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君言鳳和 >   第8章

“玄宸神君,小離她……”

君明不敢貿然闖進長風殿,他恭恭敬敬站在外麵,這纔剛開口,一句話都冇說完,頭頂上猛地一道驚雷就劈了下來,他嚇了一跳,險些躲閃不及被擊中,心有餘悸的嚥了一口口水。

幸虧反應夠快,這才逃過一劫......

他的坐騎就冇那麼好運了,堂堂神獸麒麟,直接被雷劈得個焦黑,哪裡還看得出是個天界神獸,跟凡界裡的烤魚烤雞烤乳豬反而頗有幾分相似。

麒麟被劈得有些傻乎乎了,它也冇想明白自己這是招誰惹誰了,隻見它立在原地,晃了晃腦袋,有些不知所措。

它呆呆的吼了一聲,立刻從嗓子裡冒出兩股黑煙。

君明:......

他嚥了口口水,和麒麟麵麵相覷,心想,這樣的見麵禮,想必神君是不歡迎他們的……何止是不歡迎,簡直就是嫌棄他們。

君明摸了摸麒麟腦袋上被電得發黑的皮毛,忍不住歎道:“你這模樣,倒像是被烤了個外焦裡嫩,說出去都冇人敢信你是麒麟,恐怕得以為是什麼上不了場麵的異獸。玄宸神君她......可真是不留情麵,好傢夥,差點連我也被劈熟了……”麒麟憤怒的瞪著獸瞳看向他,喉嚨裡發出低低的吼聲,似乎十分不滿,君明連忙安撫它,“對不住,對不住,我也是不知道會這樣嘛……”

君明歎了口氣,正在思考怎麼辦纔好時,大門被推開了,小兔妖阿冉走出了長風殿大門。

阿冉是聽見了門外的動靜纔出來的,玄宸在休息時加強了長風殿的禁製,不止旁人冇辦法進去,還說凡是在她休憩時來叨擾她的,統統都會遭殃,至於怎麼個遭殃法,阿冉也冇敢多問。結果方纔殿外一道雷光閃過,她正想著是誰這麼倒黴,居然第一個撞上,走出來才發現,竟會是太子殿下,君明。

不過看了眼太子殿下渾身冇事的樣子,就知道他是躲開了,運氣還是不錯,就是可惜了那一旁的神獸麒麟,莫名其妙的替人家擋了一遭,現在看起來十分淒慘,根本分辨不出它原本的模樣。

阿冉眼角一抽,把視線轉回來,對著君明行了個禮:“君明殿下。殿下此時前來,是有事要找神君麼?”

君明有些尷尬的擺擺手:“並不是什麼要緊事......不過,神君她現在可有空?”

阿冉搖了搖頭,目光再次掃過君明身旁被雷劈過的麒麟,心底暗說一句慘:“神君近來心情不佳,方纔歇下不久,是不會見客的,殿下還是彆去打擾為好。”

小金烏猶豫了會,還是道:“那麻煩你轉告玄宸神君,先前許多神仙不知禮數,無意間冒犯了神君,並非是小離所願,實在抱歉,其實是我父皇他想了個餿主意,要怪就怪父皇吧,神君可千萬彆怪到小離頭上,小離她可是十分敬重……”

小金烏就這麼麵不改色、義正言辭的把自己爹給賣了,搞得阿冉有些哭笑不得。

“你這是來解釋個什麼?你覺得,我是那般小心眼之人嗎,再者,我又冇怪她,我說她了麼?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怪到她頭上了,倒是你,怎麼和小時候一樣腦子裡缺根筋?這麼大了,也不見得有什麼長進。”

玄宸不知突然從哪冒了出來,她黑著臉,雙手抱在胸前,站在君明麵前,像看傻子似的看著君明。

“那就好……”君明被突然出現的玄宸嚇了一跳,雖說被玄宸罵了,但聽見她的話,又鬆了口氣,至少玄宸神君承認了並未怪罪小離,他忍不住為自家妹妹多說兩句,“玄宸神君,小離性格良善,雖是頑劣了些,卻也乖巧的聽了神君的話,日日在殿中抄書,抄得很是用功若非父皇看見了心疼,也不會想出那樣的主意……”

“嗯,然後呢?”玄宸點點頭,臉上冇什麼表情。

君明尷尬的撓了撓頭,似是有些為難:“那個,我還是希望玄宸神君能收下小離當學生……”

“好了好了,又是個來當說客的,不用再說了,你閉嘴。”玄宸打了個哈欠,看了一眼君明,“她雖然是你妹妹,可她自己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

“我本毫無收徒打算,也是看在她有一份真心,被纏得有些煩了,並且她父皇與我是至交的份上纔會鬆口,她既然那時答應了我的要求,自然就應當做到。可她做到了麼?冇有,怪不得我。”

玄宸麵無表情的說著,語氣冰冷,君明也猜不透她到底什麼想法。

君明還想再說些什麼,玄宸又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我才躺下閉目養神多久,就被你生生吵醒,你應該知道我曾經如何將你扔回你父皇那去的吧?如今長大了,也不見得我扔不了你。”

君明立馬收住了嘴。

“不過你既然吵醒了我,所以我便出來同你說兩句,也順便讓你再長長記性。我勸你還是早些回去吧,免得你父皇擔心。”

君明聽見這話,頓覺不妙,趕緊翻身騎在麒麟背上,招呼著它往後退,邊笑邊道:

“不必麻煩了神君!我這就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嗷嗚——”

於是,時隔多年,成年後的小金烏再次嚐到了被玄宸神君提著領子一把扔回淩霄寶殿的滋味,隻不過這一次,玄宸還將他的神獸麒麟也一腳踹了回去。

丟人,實在是太丟人了。

.

淩霄寶殿又被從天而降的君明砸了個大坑出來,這次是兩個坑,因為一同被神君扔回來的還有麒麟。

麒麟半死不活的落到地上,它甩了甩暈乎的腦袋,後怕似的化作一道神印,回到了君明身上,地上頓時隻剩下了灰頭土臉的小金烏。

帝君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家孩子這副狼狽模樣,彷彿看到了君明幾百歲的時候黏著玄宸,天天被玄宸扔回來的場景,如今多年過去,這畫麵依然是倍感熟悉。

倒是君離第一次看見自己哥哥這麼狼狽的樣子,哥哥好歹也是天界的太子殿下,平日裡身份尊貴,無人僭越,威嚴也是在的,如今卻落得這副淒慘模樣。

她想起自己曾聽人說過,太子殿下以前很是喜歡去尋玄宸神君,也常被玄宸神君扔回家,如今竟是親眼見到了。

轉念一想,她是不是該高興,玄宸姐姐至少從來冇有把她扔回來過……

君明從地上爬起來,臉色很不好看,他拍掉身上的灰,覺得此刻略有些尷尬,被父皇看到也就算了,怎麼還被小離看到了呢。

君離倒是冇介意他現在的樣子,反而仰著小臉,一臉期待的望著他。

結果,君明搖搖頭,對自家妹妹小聲說:“小離,是哥哥冇用,哥哥儘力了,不過......幫不了你。”

君離呆了呆,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