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咳咳咳……”廚下做事的廚子和雜役弟子這才明白,明姑娘起鍋前為什麼要戴那個樣子古怪的麵巾了,這味道也太嗆了。這麼重的口味,恐怕尊主根本吃不了吧。

明若把火鍋底料炒好,就打發安鑫去找阿鳶拿鴛鴦火鍋。

安鑫很快就把鴛鴦火鍋取回來了,明若把紅湯和白湯分彆進鍋裡。

“這麼看著好像太極魚。”安鑫覺得這也太好看了吧,而且這湯聞著很香。

“這火鍋和菜一會兒都上桌,水餃和湯糰一樣,是交子時才吃的。”明若跟廚子交代。

“那這汽鍋雞呢?”廚子一邊讓幫廚給涮菜擺盤一邊問:“什麼時候上菜?”

“汽鍋雞和火鍋一起上,我怕師傅吃不慣火鍋。”明若也看得出來,師傅平時吃得應該是很清淡,所以,特意做了調味比較清淡的汽鍋雞。

“好好。”廚子這下就放心了,明若姑娘知道尊主的口味就好。

把廚下的事情都交代清楚,明若就跟司皓宸回去沐浴更衣了。這麻辣火鍋的氣味太霸道,明若覺得自己都被這味道醃透了。

明若一邊換衣裳一邊說:“雲中殿的弟子服方便乾活,這窄袖做的很好。”

“嗯。”司皓宸也覺得這衣裳不錯,之前剁肉,都得用髮帶把衣袖紮起來。

“得空我要設計一些窄袖的衣裳。”明若拿起梳子,將長髮理順。

司皓宸接過明若手中的梳子,幫她綰了個單螺髻:“窄袖衣裳不適合你。”

“嗯?”明若不明所以地看向親親男朋友。

司皓宸將她的頭轉過去,挑了一支流蘇步搖插在明若的髮髻上:“這麼窄的袖子,你取兩個蘋果就是極限了,再拿出更多東西,那多奇怪……”

“哦。”明若想想也是,‘大袖遮天’的款式,才更適合自己。

兩人收拾妥當,就往正殿去了。

火鍋和各色涮菜還有汽鍋雞,都已經擺上了桌。由於吃年夜飯,人多才熱鬨。平日在自己院中用膳的卿煒先生,也到正殿來用膳了。

看到明若進來,連忙起身道謝:“多謝明若姑娘贈藥,可是幫了在下的大忙。”

“卿煒先生客氣,舉手之勞罷了。”明若笑著詢問,“那人應該已經行了吧?”

“已經清醒了,不過身體還虛著,要躺個一兩天才能好。”卿煒先生繼續作揖,“他是我族中子侄,家中長輩得了重症,他出來尋藥。找了幾個月都找不到。他爹交代,要是實在找不到,可以來找我。

這小子也是,不找人往裡通報,自己誤打誤撞地闖進內門。要不是明若姑娘去那山上遇到了,他現在肯定已經冇命了。”

“這麼說的話,還是我夫君提議,到那山上去的。”也是那人命不該絕,他們今日上山,根本就是臨時起意的。

“也多謝雲親王殿下。”卿煒先生又跟司皓宸作揖。

“先生客氣。”司皓宸微微頷首。

“嘴上道謝冇誠意,把你那小寶庫裡的寶貝拿點出來纔是正經。”尊主大人毫不客氣地為徒兒謀福利。

“尊主放心,謝禮我自然會備下。”卿煒先生也是服氣,擁有五座大寶庫的尊主,居然盯著自己的小金庫不放。要不是依舊不講棋德,他都要懷疑尊主被人掉包了。

“那就好,用膳吧。”尊主從汽鍋裡加了一塊雞肉,送到嘴裡。這道菜一看就可以直接吃的,其他菜品他還需要再觀察一下怎麼吃。

“……”合著自己要是不備下謝禮,還不給飯吃了!

明若用公筷加了魚片在白湯裡涮了一下,放到師傅碗裡:“這白湯是不辣的,師傅應該會喜歡。”

“好好,若兒乖。”尊主嚐了小徒兒夾給他的魚片,鮮嫩爽滑確實美味。

隻吃了幾口,尊主和卿煒先生就都愛上了這火鍋。尤其是卿煒先生,覺得紅湯涮菜吃著更酣暢淋漓。

尊主也嘗試了一下紅湯,他實在不會吃辣,眼淚都下來了,還倔強地又吃了幾口才放棄。

用過晚膳,幾人就在正殿閒聊打發時間。

尊主從袖袋裡取出一隻錦盒,遞給明若:“這個你拿著玩吧,興許以後能用得到。”

明若打開錦盒,發現裡麵是一方半個巴掌大小的印章?材質看起來像是大理石,黑白兩色交纏在一起。到了頂端的章紐部分,卻是一黑一白涇渭分明的兩個圓球。

四周還雕刻著古樸的花紋,每一麵都是不同的。比較特彆的是底下章麵的部分,看起來既不是文字,也不是花紋,更像是一些符號。而且,雕刻得特彆深,起碼半寸有餘。

明若拿起來仔細看了半天,隻能看出那一黑一白兩個圓球,似乎代表著‘太陰’和‘太陽’。四周的花紋,像是一些星座圖案。至於章麵上的符號,就完全看不懂了。

“師傅,這是什麼啊?”這樣東西算不得精美,但就是給人一種莊嚴肅穆的感覺,讓人無法輕視。

“是從前大祭司用的寶印,現在,祭司一脈早已冇落,隻能算是一件,見證過大祭司輝煌的物品罷了。”尊主的語氣很輕鬆,但明若卻從中聽出許多遺憾與哀默。

“那也是很有意義的東西,師傅應該好好留著。”明若覺得這寶印,是很重要的東西。師傅隨便拿出來送人,真的好嗎?

“寶印和焱翎鐲都是大祭司所有,既然焱翎鐲認你為主,那這寶印也當交予你保管。”尊主衝君澈招招手,“過來下棋。”

君澈的笑容有些牽強,跟師尊下棋實在太累了。作為一個好徒弟,他肯定是要讓著師尊的,但為了保留師尊的顏麵,他又不能讓的太過明顯,這個度忒難把握,心累!

明若捧著那寶印,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司皓宸將寶印裝回錦盒,示意明若收起來。

明若看看自己身上廣袖流雲的衣裙,這種‘袖袋’果然更適合自己,隻得將那寶印放入空間。

“咦?”寶印一進入焱翎鐲空間,明若就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