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紅樓:我為王 >   第5章

“嘩...”

朝堂震動。

“建奴皇帝被殺?”

震動之後,整個朝堂陷入一片死寂。

賈蓉斬殺建奴皇帝!

五千對八萬,不僅大勝,斬首兩萬三千,更是殺了建奴皇帝?!

這是潑天之功,堪比滅一國之功。

那是建奴皇帝,一代梟雄,大周最為可怕的敵人,僅僅憑著十三個人起家,建立強大無匹國度的英雄人物。

如今,被賈蓉斬下頭顱!

賈政渾身都在顫抖,蓉哥兒的功勞,足封公!至於是縣公、郡公、還是國公?

秦業傻了眼,嘴裡念唸叨叨的:“妾就是妾吧,這是命啊。”

“諸位愛卿...”

建元帝神清氣爽,感覺整個人都精神許多。斬殺建奴皇帝的訊息,放到天下,他的威望,絕對超越太上皇。

建元帝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他念念不忘的,想要奪權,賈蓉給了他機會:“賈蓉之功,該如何封賞?”

“啟稟陛下。”

武勳一列,水溶出班:“賈蓉斬殺建奴大將二十七人,皇子三人,此功可封一等子。賈蓉五千兵馬,斬殺建奴兩萬三千首級,累功可封三等侯...賈蓉斬殺建奴偽帝,所立功勳積累,可封公...”

非功不封爵!

軍功不可抹殺!

這是大周軍功體係的根基,不可動搖。

內閣首輔丁大誌皺眉出班:“陛下,太上皇曾下聖旨,擒奴賞格,斬殺建奴皇帝者,隻可封一等侯。”

水溶凝目望去,看著鬚髮花白的內閣首輔丁大誌。作為太上皇的鐵桿擁護者,水溶自然希望四王八公一脈,再現一位超品高級武勳。

內閣首輔為文臣之首,乃是皇帝之人。

雙日懸空,明爭暗鬥。

丁大誌自然會反對,四王八公一脈,再出現一位公爵,壯大太上皇權威。

“陛下...”

牛繼宗舉芴出班:“臣以為,功勳不可抹殺,否則日後戰場,何人可敢建功拚命?再者,太上皇曾下聖旨,擒奴賞格可封一等侯,而賈蓉斬殺建奴悍將,建奴偽皇子,實打實的功勳,不封賞,則寒人心。”

建功立業,封妻廕子。

這是武將的終生夢想,武將功勞就是進階之資,要是處置不公,武將怕是難以心平。

“陛下...”

禮部尚書出班:“臣以為,太上皇聖旨,如今擒奴賞格懸賞還在,不宜超越太上皇上旨而另封。”

建元帝明白了,玩心眼還是文臣。

作為自己提拔上來的文臣,很明顯是在藉助太上皇曾經的聖旨,打擊太上皇的聲望。賈蓉立下如此功勳,非縣公郡公難以冊其功。

如今有太上皇聖旨在,這就讓賈蓉心生不滿,你一個太上皇,幾十年前的聖旨,阻礙我升爵?

再加上,賈蓉本是四王八公一脈,賈蓉心中不平,自然而然會與太上皇擁護者產生矛盾。如此,可以被他拉攏。

然而建元帝想得更為長遠,心中已然有了定計。

“陛下...”

朝堂之上,炒作一團。

文臣堅決擁護太上皇曾經聖旨,反而四王八公一脈,堅決反對太上皇曾經聖旨。如此有趣一麵,朝堂之上從未發生。

許久之後,似乎都吵得有些累,已經到了上午。

建元帝都開始昏昏欲睡,朝臣有的已經聲音沙啞。建元帝這時候纔拿出一道聖旨:“夏東,宣旨吧。”

夏東接過聖旨,清了清嗓子:“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以欽承寶命,紹纘鴻圖...今一等神威將軍賈蓉謙虛有禮,溫文爾雅,能文能武,逸群之才,功勳卓著,特賜封安國縣公。即日起,回京敘職...”

“著山海關總兵陳開,送解建奴偽帝頭顱,所到城池,懸掛三天!”

......

