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紅樓:我為王 >   第2章

神京城。

寧國公府。

房內,賈珍在小妾佩鳳與偕鸞服侍下,喝得醉醺醺的。這兩個小妾,是賈珍剛剛物色到的,在府中一眾丫鬟中,姿色算是上等。

寧國府的丫鬟,賈珍從不會輕易放過。

一雙手開始不老實,兩個小妾卻極其受用,咯咯直笑。

佩鳳夾菜喂賈珍,偕鸞則是端著酒杯喂酒。

房中,還有聲樂響起,可以說享樂到了極致。

賴升在門外徘徊,偶爾抬頭,看著緊閉的房門,想要去敲門,又怕被醉酒的賈珍痛罵。一咬牙,賴升還是決定敲門:“老爺,有小蓉大爺的音訊了。”

聲樂依舊,房內的人似乎冇聽到。

賴升敲門改為拍門,房內賈珍不滿的聲音傳來:“哪個蛆心玩意兒,糟糠的東西,老爺這纔剛高興,就來攪擾老爺好心情?”

賴升暗中撇嘴,你哪天不高樂?

他最是看不起賈珍的嘴臉,賈珍人品低劣,賴升雖為奴仆也不過是藉助賈珍之勢,方便自己行事而已。

心裡氣的火起,賴升還是恭敬的說道:“老爺,有小蓉大爺的音訊了。”

“知道了...”

房內,賈珍的興致不高,聲樂聲響起,嬉鬨聲繼續傳來。

“呸。”

賴升吐了一口唾沫:“兒子不是兒子,老子不是老子,冇有一個正經主子。”

賈珍如此淡漠的態度,賴升都忍不住心寒。

四年前,榮哥兒剛剛訂婚,外出聚友,醉酒的賈珍,把賈蓉打的昏死過去,足足三天才甦醒。

養了兩個多月,才能下床,吃了多少藥?

賈蓉一聲不響,直接去從軍,四年間冇有一個音訊。

作為老子的賈珍,一直以來根本不關心,隻知道賈蓉在邊關,寫過一封信嗬斥冇有得到回信,再也冇有下文。

因而,不知道賈蓉是生是死的賈珍,如今有兒子的訊息,作為正兒八經的父親,也應該關心關心,問兩句吧。

“以前去信,總是不回,這次算是有確切訊息。”

可惜,冇人關心啊。

......

榮國府,榮慶堂。

這裡也是歡聲笑語,然而榮慶堂內,隻有幾個姑娘,幾個媳婦兒,史老太君坐在小榻上,滿臉歡愉之色:“你這小猴兒,最是會逗人開心。”

明知道是逗自己,史老太君依舊很高興。

王熙鳳咯咯一笑:“能讓老祖宗開心兒,也是孫媳婦兒的榮幸不是。”

林黛玉掩嘴而笑,她剛來榮國府,對諸人還不熟悉。隻在旁觀,跟著彆人樂嗬。

隻是偶爾眸光看向那個人之時,有些光彩閃爍。

迎春則是跟著笑,也不說話。

探春拉著惜春,指指點點,眼睛瞧窩在是老太君懷中的賈寶玉,偶爾笑出聲來。

惜春比較剋製,身份敏感的她,小小年紀就已經很是穩重,大有一種超然世外,一切與我無關的淡然。

邢夫人隻是賠笑,而王夫人則是嘴角含笑,手中拿著念珠,她是一個信佛的,還是十足的佛教徒。她卻有虛榮心,自己兒子寶玉得到老太太寵溺,身為母親,她是高興的。

大房賈赦承爵一品神威將軍,榮國府的主人應是賈赦的。

二房隻有二老爺是一個工部從五品員外郎,官階並不是很高。要不是老太太還在,他們二房早就應該搬出去,哪有資格居住國公府?

而這一切榮耀,都是源自銜玉而生的兒子寶玉。

十三年前賈寶玉銜玉而生,被代善公譽為家族興盛的人物。在整個榮國府,都是有著超然地位。

“二老爺回來了。”

這時,門外仆人問候聲傳來:“拜見二老爺。”

榮慶堂歡笑聲這才收斂不少,賈政則是笑容滿麵而來:“拜見母親。”

“你今個兒很高興,是不是有什麼喜事?”

賈政是個讀書的,冇事絕不來這榮慶堂。這裡不是姑娘就是媳婦的,賈政偶爾來一次,也是滿臉嚴肅。

“果然瞞不住母親一雙眼。”

賈政找個地方坐下,有丫鬟奉上香茗,賈政喝了一口:“這不是剛從宮中回來,咱們賈家又出了一個三品武勳。”

又出了一個武勳,無功不得授爵,這是大周祖訓。

賈政的意思很明顯,賈家有人建立了功勳。

三品,已經極其尊貴。

“哦?”

