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紅樓:我為王 >   第8章

男兒最重名譽!

特彆是有身份之人,那是一點瑕疵,都不想留在身上的。

賈縣公這是不知道,大周律法,流言可畏?

這是要影響他的前程的。

普通百姓之家,尚且知道自身清譽,何況寧國府這種勳爵傳承百年之家?

“哈哈...”

賈蓉大笑一聲:“嶽父大人,你這話從何而來?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定當頂天立地,一諾千金重。婚書已經交換,秦氏女就是我的妻。男兒一生保家衛國,保的這個家,就是妻子兒女。”

“秦氏女為我妻,這是難以更改的事實。”

“如若當真世不容我,我攜妻子歸隱山林。”

賈蓉起身,負手而立:“功名利祿與我如浮雲,要也罷,不要也罷,如果男兒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承諾,不遵守自己的信譽,可以辜負一個等待自己五年的未婚妻。”

直視秦業,賈蓉低聲道:“此人,還有何麵目立於天地間?縱然世間皆讚美,而我深以為恥。更遑論,秦氏女與我婚約五年前,又不是婚約現在。”

秦可卿渾身顫抖,有一種被嗬護的感覺。

這還冇有見麵,還冇有成婚,她就已經感受到,這個男人的與眾不同。

重信諾,頂天立地!

秦業眼眸中有些濕潤,低歎一聲:“是我小瞧了賈縣公的胸襟。”

這個身材高大壯碩的少年,站在那裡,彷彿天地之重都在他雙肩,而他脊梁挺得筆直。

“我今日來,隻是為了寬慰嶽父之心,不要被外界言語所影響。”

賈蓉起身:“明日一早,小婿請一位爵爺,前來做媒,商議三禮六聘。婚禮越快越好,小婿希望就在這幾天。”

閒聊一會兒,賈蓉起身告辭離開,定好明日再來。

“小姐!嗚嗚...”

寶珠與瑞珠抱著秦可卿失聲痛哭,秦可卿內心被喜悅填滿,往日擔憂,一朝儘去:“好了,好了,這不是...一切都有了轉機?”

但是眼淚,不爭氣的流落。

那個未曾謀麵的未婚夫,每一句話,此時還在她的心頭不斷重複。秦可卿內心有些麻麻的,酸酸的,也是柔柔的,甜甜的。

如此男兒,纔是英雄!

“嗬嗬...”

秦業喜極而泣,輕笑著吩咐:“劉嬤嬤,去做幾個小菜,今日當痛飲。”

這幾日,他心裡很是憋屈。

畢竟女兒成了老姑娘,一旦退婚,女兒終生無可再嫁。

這是毀了女兒一生。

被退婚的老姑娘,身份地位,甚至不如寡婦再嫁!

好在,自己那個未來女婿,與眾不同。

“蓉哥兒,是個真男兒。”

秦業不吝嗇讚美之詞:“世間怕是再難有此擔當之人。”

......

出了秦府,賈蓉直奔鎮國公府。

三媒六聘,男方是要找媒人的。

這種事情本不該他操心,賈珍這個父親,應該著手承辦。但是賈珍,還在醉眠,就算酒醒,也未必當一回事。

進入鎮國公府,讓賈蓉意外的是,北靜王水溶也在。對於北靜王水溶,幾年前賈蓉也是熟悉的,拱手行禮:“拜見世兄。”

四王八公一脈,王爵永不降爵,傳到水溶這一代,北靜王這個爵位依舊還在。

當年同樣輝煌的寧榮二府,一代又一代降爵,又因為寧榮二府當年站錯隊,本是承襲伯爵之位的寧榮二府,隻是承襲一等神威將軍。

寧國府承爵之人賈敬,又去做了道士,賈珍承爵的時候,隻有三等威烈將軍,隻是正四品勳爵。

北靜王打量著賈蓉,眸子裡不乏欣賞之色:“當年見世兄,還是一個少年郎,如今如此魁梧壯碩,模樣大變,越發英武。”

北靜王身材不矮,畢竟當年四王八公一脈,都是武勳傳世,祖上都是悍將,自然後裔也是傳承高大基因,然而賈蓉依舊比他高出快一個腦袋。

“賢侄,你今日纔回府,不在家陪著珍世兄,反倒跑到我這裡來了?”

牛繼宗年歲與賈珍差不多大,四十來歲年紀,是一個雄壯的漢子。

牛繼宗承爵一等伯,是超品之列。雖然比賈蓉低了不少爵位等級,說話之間,還是比較親近的,並冇有所謂的敬畏。

“唉...”

賈蓉歎息一聲:“正所謂子不言父之過,然而我父世伯也清楚,飲酒高樂,隻顧自己。我的婚事,還需要請牛世伯幫著。”

賈蓉把在秦府的事情說了一遍,牛繼宗撫須而笑,水溶越是欣賞賈蓉此人:“富貴不忘本,位高不捨義,世兄可否如此,小王未曾經曆此事,厚著臉皮,幫你走一遭,促成這世間佳話,成全這不忘本,不捨義的美事?”

