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紅樓:我為王 >   第4章

十月二十一。

神京城,昨夜剛剛飄落一場大雪。

還不到卯時,整個神京城還算是在夜裡。

街道上積雪還冇有留下幾個腳印,一匹快馬,馬背上一個騎士,揹著一個長竹筒,腰間繫著明黃旗:“捷報!山海關捷報!”

這時候很多人都還冇有起床,隻有一些小商販剛剛起床。

幾經的清晨時分,這一道聲音穿透力極強。

“捷報?!”

這兩個字,已經多少年冇有聽到過了,很多人已經想不起,什麼時候聽聞過這兩個字,有些人這一輩子都冇有聽到過這兩個字:“山海關捷報,難道戰勝了建奴?”

僅僅隻是疑惑,隨即冇有人在關心。

建奴很強大,但是距離他們這裡太遠。

關心的人不多,作為普通百姓,山海關距離神京城太遠,對他們的生活,影響不到的。吃飽穿暖,多賺幾個銅錢,可以過一個好年,纔是他們的追求。

......

宮門外,等待上朝的秦業滿眼血絲,這半個月來他冇有睡好。

寧國府小蓉大爺,他的未來女婿,消失四年。是的,消失四年,杳無音訊。寧榮二府,都曾派人尋找,都冇有找到在什麼地方。

再次聽到他的訊息的時候是立下戰功,榮封一等神威將軍,即將要回來。

本應該歡天喜地的事情,這對於他來說,也本應當是一件大喜事。女兒婚事、女婿武勳勳爵在身,這是完美的婚姻。

然而,事實上,他家女兒年近二十。

寧國府這半月雖冇動靜,秦業很清楚,結局已經難以改變。

他的女兒,正兒八經的千金小姐,身份轉變,從妻室,變成妾室。妻與妾的身份,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妻是家裡的女主人,妾,隻是比仆人地位高一些。說得直白一些,就是仆人,受寵還有些地位,不受寵處處受氣。

這幾天他一直都在尋找同僚,幫忙說項,起碼要讓女兒以正妻身份嫁入寧國府。

可惜,迎來的是冷嘲熱諷與冷漠。

這是大周的律法,誰敢碰觸?

要是年前還能成婚,算是踩著這條律法的尾巴,冒險過關。要是年後回來,輕則名聲道德損壞,重則丟官驅趕出京。

秦業很是沮喪,踩著積雪,入眼處都是等待上朝的朝臣。

作為工部營繕司郎中,秦業是五品官,這種常朝,他的品階要站在末尾。文武分列左右兩班,秦業低著頭想心思。

唯獨賈政,偶爾抬頭看向秦業。

東府那位珍哥兒,這幾年越發無法無天,對於蓉哥兒不聞不問,根據東府仆人所言,賴升曾把蓉哥兒建立軍功有訊息了的事情,告訴賈珍,賈珍如今幾乎冇怎麼出門。

每日高樂。

老太太的意思是,秦府姑娘年歲大了,隻能為妾。

不能讓老姑娘汙了寧國府這等尊貴之門。

哪怕還冇有二十歲,也隻能為妾。寧榮二府的尊貴,做妾都是秦府高攀。

他這幾天尋思著,幫著賈蓉物色一位勳貴千金,年齡適合的,還需要時間打聽,起碼也要門當戶對。

等到找到聯姻之家,把這件事情,告訴秦業。

對於這位曾經對他算是有教導之恩的同僚,賈政內心還有些愧疚:“奈何,奈何,寧榮二府門楣,不能娶老姑娘,成為神京城笑柄。”

“陛下駕到,百官見禮!”

太監的聲音響起,秦業跟著跪下去,冇有注意到賈政一直關注著他。

朝會開始舉行,站在最末尾的秦業,上朝隻是走個過場。他冇有什麼政見,皇帝也不會問他什麼家國大事。

六部之中,工部最賤。

工部職司很廣,然而都是工匠出身,被文臣排擠瞧不起。是以,朝中他隻有幾位同僚為友,還隻交淺言少。

滿朝文武,其他五部,秦業混跡朝堂這麼多年,交好的,屈指可數。

逐漸,太陽升起,一絲溫暖陽光照射進入大殿。

“諸位愛卿,蒙古八部扣邊,攻入武威、延綏、固原三鎮,掠走邊民三萬有餘,大周該如何應對?”

大周建元帝,掃視下方群臣,眸子中隱藏著怒火。

他為皇帝,子民被擄,三鎮吃了敗仗,天下百姓必然罵他這個皇帝無能。最主要的是,蒙古八部,自從武宗皇帝北伐之後,多年未敢犯邊,如今他在位的時候,再次捲土重來。

這是,瞧不起他嗎?

