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眨眼就過了一週,史冬鵬與太爺爺彙合後就前往玉竹市,學校那邊他也早早就請好了假。

在之前史老爺子就對史冬鵬說明瞭情況,這個老爺子姓葉,修為達到了萬法階,但可惜的是在靈氣枯竭時他的年歲就已經不小了,這又過了**十年自然是大限將至。

“太爺爺,這個葉前輩比任屏老爺子的歲數還大嗎?”史冬鵬不解問道。

“那倒是冇有,任師兄估計怎麼也比他大個三四十歲吧。”史老爺子想了想道。

“那任屏老爺子挺能活啊。”史冬鵬開著車訕訕一笑。

“任師兄是實打實的金丹階,享壽八百,林道友隻是萬法階壽元隻有三百,他如今也得二百四五十歲了,加之如今靈氣不在,自然大限已至。”老爺子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對啊,修仙和超凡纔是人們最正統的學習和修煉的方式,增壽啊,物理和化學行嗎?不知為什麼史冬鵬內心居然隱隱有些激動。

“太爺爺你用不用先睡一會,玉竹市路程可不近,我就是上高速也得跑個三四個小時。”史冬鵬朝著後座的老爺子說了聲。

“無妨,我打坐就是。”史老爺子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史冬鵬駕車技術不錯,一路疾馳三個小時出頭的時間就進了玉竹市。

“開到這個地方就行,到時候有人會接咱們。”老爺子把大致位置給史冬鵬看了看。

又開了一會兒後道上停了一個大號的大巴車,史老爺子打量了一番:“應該就是這兒了,靠邊停著吧。”

史冬鵬麻利的停好車,隨著老爺子走了出去。

史老爺子從車裡出來的時候便引起了一番騷動客車中探出幾個腦袋:“師爺,師叔個不停。”

老爺子輩分還挺大,隨著老爺子上了大巴車車上的人就齊齊站起了身拱手道:“師叔(師爺)(前輩)。”

老爺子掃視一圈發現車上熟人真不少他先是向眾人介紹我:“這是我重孫子,現在跟我學些不著調的本事,以後行走江湖大家看在我的老臉上給三分薄麵。”

老頭老太太們七嘴八舌道:“師弟(師叔)少年英才雲雲。”

直給史冬鵬誇的不好意思了。

老爺子美滋滋的聽了一陣後開始給我介紹:金龍市的吳雨亭和韓青,白山市的袁宗和,玉林市的張舵與亓微。

史冬鵬看著一群老爺子老太太管他叫師弟,更有甚者叫他師叔也是一陣無語。

好在司機上來了,啟動了大巴車這才緩解了不少尷尬。

路途不遠,也就十幾二十分鐘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葉家竟是一個大莊園。

老爺子地位尊崇那是作為特邀嘉賓來的,史冬鵬跟著自然也進了內廳。

見到太爺爺後那葉老爺子明顯高興不少,倆人一陣寒暄。

那老爺子歎了口氣道:“師弟,好的時候我是趕不上了,你還年輕,我這後輩也要勞你多多照拂啊,葉天過來,叫師叔。”

坐在角落蒲團上的一個青年聞言停止了打坐走了過來恭敬道:“師叔。”

“嗯,這個娃娃不錯,將來成就不低於你的,葉師兄啊,你選了個好的接班人啊。”老爺子看了好一會兒衝著葉老爺子道。

倆老頭又低聲交談了起來,倒是葉天走過來打量了一眼史冬鵬道:“你是史師叔傳人?”

史冬鵬看著這小夥兒底氣不足道:“算是吧,我也是剛開始學也不知道學的咋樣……”

“師兄謙虛了,我聽老祖說史師叔可是如今九州首屈一指的陣法大師,師兄跟著史師叔學藝肯定是成就非凡。”葉天恭維道。

史冬鵬嘿嘿傻樂幾聲道:“但願吧。”

又過了一會兒林月嵐來了一進門發現老爺子也在忙道:“小師叔,葉師叔,家師如今不在玉華州,派我前來莫要怪罪。”

那葉姓老者手一揮道:“無妨,任師兄如今事務繁忙,我是知道的。諸位請先移步庭院中。”

現在已是下午三點多鐘,天上的太陽也過了最狠的勁兒,照在身上倒是顯得有些暖洋洋的,庭院裡已經搭了一個大台子,台上放了一些座位,有那葉家人已經引了我們上座。

台下也有些桌椅板凳,上麵也坐了不少人。如史冬鵬大巴車裡見到的那些老者便是坐在下方。

不多時葉天摻著葉老爺子走了出來。葉老爺子一出麵大家表示尊重也都站了起來。

葉老爺子微笑拱手道:“慚愧,慚愧,諸位道友來見證老夫這傳功之時老夫是既感激又遺憾。所幸家中後輩葉天資質還算不錯足矣繼承老夫衣缽,日後還望諸位道友照拂一二。”

頓了頓又道:“我葉方奇活了二百四十八歲了也是值了,諸位以後的世界就交給你們了,老夫先走一步了。”

葉老爺子望著遠處忽的興致大起喝道:“拿劍來!”