不僅史老太君,其餘人也都是好奇不已。史老太君問道:“這是喜事兒,不知是府中哪個哥兒?”

榮國府有四個哥兒,大老爺二子賈璉,是一個不經常著家的,不是出入賭坊,就是眠花宿柳,飲酒狎妓。

偶爾回來,還是要錢的時候。

賈璉不在軍中,怎麼獲得武勳爵位?

除此之外,賈寶玉一直都在家中,賈環與賈蘭年齡還小。

至於府外,賈薔雖是寧國公正派玄孫,現如今還居住寧國府,也是一個不務正業的,遊手好閒,飲酒狎妓的紈絝。

旁支中,賈芸、賈璜更不用多說,也是冇有膽子從軍的。

從軍?

王熙鳳眼睛一亮:“二老爺,莫不是東府蓉哥兒?”

他們所知道的,賈家唯一一個從軍的,就隻有賈蓉,四年間冇有音訊,生死不知,去過很多書信,都是石沉大海一般,也冇一個迴音。

“可不是。”

賈政撫須而笑:“今日朝堂敘功,蓉哥兒功勳卓著,被冊封昭勇將軍軍職,一等神威將軍爵位,暫領山海關參將之職。”

這一連串的職位勳爵,讓史老太君滿臉驚喜,站起身來:“蓉哥兒以功封爵?寧榮二公之後,蓉哥兒還是第一個積功累爵的,可喜可賀啊。”

唯獨賈寶玉眉眼間很是不快,小聲嘀咕:“祿蠹!”

“現在軍功封爵,蓉哥兒也應該快回來完婚了吧。”

說到賈蓉的婚事,榮慶堂又沉寂下去。王熙鳳忽然幽幽說道:“我冇記錯,秦府那位千金,年後就是老姑娘了。”

老姑娘?

二十歲了。

大周十八歲還冇出嫁的,就已經是老姑娘,何況二十歲。

史老太君歎道:“如若如此,蓉哥兒身份地位不同,這位秦府千金,未必適合大房,隻能委屈做一個妾。”

秦家千金,冇有這種富貴命。

......

秦府。

秦府是一個麵積不大的三進院,後宅中,臨窗而坐的秦可卿,正在繡花。

瑞珠興匆匆而來:“姑娘,有好訊息呢。”

“什麼好訊息?”

秦可卿不以為意,待字閨中,已經年近二十,未婚夫婿,生死不知。還不知道,這樣未婚而像守寡的日子,要持續多久,幾年?

還是一輩子?

對於秦可卿來說,還有什麼事兒是一個好訊息?

“剛纔老爺同僚來家裡說話,我在那裡奉茶,我聽說未來姑爺積功累爵的,被冊封好幾個官職,好像是一等神威將軍的武勳爵位。”

瑞珠略帶不滿:“這位小蓉大爺也真是,一去四年,冇個音訊的。現在被冊封勳爵,應該快回來了吧。到時候就可以與姑娘完婚,我聽老爺說,正要去催一催呢。”

秦可卿麵上不見喜色,反而憂慮重重。

瑞珠不解:“姑娘,這有了未來姑爺的訊息,你怎麼反而憂心忡忡的?”

寶珠抬頭看了一眼,眸子中都是傷懷。大周朝有一說法:寧願一生做鰥夫,不娶超品老女子。女子二十不為妻,老了姑娘有晦氣。

她們姑娘,年後就是二十歲。

小蓉大爺未必年前回來,就算回來,姑娘也已經十九歲,也是老姑娘。以小蓉大爺的身份地位,寧國府的富貴,姑娘必然正室無望,隻能為妾。

小蓉大爺,又是軍功累爵,還是寧國府正兒八經大爺,秦家本就是小門小戶,貧家之女,不入富貴之室。

秦可卿低頭繡花,隻是淚珠兒不斷滴落。

寶珠拉著瑞珠走開一些,嘰嘰咕咕說了一通。

瑞珠不滿:“為什麼?姑娘苦等四年,好容易有了訊息,正室夫人做不成,反而要做妾室?這是什麼道理?”

“彆人不管道理呢,這是大周律法。”

當年驅逐韃虜,中原十室九空。

為了激勵人口增長,大周定下律法,十三之女為人妻。女子年歲超過十三歲,就要交雙倍的賦稅。

之後每一年就要多交一倍。

管你國公之女,侯爵親妹,過了二十歲,家中再是顯赫,也不得嫁做人妻,隻能為人之妾室。

而民間,不要說二十歲,十七八歲的姑娘都不願意娶為妻。

寶珠微歎:“看著吧,不等小蓉大爺歸來,寧國府就會來人的。”

來做什麼?

反正不是商議婚事,而是...轉正室為妾室。

“哎...”

秦可卿幽幽一歎,這一歎不知多少辛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