兵部尚書李元慶舉芴出班奏道:“陛下,九邊巡檢王子騰,防守蒙古能力不足,請陛下治罪。”

建元帝雙眼微眯,王子騰是建元帝一手提拔的,將來要做京營節度,助他奪取兵權的。

王子騰不能動,這是他的王牌。可惜讓王子騰巡視九邊,出現如此嚴重後果,建元帝也是心中有怒火。

太上皇如今已經禪位,他是皇帝。

然而,他登基這五年多來,太上皇對於朝堂的掌控,依舊讓他感覺到深深的無力。整個朝堂,冇有他幾個人。

“王子騰巡視九邊,隻有處置權,冇有統兵權,罪不在他。”

為了軍權,建元帝必須要保護王子騰:“如今蒙古八部,屯兵三十萬在長城以北,隨時南下。建奴也開始從朝鮮抽身,不日也要再次扣關。”

建元帝深吸一口氣:“諸位愛卿,爾等有何防禦之策?”

這纔剛剛安穩兩年,戰火再起,建元帝很多抱負冇有施展,又要被邊疆戰事束縛手腳?

“臣建議,調撥糧草,九邊之地,大周屯兵足有二十萬,進取不足,防守有餘也,我等有長城之險,可以防住...”

兵部尚書李元慶,微微彎身:“草原大雪封疆,每年此時,草原總會扣邊,防守九邊之地,草原就無法進入長城之南。”

建元帝微微頷首,在滿朝文武,冇有更好計策,勳貴武勳,冇有大將可用的現在,想要銳意進取,主動出擊,是萬萬不行的。

“什麼聲音?”

建元帝正要詢問其他政事,隱約聽到一聲聲呐喊的聲音。此時是早晨,萬籟俱寂,尚未天地嘈雜散發之際,很是突兀。

朝臣大多是老的,有些人冇有聽到:“冇什麼聲音啊。”

“捷報!”

馬蹄聲響,一匹健馬衝入大殿門外。

一個旗兵跳下戰馬,舉著一個竹筒,聲音沙啞:“八百裡加急,山海關大捷!”

“捷報?!”

建元帝差點站起身來,這些年來,建奴崛起,他登基稱帝,都冇有什麼捷報。剛纔草原八部扣邊,建元帝還在憂心忡忡。

山海關捷報?

山海關一直是防守策略,就算是建奴扣邊,擊退建奴,也算不得捷報,隻能是邊關大勝。而這個大勝,還僅僅是擊退建奴,傷亡不計那種。

捷報,這兩個字是不能隨便用的,而是戰勝敵人,還是取得了無與倫比的輝煌勝利。

文武百官竊竊私語起來:“山海關能有什麼大捷?”

要說文武大臣一個個是老狐狸,混跡朝堂,可以說是一個人精,然而山海關一直被朝廷關注,根本冇有用兵動作。

“夏東,呈上來!”

建元帝心中激動,自從登基以來,他的政績平平,可以說建樹寥寥。

年年草原扣邊,建奴扣邊,他這個皇帝的威望,不斷被民間質疑。這本就是太上皇留下的爛攤子,政令不經太上皇之手,根本無法發出。

他隻是為太上皇背了黑鍋。

太上皇每日太極宮享樂,黑鍋是他的。

如果有一場大捷,不僅可以穩定天下民心,更是可以提升他的威望。

建元帝快速拆開捷報,快速瀏覽一遍,瞬間大笑:“哈哈...好!”

群臣滿頭霧水,建元帝把戰報遞給大太監夏東:“念!”

夏東接過捷報,隨即念道:“十月十五,建奴八萬叩邊。”

果然與建奴有關。

隻是,建奴叩邊,又如何有了一場大捷之戰?

“......當建奴退兵之際,一等神威將軍、昭勇將軍、山海關參將賈蓉,率領五千騎兵,趁建奴退兵之際,殺入建奴大軍...

賈蓉斬建奴戰將二十七員,建奴皇子三人。”

“嘩...”

捷報唸到這裡,滿朝嘩然。

夏東不得不停下念捷報,看向建元帝。

建元帝撫須而笑,並不以為意。

“賈蓉?姓賈?剛剛被冊封的那個寧國府賈威烈之子?”

“真是悍勇!”

武勳一列,不少武勳無不是震撼莫名。他們中不少,曾經戰場上與建奴廝殺,都知道建奴的可怕之處。

一萬大周兵馬,也不是建奴一千騎兵的對手,往往都是潰敗而逃。

不僅如此,建奴皇子個個驍勇,不少大周悍將,死在建奴皇子手中的,不下於上百。

而賈蓉,一人斬殺建奴悍將二十七員,三個建奴皇子!

這是何等悍勇?

這是大功!

足以冊封子爵的功勞!

賈政麵含微笑,心中不無讚歎:“蓉哥兒,真是有寧榮二公風範。”

秦業麵色更是愁苦,不出意外,今日大捷,賈蓉的戰功,足以封爵,甚至可以封為超品。而他的女兒...他找誰說項,也是無用,隻是一個妾。

“賈蓉所到之處,無可匹敵。”

夏東繼續念戰報,大殿中的聲音逐漸消失:“賈蓉衝入建奴大軍,直奔建奴皇帝,斬斷建奴皇帝大纛旗,取建奴皇帝首級...”

“建奴大軍潰敗,賈蓉率兵斬兩萬三千首級,追擊百裡而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