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紅樓:我為王 >   第3章

“殺!”

此時山海關,鮮血已經染紅城牆。

建奴奉行建奴族人為一等民,山海關外的原漢民,就是建奴八旗的奴隸。人命不值錢,建奴監視下,這些原本是同胞的關外漢民,發瘋一樣,爬上關牆。

潮水湧上來一樣,賈蓉都殺的心態麻木。

“噗...”

手中大刀,無情收割爬上城牆的建奴仆從軍生命,賈蓉渾身浴血。

“下去!”

手中大刀,推倒一架梯子,摔死不知多少建奴軍卒。敵軍攻勢為之一緩,賈蓉這裡,建奴軍,隻留下屍體。

剛要繼續衝向其他同僚那裡殺敵,一個旗兵來報:“總兵大人讓小的前來通知將軍,暫作休息,牛將軍守城。”

從早上,殺戮到現在,已經兩個時辰。

賈蓉不感覺疲憊,原本城上的守軍死的死,傷的傷,冇有受傷的,已經冇有多少力氣。

城牆上湧上來數千生力軍,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將軍,拍拍賈蓉肩膀:“賈神威,先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

牛將軍,牛繼文。

四王八公一脈理國公牛清玄孫,如今理國公府一等伯牛繼宗的胞弟。一等神威將軍,山海關參將。

這是一員猛將,山海關中,除了賈蓉,牛繼清個人勇武最強。

開國一脈四王八公,同氣連枝,都是世交之家。當知道賈蓉身份之後,牛繼文對待賈蓉極為友好。

“小心!”

賈蓉也不矯情,守城之兵不是他的兵馬,他的兵馬是五千騎兵,如今還在城中軍營。賈蓉派人調來他的本部兵馬,繼續關注著攻防之戰。

“嗚嗚...”

終於,號角聲夾雜著鳴金之聲響起,建奴留下滿地屍體,開始後撤。賈蓉看著遠方,建奴皇帝大纛旗方向,心中湧現一個瘋狂想法:“虎騎營聽令!”

“在!”

五千騎兵是賈蓉這兩年多來的全部心血,賈蓉經常帶他們出關遊獵草原,襲擾建奴。如今,血與火的洗禮,這五千騎兵,極為悍勇。

騎在馬上,賈蓉高喝一聲:“斬掉建奴皇帝的腦袋!”

“賈神威!”

忽然,一道人影出現在關城之上:“建奴剛撤,打開城門是要放建奴進關嗎?”

建奴八旗,戰力強悍,如若打開城門,想要再關上,無異於難上登天。到時候,建奴絕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必然強攻!

山海關被破,建奴必然長驅直入,占據中原。

陳開也是四王八公一脈,齊國公陳翼之孫,按照兩家世交關係,賈蓉要稱呼陳開一聲世叔的。

賈蓉來不及解釋:“總兵大人,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賈蓉願意立下軍令狀,不斬哈赤不回還!縱然身死關外,也不會返回城門!”

看著這個少年將軍,陳開深吸一口氣。

賈蓉沉聲道:“賈蓉兵馬一出,立即關閉城門!虎騎營不殺建奴皇帝,絕不會返回,誓不把敵人帶來。”

大週上到皇帝,下到武將文臣,一個個畏懼建奴如虎。自從當年薩爾滸一敗,大周再也冇有主動出擊,隻能被動的防守山海關。

國力難以支撐,大周軍卒也是冇有當年悍勇。

陳開也是一個保守的武將,作為總兵,他必須要為全域性做考慮,這一點,賈蓉很理解。不求建功,隻求無過。

“賈將軍,你可知道,你若敗了...”

“賈蓉若敗,自願戰死!”

擁有李存孝武力,李存孝統兵之能,兩年多高強度的訓練,武裝到牙齒的裝備,賈蓉極其有信心!

建奴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大晉兵馬太弱,冇有強將,冇有銳取之心。

自願戰死!

陳開瞳孔一縮,他已經多久,冇有見到過如此血腥男兒。

冷了足足十幾個呼吸,陳開一揮手:“開城門!”

猶自不放心,陳開內心還是憂慮重重。大周軍馬,出去就是送死:“賈蓉,本總兵祝你馬到成功,而不是帶著你的屍體,送回神京。”

城門洞開,賈蓉率先策馬而出。

五千兵馬很快衝出關外,陳開站在城牆:“賈神威,本總兵為你爭取一個時辰,一個時辰之後,山海關關門,再也不開!”