有那葉家人趕忙去取葉老爺子的佩劍,取來時葉老爺子隻一招手那劍便飛到他手中。

葉老爺子接過劍後一躍而起直躍到那院中亭台之上開始舞劍,葉老爺子袍袖翻飛,手中長劍或撩或刺直把院中群修看的熱血沸騰。

有那跟著長輩一起來的年輕人卻是用手機錄了下來,葉家人看到了卻也是冇有製止。

老爺子邊舞劍邊道:“葉天,看清楚了,這是老祖最後一次給你展示我葉家劍法!”

葉老爺子練劍成癡雖說是萬法階其劍道造詣卻是極高,這刻他的身姿真如那傳說中的劍仙一般。

葉天在台上死死的盯著老祖的動作,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

身上更是隨著老祖的動作而不停扭動,直到他再按耐不住,抽出腰中佩劍也開始舞了起來,這倆人一亭上一台上,一高一低,一老一少同時舞劍直把一眾賓客看的如癡如醉。

葉老爺子在亭上也盯著葉天的一舉一動,看著葉天如今的長進更是老懷寬慰大笑幾聲,待到葉天舞完他長嘯一聲道:“老夫這一生,值了!”

說著將佩劍插在亭上身形如風般來到葉天處,兩手虛按葉天便不由自主地跪坐在台上,葉老爺子周身散發出一股龐大的靈潮,這股靈潮紛紛湧向葉天的四肢百骸之中。

葉天驚奇的發現,自己的體內中有一股暖流在朝著身體某處流動,葉老爺子又道:“葉天集中心神,用我教給你的內窺法門和引導法門將靈液彙聚到你的丹田處,能獲取多少就看你造化了!”

葉天連忙運轉法門在內窺法門的輔助下他隻見四肢百骸中充斥著一股銀白色的好似水一般的東西,又施展引導法將這股銀白水流向著丹田處聚攏。

隨著水流越聚越多葉天隻覺得呼吸急促,頭腦發熱,更是有一種莫名眩暈的感覺,同時四肢與天靈處隱隱傳來疼痛。這讓他忍不住低哼一聲。

葉老爺子見狀又道:“葉天你的引導法門過於生疏,靈液在你經絡中停滯過多已經到達極限,將體內靈液先引導到丹田後再做計較,溢散些許也是無妨。”同時他又看向台上的太爺爺與林月嵐道:“二位還請助我一臂之力!”

林月嵐與太爺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林月嵐飛身而起將葉天從跪坐姿勢轉換成打坐姿勢,同時一指葉天天靈,太爺爺則是雙手快速點在葉天四肢與丹田之上。

葉天聽了葉老爺子的吩咐後也不再貪多,又經太爺爺與林月嵐保駕護航,麵色逐漸紅潤起來同時他身周也冒出陣陣白色煙氣。

隨著一次次的引導,葉天的引導法門也不再生疏,再加上林月嵐與太爺爺的助力,使得葉天安全又飛快的汲取葉老爺子傳授而來的靈液。

葉老爺子看了看葉天又道:“葉天據我估計你能夠汲取的靈液可以使你達到靈湖後期到靈海後期,但你的丹田一次性承載這麼多靈液一定會讓你難以忍受,但孩子啊,你必須忍耐,這一次的忍耐足以頂你十餘年的苦修。”

果不其然,隨著葉老爺子的話說完葉天的丹田處隱隱傳來脹痛,這脹痛更是隨著靈液的傳輸而變得越來越大,葉天就感覺自己好像一個吃飽的人還在往嘴裡不停的胡吃海塞。

但他也是條漢子,隻見他眉頭緊鎖,咬緊牙關愣是一聲不吭。

太爺爺與林月嵐對視一眼皆看到對方眼中的讚歎之色,他二人回到了座位上,此時輔助意義已經不大,剩下能汲取多少都得看葉天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