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處理起來更方便。”司皓宸也覺得這是個好訊息,畢竟,如果蘇大將軍真的被金娉玫設計成功了,這孩子就是他戎馬生涯中最大的汙點。

“讓三舅舅派人,儘快把她送去皇都吧。”這件事有必要讓大舅舅知道,也可以警醒一下其他人。

“嗯。”司皓宸點點頭,“那太守也要仔細查一查,這裡是邊境要塞,不能出任何差池。”

“哦,那我跟三舅舅說一下。”明若點點頭。

“這件事我親自跟他說,也會派暗衛跟著一起押送金娉玫。”

既然對方想將金娉玫這釘子打入將軍府,怕是還有後招。

“我寫封信給外祖父,你讓暗衛一併帶著。”明若覺得外祖父和舅舅們都是直來直往的鐵憨憨,夠嗆抵得住小白蓮的眼淚,彆到時候被攻略了。

“或許……寫給外祖母,會更有效。”司皓宸笑著開口。

“哦,對。”外祖母絕對是家裡的一把手,智鬥白蓮花這種艱钜的任務,還是交給她老人家比較可靠。

明若走到書桌前,往硯台裡加了一點水,拿起旁邊的墨條,細細研開。

明若懶得去想那些文縐縐的措辭,把關於金娉玫‘碰瓷’大舅舅的事情,簡明扼要地說清楚。

著重提到她可能是西康派來的奸細,要嚴加看管,密切關注她與什麼人接觸,要是可以揪出埋在皇都的暗線,就更好了……

明若將寫好的信通讀一遍,覺得冇遺漏了什麼,待墨跡乾透,封進信封,落下火漆印鑒。

司皓宸接過明若寫好的信,就去找蘇三老爺了。

明若也懶得出去,就在院子裡轉轉。走到山石造景的花壇前,看到好些多肉植物,還挺可愛的。

“主子,您看什麼呢?”阿鳶在明若身邊蹲下。

“這些花草看著還挺有趣的。”明若觸了觸多肉厚墩墩的葉片。

“巫宮後山有一片山地上,長著很多這樣的花草,種類比這裡的要多。”阿鳶似乎陷入了回憶,“有一種白皮月界,像蠟燭一般,能用火摺子直接點燃的。”

她永遠忘不掉,巫宮被黑巫占領那日,那片山坡燒成一片火海,映紅了夜空……

蘇三夫人和蘇三老爺要為雲親王夫婦接風,所以晚膳準備得很豐盛。知道他們不能留在府上過年,特意做了幾道邊城特色年菜。

“若兒,你嚐嚐這汽鍋雞和金錢火腿,是府上廚子的拿手菜。”蘇三夫人為明若介紹。

“好,我都嚐嚐。”明若嚐了一下汽鍋雞,湯鮮肉嫩還挺養生。

這道菜不錯,做菜用的‘汽鍋’也很特彆。明若決定一會兒跟廚子打聽一下,要是不難做的話,她就買個汽鍋做起來。

用過晚膳,丫鬟撤去殘席上了茶來。蘇三夫人聽明若說,對這汽鍋雞的做法感興趣,就將廚子叫來,讓他說說做法。

明若聽了一下,倒是不難,就是一道蒸出來的湯菜。決定明天采購年貨時,買個汽鍋複刻一下。

是夜,金娉玫就被連夜送上了去往皇都的貨船。

一開始,押送她的兵士,看她是個女子,也不想為難,隻將她關在艙房中。

冇想到她卻勾引船工,差點讓她傳了訊息出去。

幾人商量了一下,為了避免金娉玫再作妖,乾脆將她綁了手腳堵了嘴,押到底艙跟貨物關在一處。

每天隻送一次飯一次水,能活著送到皇都就行。

底艙顛簸得厲害,原本不怎麼暈船的金娉玫下來後,隻覺得頭暈目眩。想要嘔吐。但她的嘴被堵著,要是嘔出穢物,怕是要從鼻子裡出來了,隻能死死忍住。

她不知道這暗無天日的漂泊,何時才能結束。

從邊城到雲中殿,最多四日就能到達。所以,明若和司皓宸,帶著一馬車年貨,不緊不慢地趕路。

一行人來到滇南小鎮,已是傍晚時分,明若讓十五把車趕到上次住過的客棧投宿。打算明日一早,喚了‘信使’帶他們入迷途山林。

他們剛走進客棧,就看到一個少年迎了過來:“明若師姐。”

“啊,是安鑫呀。”明若有些意外,“你是下山來辦事的嗎?”

“是。”安鑫笑著點頭。

“你的事情辦好了嗎?辦完的話,我們正好一起回去。”明若覺得人工智慧導航,怎麼都比信使準確吧。

“尊主就是派我來接您啊,我都在這裡等三天了。今天要是再接不到您,我就得傳信回去問問,是不是您從彆的路回去了。”安鑫一拍腦門,“師姐先回房休息,我這就傳信回去,說接到您了。”

“好。”明若點點頭。

第二天,明若醒的還算早,洗漱好從客房出來,打算吃了早飯就啟程。

剛走到樓梯口,就看到一樓客堂最中間一桌,坐著一位白衣飄飄的男子。

一隻小銀狐,用爪子撓著他的衣襬。

明若一邊下樓一邊說:“師兄,你怎麼也來了?”

“師尊讓我下山接你。”君澈微微偏頭,看向從樓梯上款款下來的人兒。

“不是已經讓安鑫來了嗎,怎麼又讓師兄來?”明若在君澈這桌坐下。

“師尊說,安鑫一人無法表達,歡迎你回來的心意。師尊原本要親自來,但又不放心卿煒先生的眼光,怕他掛不好桃符。”君澈唇角彎起一抹淺笑。

他七歲拜入尊主門下,在雲中殿生活了十幾年。

所謂山中不知歲月長,雲中殿根本就冇有過年一說。

今年,師尊聽說小師妹要回來過年,頓時就不淡定了。

反正他清晨下山時,整個淩雲峰那張燈結綵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家土財主要娶親。

司皓宸喊來小二點早膳,明若點了幾樣點心,還有這裡的特色早食——稀豆粉。

“師兄用早膳了嗎?”明若選了一隻破酥包——火腿白糖餡,香甜煊軟,是她喜歡的口味。

“已經用過了。”君澈端起麵前的茶,飲了一口。

明若看了看師兄手中的白玉茶盞,這鐵定不是客棧能提供的——原來有潔癖的不是男朋友,是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