策馬而行的賈蓉不知聽冇聽到,數千騎兵捲起煙塵,有如一支利箭,插入建奴大軍。

陳開雙拳緊握,他又何嘗不希望率兵出關,與建奴一決勝負?作為一名戰將,誰不想扭轉乾坤,名垂青史?

然而,建奴太強悍,大周兵馬根本不是對手。數十萬大軍,也不是建奴數萬大軍對手。

“嗯?”

賈蓉所到之處,像是大刀劈開波浪,五千騎兵,以賈蓉為箭,建奴兵馬人仰馬翻,死傷無數。同樣,賈蓉手下騎兵,也不斷落馬。

賈蓉的出擊,可以說出乎建奴的預料之外,大晉這些年一直都是防守狀態,從未主動出擊。

建奴也從不把大晉兵馬放在眼中,撤軍之時,後軍變前軍,根本不擔心大周敢出關追擊。這些年來,一直都是如此,哪怕建奴攻城失敗,損失慘重,大周也是龜縮城內。

陳開清晰看到,建奴皇帝的大纛旗,不斷後撤。

“啪...”

一拳錘在城牆上:“剛剛接近,又被建奴皇帝後撤。”

賈神威,就差三百步,就可殺入建奴皇帝中軍!

“將軍!”

一個千戶拿著單筒望遠鏡:“賈威烈,被建奴幾位皇子圍戰!”

陳開心中一沉,建奴皇帝有十幾個兒子,每一個兒子都是能征善戰,驍勇無匹。隨便一個哈赤的兒子,單打獨鬥之下,大晉怕是無人可敵。

要是被幾個建奴皇子合圍,天下誰能活下來!

賈蓉悍勇,當年連殺建奴悍將與建奴皇子,然而一旦被圍困,必死無疑!

拿起單筒望遠鏡,陳開忽然張大嘴,整個人身體顫抖起來。不僅僅哈赤的兒子們,還有數十員大將,圍殺賈蓉!

賈蓉手中大刀,每揮動一次,就有一人的腦袋沖天而起。

馬匹幾乎不停,手中戰刀,僅僅跑出去上百丈,就有二十餘建奴悍將被斬落腦袋:“湯古死了!莽泰也死了!巴泰也已被斬!”

這都是建奴皇子!

哈赤引以為豪,征戰天下的大將!

驀然間,陳開放下望遠鏡,距離越來越遠,望遠鏡也已經看不清:“好一個無敵悍將!”

陳開看得熱血沸騰,什麼叫悍將?什麼叫無敵?

哈赤的兒子們,每一個都是悍將,大周冇有誰能敵。然而數十建奴悍將,外加哈赤幾個兒子,竟然被賈蓉砍瓜切菜,無人能有一合之敵!

“總兵大人!”

負責監視的小兵大吼:“哈赤的大纛旗已經倒下,哈赤已死!”

陳開愣住,渾身顫抖。

陳開搶過單筒望遠鏡,就向遠處看去。

十幾裡外,隨著哈赤的大纛旗倒下,建奴大軍自己亂了起來,不斷撤退。

而在這密密麻麻,足足有十萬大軍之中,似乎湧起一波又一波的波浪。賈蓉的騎兵,所到之處,捲起浪花,混亂的建奴大軍更加混亂!

“總兵大人!”

牛繼文睜大眼睛,呼吸急促:“我們要不要...”

這是機會,千載難逢的機會。建奴皇帝已死,建奴大軍已亂。這時候帶兵出擊,必然會有建功!

陳開搖頭:“冇時間。”

山海關守軍,騎兵極少極少。守軍無需戰馬衝鋒,賈蓉是另類,特彆鐘愛騎兵。這兩年多,不斷出關掃蕩草原還有建奴,才彙聚五千餘戰馬。

整個山海關的戰馬加起來,都冇有賈蓉部下戰馬多。

十幾裡外,而建奴幾乎全是騎兵!

追不上!

建奴就算是敗退,不說追得上追不上。步兵麵對騎兵,也是...毫無勝算,山海關數萬兵馬,衝上去就是送死。

“**他娘!”

牛繼文爆了一句粗口,多好的機會啊,要是有一萬騎兵,不,哪怕五千騎兵,就足以建立奇功!

“哈哈...”

陳開忽然放聲大笑:“建奴皇帝死了,建奴皇帝死了啊...最近幾年,建奴為了皇位,必然內亂,山海關終於可以平靜幾年...”

大晉,糧餉已經供應不足!

不是他不進取,出征就是錢糧,而如今邊關守軍,半年冇有發餉了啊。

大周,國力所限。

饒是如此,陳開也是興奮不已:“來人,本總兵要寫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