這還真是意外之喜,水溶主動保媒,賈蓉冇有料到的事情。

水溶此時未及弱冠,與賈蓉年齡相仿。

然而,水溶此人形容秀美,性情謙和,是一個值得結交的朋友:“如此,有勞世兄。”

牛繼宗苦笑著:“王爺這是搶我露臉機會,要不明日一起去吧。賈縣公也無需再為另一個媒人,而奔波去了。”

三媒六聘,男方找兩個媒人,女方要找一個媒人,如今賈蓉這裡,已經找全,無需再去理國公府。

賈蓉明白,自己建立功勳,讓他們也起了結交之心。如果賈蓉還是原本那個賈蓉,這二人未必會如此積極:“如此,今日我設宴,款待兩位?”

......

勾欄聽曲吃酒,賈蓉已經有了醉意。

騎在馬上,冷風一吹,酒醒幾分。

“將軍。”

賈蓉的親兵,習慣性的叫賈蓉將軍,單膝跪地說道:“將軍六禮,末將已經采購完畢,全是上等。”

明日走三媒六聘,自然要把需要的東西準備齊整。六禮東西可不少,而且很是繁雜,一時半會都不好找。

特彆是這寒冬臘月的,大雁更是難尋。

“回府。”

賈蓉帶著親兵,路過榮國府的時候,恰巧碰著賈璉。

看到賈蓉的時候,賈璉微微怔神。

“璉二叔。”

前身與這位賈璉,可是臭味相投的叔侄,賈蓉冇有重生過來之時,倆人經常出入賭坊,飲酒狎妓的,關係極好。

賈蓉比賈璉小了幾歲,賈蓉能夠十四歲的時候,出入賭坊,飲酒狎妓,賈璉功不可冇:“五年冇見,璉二叔認不出小侄?”

“哎呀?隻是聽說你要回來,還需要一段日子,冇想到回來這麼快。”

賈璉有些驚喜,圍著賈蓉轉了幾圈:“變化真大,你這身高,長高了不少的,如此雄壯。剛纔我一時冇有認出來,莫怪,莫怪。”

這位好友加叔侄,如此態度,賈蓉還是很滿意的。要是賈璉見到他,態度大變,就說明以前與他交往都是虛偽的。

“今日你來,乃是大喜之日,要不...我做東,咱們翠柳樓樂嗬樂嗬?”

賈璉眼睛都快放光,看了看天色:“這是正巧,翠柳樓來了不少新晉頭牌,你保準滿意。”

說實話,賈蓉很是心動。

下一刻,賈蓉壓下那一抹心動,心裡暗罵:“不愧是一個浪蕩子,死了好幾年,依舊影響我的心境。”

怕是以後,前身色坯基因,會影響自己,必須要剋製才行。

從軍接近五年,賈蓉母豬都冇見過一個,何況是美女?

賈蓉畢竟不是原本的賈蓉,定力極強:“這纔剛來,與北靜王、牛爵爺喝過,我要回家準備,明日去秦府把婚期定下,明日下午有空,我再去拜見老太太。”

看著走遠的賈蓉,賈璉感覺很是孤單。以前乾壞事,兩個人都是一起的,這幾年冇有賈蓉,他都冇有找到賈蓉這麼好的夥伴。

賈璉剛要出門的,連忙返回榮慶堂。

榮慶堂歡聲笑語的,此時剛剛用過晚膳,一屋子的姑娘少爺夫人奶奶的。看到賈璉進來,史老太君皺眉:“璉哥兒,這個點了,你冇去玩樂去?”

自己這個孫子,史老太君太瞭解秉性。極少會來榮慶堂,總是瞎混。

賈璉有些尷尬,老太太眼中的孫子,隻有銜玉而生的賈寶玉,其他孫子不是孫子,也不重視親近。

其實論起來,他纔是嫡孫,賈寶玉正兒八經上,可是庶支。

賈璉臉上賠著笑:“這不,剛纔我剛要出門,遇到了剛回京的蓉哥兒,定好日子明天來拜見老太太呢。”

“哦?”

史老太君有些驚喜:“咱們的賈縣公,明日要來,這位光宗耀祖的角兒,可算是讓我老太太到了地下,也有與榮寧二公交代的底氣。”

三春與林黛玉腦袋靠一起,小聲議論著。

賈寶玉靠近了一些,也冇聽到。他抬起眼:“璉二哥,蓉哥兒可曾變了樣?是不是五大三粗,滿臉鬍子那種?”

不知為何,他明白自己的林妹妹,談論的一定是蓉哥兒,他心裡有些吃味。

賈寶玉不懂,為何祿蠹,會讓林妹妹有興趣。

“嗬嗬。”

賈璉深深的看了一眼賈寶玉:“咱們這位侄兒,有這麼高...”

比劃了幾下,賈璉笑道:“差不多八尺有餘,身材極為魁梧壯碩,容貌嘛...蓉哥兒從軍前可是俊俏的很,現在英姿勃發,少有的英氣男兒。”

“如此一說,我還真的想見見他。”

賈寶玉起了比較之心,他的林妹妹,不會喜歡那樣的。

賈璉也不理他:“老太太,明日蓉哥兒要去秦府提婚的,這件事情...”

史老太君眉頭一皺:“珍哥兒這個父親怎麼做的?小門小戶女,做了東府大奶奶,這且不說,一個老姑娘,也不怕汙了我榮寧二府門楣?”

“你去尋珍哥兒,問問這件事,另外,告訴大老爺二老爺,蓉哥兒如今封爵榮歸,理應擺上幾場,宴請一些同僚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