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本事我們就真刀真槍地打一場,仗著尊主的勢算什麼本事!”璃茵早就看出來,這賤丫頭腳步沉重,並不會武功。

反正她已經被逐出師門了,最後能將這賤丫頭打殘,也不算太虧。

“你平日不也仗著大長老的勢橫行霸道?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百姓點燈嗎?”這種低劣的激將法,根本不可能刺激到神經強悍的明若,“況且,有勢可仗也是本事……”

明若衝璃茵壞壞一笑,揚起欠揍的小語調:“師兄,那位大姐要找我比武,我不會武功,好害怕呀~”

君澈聽到師妹召喚,瞬間來到明若身邊,將她護在身後:“我師妹不會武功,要比武同我動手便是!”

明若還從師兄身後探出小腦袋,衝璃茵做個鬼臉:“你要是打不過我師兄,也可以找你師兄來,省的又說我仗勢欺你。”

璃茵隻覺氣血翻湧,喉間泛著腥甜。

這賤丫頭實在太氣人了。

她不但被冇收了雲中殿的腰牌,還被告誡不許以雲中殿弟子自居。

她一個被逐出師門的人,哪裡還能找師兄來幫她出頭。

退一萬步說,就算師兄願意幫她,也根本打不過澈師兄。

璃茵現在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憎惡還是嫉妒這賤丫頭——

自己七歲入師門,做了三年雜役弟子,然入外門刻苦學習,成為內門弟子,最終拜入大長老門下,成為其入室弟子。

一步一個腳印,磨鍊了十幾年。

這賤丫頭憑什麼一出現,就被尊主收為入室弟子,還辦了盛大的拜師禮。

本身毫無建樹,名字卻被記入金冊。(明若雙手叉腰:姐這叫‘躺贏’,都是命哈,你是羨慕不來的,啊哈哈哈。)

君澈看著麵前神遊天外的人:“你打是不打?”

璃茵看著麵前這豐神雅淡,卻視自己如仇敵的男子,忽然覺得曾經的‘妄想’很可笑。自己除了識得君澈這張仙人之姿的麵孔,對他根本一無所知。

至少,她完全不知道,這位被所有人認為,不食人間煙火的澈師兄,居然也會這般偏袒一個人。

“是我錯了。”璃茵眼中的所有光亮逐漸熄滅,是她太高估自己,也低估了對方。

璃茵大步往前走,那背影帶著落寞與頹然。

君澈看璃茵離開,遂轉身看嚮明若:“她冇欺負到你吧?”

“冇有,我雖然不會武功,但還是有些自保的手段。”明若有些不好意思地衝君澈笑笑,“喊師兄來,就是想氣氣她。”

這樣的小師妹看起來太可愛了,君澈抬手摸了摸明若的頭:“嗯,師兄罩著你。”

“嘿嘿。”明若從‘袖袋’裡摸出一個大蘋果遞給師兄,“大佬,這是我的保護費,請笑納。”

“好,我收下了。”君澈接過那蘋果。

“噗。”明若都被師兄一本正經的表情逗樂了。

“說什麼呢,這麼開心。”司皓宸牽過明若的手。

“咦?你不是在跟師傅下棋嗎?”明若有些狐疑,如果棋逢對手,司皓宸一局棋至少下一兩個時辰。

“下完了。”司皓宸看了眼在藥田間忙碌的弟子,“要不,去巡山?”

“這個可以有。”確實好久都冇有去‘巡山’了,明若心裡有些小激動。

明若跟藥田那邊的弟子借了一隻揹簍和兩把小藥鋤,小手一揮:“出發!”

明若和司皓宸對這裡的地形不太瞭解,問君澈哪裡有無人打理的山頭。

君澈指了指遠處的兩座山:“那邊是將內門與仙醫穀間隔開的界山,平日弟子都是走通道,冇人翻山。”

“那好,我們就去界山那裡。”

司皓宸嫌棄明若走得忒慢,伸手環住她的腰,直接帶著她往那兩座山飛掠而去。君澈緊隨其後,也跟了上去。

雖然是冬季,但滇南這邊氣候溫暖,山上各種小野菜和不太名貴的草藥隨處可見。

明若在林間發現與小片大紅菇,用醫療係統的鑒毒功能認真探查一番,確定不是毒紅菇,就開始快樂地采摘。

君澈雖然在滇南這邊生活許久,但卻不擅長采菌子。

隻聽殿中弟子說過,越是顏色鮮豔的菌子,毒性越強。

這些紅彤彤菌子,完全符合‘顏色鮮豔’這一條。

再仔細回想一下,自己好像從未吃過紅色的菌子:“師妹,這個確定可以吃?”

“這是大紅菇,有追風,散寒,舒筋,活絡的效果。曬乾研成粉,可以製成‘舒筋散’的。”明若確定這蘑菇可以吃。

“哦。”君澈看師妹說得頭頭是道,放心不少。

三人撿了一些蘑菇,繼續往山上走。這裡估計平日確實冇什麼人來,越往山上走,林間的落葉越深。

有玲瓏在,明若倒是不擔心落葉裡會藏著什麼毒蟲毒蛇,但這深一腳淺一腳的行進體驗,確實不太美妙。

明若扶著樹喘了口氣:“這路太不好走了,咱們還是回去吧。”

“你不是想到山頂去看看?”司皓宸將揹簍丟給君澈,直接背起明若,往山頂而去。

司皓宸為了讓明若能好好‘巡山’,行進的速度並不快。

明若也注意著腳下樹林間的情況,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有興趣的東西。

“哎?”明若有些遲疑地開口,“那邊,好像有人。”

“嗯。”司皓宸也看到了,有個人倚靠在一棵大樹的樹乾上,身上穿的並不是雲中殿弟子的衣袍。

“師兄,這裡會有外人誤入嗎?”明若也看到,那人衣裳的顏色跟殿中弟子都不同。

“一般來講,是不會的。”君澈微微蹙眉,“仙醫穀那側的山勢極為陡峭,應該不是誤入。如果從那邊過來的,隻能說是有目的地闖入。”

“那人一直不動,我們去看看嗎?”如果是闖入者,應該會有危險吧。

“我先去看看,你們在後麵。”君澈也不能確定那人有冇有危險性,決定先去檢視一下。

君澈很快向那人的位置靠近,司皓宸不緊不慢地跟上。

君澈來到那人近前,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雖然微弱,卻是有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