?”

“你……說……呢……”這個就很有畫麵感了,南方隻能想到:抬大獵物時,綁了四個蹄子,用樹乾穿起來抬著走……

“不行嗎?”大漢撓撓後腦勺。

南方揮揮手:“去攢個擔架來。”

經過一番忙碌,南方幾人走出山林時,天邊出現了一抹魚肚白。

他們的隊伍看著很有狩獵歸來的既視感:兩人抬著被打暈了的淳於小姐走在最前麵,後麵牽著一串用繩子綁一起的淳於家護衛……

淳於二夫人坐了馬車纔剛到,就看到女兒被人抬了出來,額頭上都是血。

她跌跌撞撞跑上前來:“我的愛愛……你怎地拋下孃親……就去了啊……”

本是很感人的場麵,南方卻覺得有些好笑:“淳於夫人,令千金是暈倒了……”

“我苦命的……”淳於二夫人的哀嚎戛然而止,伸手探了探淳於愛的鼻息,確實還有氣兒,“快來人……把小姐抬到馬車上去。”

淳於小姐找到了,南方幾人又進山林把能找到的護衛都帶了出來,也算是完成了淳於家的委托。

經隨行大夫診治,淳於愛隻受了些皮外傷,不會危及性命。

淳於二夫人終於放下心來,同南方道:“北宮家的恩情我們淳於家記下了,過幾日,定帶小女去北宮家道謝。”

“北宮夫人客氣。”南方衝北宮二夫人一抱拳,“此間事了,在下先行告辭。”

“諸位請便。”北宮二夫人還禮。

明若睜開眼睛,便看到司皓宸俊美的睡顏放大在眼前。他的睫毛纖長濃密,下眼瞼處有淺淺的黑眼圈。鼻梁又挺又直,嘴唇微微抿著,唇形也很完美……

明若其實很少見到司皓宸的睡顏,他有早起練武的習慣。大多數時候,明若醒來時,司皓宸都起床好久了。這兩天估計都冇好好休息,司皓宸纔沒起來。

明若將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慢慢搬開,輕手輕腳地鑽出紗被,翻越一座夫君山,腳剛碰到鞋子,就被拖了回去。

司皓宸就像大貓撈了貓薄荷入懷一樣,腦袋在明若身上蹭蹭,一臉享受……

“你睡吧,我得去給老太太請安呢。”明若想鑽出有些灼人的懷抱,發現一點效果都冇有,簡直就是銅牆鐵壁……

“你陪我。”司皓宸的嗓音帶著一絲絲沙啞,像是在撒嬌。

啊啊啊,明若表示自己扛不住‘猛男撒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