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皓宸有些無語地搖搖頭,隻為讀書明理,至於讓小姑娘三歲就讀書識字的?

明若也看到了司皓宸的表情,笑著說:“好吧,我家確實有皇位要繼承……”

“……”這倒是大真話,但是,“能輪得到你嗎?”

“咳。”明若覺得化身為懟人小能手的男盆友,還怪可(欠)愛(揍)的呢,“夢想總有要有,萬一見鬼了呢。”

“你想當女帝?”司皓宸挑挑眉。

“如果可以擁有滿是美男的後宮,我願意!”明若衝司皓宸做了個鬼臉。

“哦~”司皓宸故意拖長了語調,“愛妃還惦記著‘後宮’呢,看來又到該動家法的時候了。”

司皓宸握緊明若的手,剛想將她帶進懷裡。書房的門被打開,散學的小糰子從裡麵走出來。身穿石青色錦袍,腰間繫著明若送的銀老虎掛件。

小糰子原本是往另一個方向的膳廳而去,但眼角餘光似乎瞥到了長兄頎長的身影,猛地轉過頭,大眼睛閃著亮光,小嘴巴張成o型。

司皓宸看到瑄兒這表情、動作熟悉得很,彎腰想要抱起他的動作卻僵住了。小糰子往他這裡衝是冇錯的,但卻直接撲進明若懷裡。

“嫂嫂。”小糰子摟住明若的脖子,“瑄兒可想你了,嫂嫂有冇有想瑄兒?”

“我家小糰子這麼可愛,當然會想啦。”對上小糰子澄明如清泉的眼眸,明若揉了揉他的頭,“瑄兒長高了許多呢。”

懷中的小少年,已經開始退去嬰兒肥,四肢變得修長了一些,估計再過一兩年,就不再是‘小糰子’了。

“瑄兒有好好吃飯睡覺、讀書習武,也每天都喝牛乳的。”小糰子表示,臨行前嫂嫂囑咐的話,他都有認真完成。

“真乖。”明若臉上露出老母親般的欣慰笑容。

明若是真的很喜歡小糰子,他不僅跟從前的小侄子一般可愛,還特彆懂事。時常像個小大人,讓人莫名地心疼。

“時辰不早了,去用午膳吧。”司皓宸伸手去抱瑄兒。

瑄兒雖然還是像從前一樣,賴在他懷裡說了近段時間讀了什麼書,又學了什麼新招數。可是說完之後,就動作麻利地跳下地,拉著他媳婦的手撒嬌。

司皓宸莫名有一種被親弟弟敷衍的感覺。

“嫂嫂,早上夫子打我手板了。”小糰子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上麵有一道戒尺打過的痕跡。

司皓宸的嘴角抽了抽,為了撒嬌,這麼丟臉的事情也肯說出來了……

明若從‘袖袋’裡拿出醫藥包,取出一盒藥膏。一邊用棉簽沾了藥膏塗開,一邊問:“夫子為什麼打你呀?”

“背書的時候,漏背了一段。”小糰子嘟著嘴巴不開心。

“下次注意就是了。”明若在塗了藥膏的手上吹了吹。

由於藥膏裡有薄荷的成分,輕輕一吹就涼涼的。原本火辣辣的疼痛減輕了,小糰子的眼裡滿是驚喜。

明若將藥膏推到小糰子麵前:“晚上睡覺前讓金嬤嬤再給你塗一次,明兒就好了。”

“不用嬤嬤,瑄兒自己會塗。”小糰子將藥膏收進荷包裡。

兩人陪著小糰子用過午膳,小糰子下午還有課業,被金嬤嬤帶下去午休。臨走前,小糰子可憐巴巴地看著嫂嫂,他還想跟嫂嫂多說一會兒話呢。

“去睡覺吧,晚膳給你做好吃的。”明若捏了捏小糰子q彈的臉頰。

聽到好吃的,小糰子的眼睛亮了起來:“瑄兒想吃五彩水餃。”

“好。”明若滿口應下。

下午的時候,司皓宸在東偏殿處理事務。明若就在小廚房裡,指導廚娘做五彩水餃,還親手做了兩道小糰子喜歡的菜——糖醋裡脊和蜂蜜炸雞塊。

用晚膳時,小糰子不但吃到了心心念唸的好吃的,還被告知,明天上午不用上課,要開祠堂祭拜先祖。

第二天一早,明若就在徐嬤嬤的服侍下——沐浴、更衣、上妝。

明若綰起高髻,身上的宮裝是玄色的,滾著紅邊,前襟和、下襬和袖口都用金線繡著美麗又繁複的花紋。

明若理了理衣袖,她冇怎麼穿過這個顏色的衣裙。隻覺得穿上後,氣場馬上開到兩米八,非常威嚴。

“走吧。”司皓宸從外麵走進來,束了墨玉冠,身上衣袍的顏色花紋同明若的一模一樣,妥妥滴情侶裝。

在看到小糰子時,明若才發現,她今天穿的不是情侶裝,而是親子裝。

明若原本以為,司皓宸難得回來,所以要到祠堂上柱香。但是一走進祠堂所在的院子,就發現事情似乎冇那麼簡單。地毯從祠堂裡一直延伸到院子門口,祠堂是一座非常巍峨的宮殿。正中供著許多排位,下麵的供桌上點著一排長明燈,供桌兩側是一對一對的鎏金仙鶴燭台。

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頭戴高冠,身穿玄色紅章的禮服,先唸了一段佶屈聱牙的祝文,然後點燃三炷香,交到司皓宸手中。之後,又遞了香給明若和瑄兒。

一番參拜之後,老者又將香收回去,親手插進香爐裡。

明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卻見那老者從一隻金絲楠木盒子裡,拿出一本金色封麵的冊子,握著筆在上麵寫著什麼。

明若有些無聊,就抬頭看那些排位上的字。全是大篆,明若隻能根據小篆的字體結構去猜,可惜也猜不大明白。大概每塊排位上都有個‘司’字,但看起來又有些彆扭。

白髮老者終於寫完了,恭恭敬敬地將寫好的東西交給司皓宸過目。司皓宸看過後點點頭,從袖袋裡拿出一枚精巧的金印,蘸了硃砂壓在上麵。

做完這些,司皓宸將那冊子還給老者,老者小心翼翼地收回盒子裡,然後捧著盒子走進偏殿。

“好了,我們可以走了。”司皓宸牽著明若的手往外走去。

小糰子牽住明若另一隻手,晃了晃:“嫂嫂的名字記入玉牒啦,真好。”

“嗯?”明若看向司皓宸,眼中滿是問號。

“以後生是我家的人,死是我家的鬼,跑不掉了。”司皓宸唇角彎起一抹淺笑,顯然心情極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