榮國公府,榮慶堂。

大房二房夫人都在,迎、探、惜三春還有林黛玉都在。眾人有的掩嘴而笑,有的低頭聳肩。

王熙鳳因為某些事,讓史老太君不滿:“鳳丫頭,你也不怎麼提醒我。”

王熙鳳笑道:“我不派老太太的不是,老太太反而尋起我來了,這倒是奇了。”

史老太君也不生氣著惱:“我倒要聽聽這不是。”

王熙鳳歎息一聲,他掌管榮國府,上下都需要順心,有時自然招惹閒言碎語。

然而,因大老爺惦記鴛鴦的事情,引起府中很多閒話:“誰叫老太太會調理人,把人調理的像水蔥似的。怎麼冇人要,我幸虧是孫子媳婦,我要是孫子,我早要了,還等到這會子。”

史老太君哈哈大笑:“這倒是我的不是了?不過說起來,東府珍哥兒也是個沉得住氣的,這幾天二老爺反倒是替他操心不少。”

“這個珍哥兒。”

王夫人溫潤一笑:“他向來如此,蓉哥兒的事情,他何時操心過,也是,或許等著蓉哥兒回來再說吧。咱們呢,畢竟隔著牆院,不經珍哥兒同意,也不好插手不是。”

寧榮二府雖然同出一脈,然而百年來,關係還是有所疏遠。

東府本就是嫡脈一支,又是族長尊榮,西府還是不好插手東府之事的。

“二老爺回來了。”

榮慶堂外,丫鬟問候聲音響起。

榮慶堂的人,都看向屏風兩側。

賈政滿臉笑容而來:“見過母親。”

史老太君點頭,不解的看著他:“自從蓉哥兒獲封一等神威,高興勁頭過去,你二老爺這段時間,可冇這麼高興,有什麼好訊息,是不是蓉哥兒要回來。”

“嗬嗬...”

賈政輕笑出聲:“母親不知,蓉哥兒又立功了。”

“哦?”

史老太君笑道:“一彆四年冇動靜,要說立功,一樁又一樁的,這次立了什麼功,獲封什麼爵位?”

大家並不以為意,功勳難賺,能有一次都是天時地利人和。

一等神威之上,就是男爵。

男爵這個爵位,已經不是簡單的爵位,自從大周立國以來,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獲封者隻手可數,大多數都是祖宗餘蔭。

這等爵位,不是一般軍功可以獲封。

殺遍天下馬匪山賊,也無法獲得。

三春與林黛玉,賈寶玉也是看向賈政。東府蓉哥兒他們自然知曉,冇有從軍之前,那是出入賭坊,眠花宿柳,飲酒狎妓,這一從軍,反而這般有本事?

唯獨林黛玉冇有見過賈蓉,好奇問道:“東府蓉大爺,是什麼樣一個人物?”

賈寶玉小聲說給她聽:“麵目清秀,身材俊俏的英俊人物。”

如此解釋,林黛玉自然難以腦海中勾勒出模樣。

惜春眸子光彩閃爍,她是東府姑娘,自小被養在榮國府,東府寧國公府纔是她的家。聽到賈蓉立功,惜春心中升起絲絲高興。

想到自己的身世,惜春這一絲絲高興又淡了下去。

這時候賈政說道:“這次蓉哥兒功勞甚大,朝堂之上,都是吵了半天,最終聖上冊封蓉哥兒為安國縣公。”

“封公?!”

史老太君睜大眼睛,猛地站起身來,滿臉驚喜:“蓉哥兒獲封縣公,這是光耀門楣啊!今年祭祖,總算是可以向祖宗們告慰一聲的。”

榮慶堂內,姑娘哥兒們,也是紛紛一驚。

縣公,也是公!

那是超品武勳之中的第一等!

“我已經派人去告知珍哥兒,蓉哥兒如今最慢,一個月左右,就可回京。”

賈政心裡很美滿,往日看著不順眼的賈寶玉,也冇心思尋他過錯:“蓉哥兒的婚事,珍哥兒不怎麼過問不行,蓉哥兒回來之前,這件事情必須要解決,年前趁著大喜之日,封爵與成婚同慶。”

現在,賈蓉封爵聖旨,還在宮中,賈蓉回來,纔會傳達寧國府。

......

寧國公府。

賴升很精神,來到絲竹陣陣,調笑聲不斷的賈珍門外,這點精神又變得苦惱:“老爺已經許久冇出門,整日如此高樂,小蓉大爺...不,縣公大爺的事情,也不管?”

賴升還是決定敲門,房內絲竹聲一頓,賈珍醉醺醺的聲音傳來:“蛆心的玩意兒,總是打擾老爺高興,哪個糟糠的玩意?”

“老爺。”

賴升硬著頭皮,長話短說,他知道老爺冇耐心:“小蓉大爺,這幾日就要回京了。”

然後,房內絲竹聲起,賈珍笑聲,兩個小妾的嬌聲說話聲,證明珍大老爺,對於小蓉大爺的事情,並不放在心上。

“得,這位爺如此,那位爺也不簡單,這父子倆見麵,熱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