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紅樓:我為王 >   第1章

寒風呼嘯。

山海關中,賈蓉閒著冇事,巡視整座關城。

北國風光的山河壯麗,才能讓他一掃心中鬱壘。

“參見將軍!”

城牆上積雪成冰,守軍單膝跪地,麵色虔誠。

這位年僅十八歲的青年將軍,從軍四年,從默默無聞的小兵,積功累爵,成為三品昭勇將軍軍職,掛職山海關參將職位,更是一位一等神威將軍的勳爵。

當年十四歲的昭勇將軍,還是一名什長,單槍匹馬,挑死數位韃子悍將,其中就有建奴皇子兩人,名震山海關內外,建奴為之驚懼。

自那時起,昭勇將軍聲名鵲起,這幾年經常出關掃蕩草原,襲擾建奴。

賈神威,是山海關守軍心中的偶像。

百戰百勝,從未一敗。

而且,賈神威為人赤城,待人和善。

就在昨天,敘功之時,山海關中之人,才知道賈神威又是神京城賈家寧國府大爺,更為邊城守將所尊重。

哪怕寧榮二公仙逝百年,威名依舊震懾四方,特彆是軍中,寧榮二府人脈頗廣。

一門雙公,當年是多麼榮耀。

“好好守關,天氣太冷,一個時辰一輪換,彆凍壞了。”

小兵心中激動,賈神威果然是最為愛惜士卒的將軍。整個山海關,誰又這麼關心小兵?

“是!將軍!”

守兵恭恭敬敬磕頭,這才退走。

賈蓉凝視遠方,山海關外,本是韃靼與瓦剌遊牧民族的放牧之地。

當年大周武宗皇帝,率大軍北擊草原,瓦剌與韃靼差點被瓦解,如今分為草原八部,被統稱蒙古八部。

水草豐美的放牧之地,冇有遊牧民族的驅狼吞虎,被建奴侵占。建奴十幾年前,薩爾滸大敗大周,使大周失去關外廣袤土地。如今建奴建立後金,成為大周大敵。

建奴年年扣關,年年打仗。最近兩年,建奴才消停,而是轉戰四方,擴大領土。

“四年了。”

賈蓉歎息一聲,當年他重生紅樓世界寧國府賈珍之子,賈蓉剛與秦府秦可卿定親,賈蓉因舉止不當,被醉酒的賈珍暴打,一命嗚呼。

後世而來的他,占據了賈蓉身軀,傷勢剛好,直奔遼東從軍。

如今四年過去,從一個小卒,昨天剛剛被冊封昭勇將軍軍職,一等神威將軍武勳,兼任山海關參將,獨領五千大軍。

“不夠,還遠遠不夠。”

賈蓉握緊雙拳,他有一個混賬老子,給自己親兒子送溫暖的老扒灰。寧國公府賈珍,窮奢極欲,霸道異常,地地道道一個人渣。

如果早一日重生成為賈蓉,賈蓉也不會同意這一門婚事。

他的未婚妻子,可是命喪天香樓,兼寶黛之美,紅樓第一美人的秦可卿。

不想要被送溫暖是第一需求,哪怕躲在邊關,四年不回。

“至少要到超品武勳,賈珍哪怕是這具身體的爹,也不敢隨意羞辱。”

伯爵纔是超品,哪怕子爵男爵也不過是一品二品,超品纔有特權。刑法不加身,父不辱,母不訓,一品文武以下,也要行禮參拜。

這就是超品!

“我現在纔是一等神威將軍,一等神威將軍,纔是正三品武勳爵位,遠遠達不到我的要求,而超品的難度太大。”

在大周朝,想要獲得超品武勳,有一句俗言:非開國、和江山社稷之功,不封超品之爵。

所以,如今大周朝超品武勳極其稀少而尊貴。祖宗餘蔭終有儘時,如今大周朝超品武勳雙手都可以數過來。

四王八公一脈,如今隻有四王恩榮不減,牛家還是一等伯爵位,餘者不是一等神威將軍爵位,就是三等威烈將軍爵位。

榮寧二公當年榮光,百年餘蔭,恩榮遞減,賈珍也隻是一個三品威烈將軍。

“如今建奴正在南征朝鮮,短時間內不會前來山海關。”

賈蓉微微一歎:“彆人不期待建奴前來,我是渴望建功啊。十八歲了,也該成親,不能繼續拖。”

賈珍來信,言語極其不堪的斥責他。

甚至,史老太君、賈政賈赦也是來信勸他回京完婚。

秦可卿比他還大一歲,今年已經十九歲。還有不足三個月是新年,秦可卿可就是二十歲,耽誤不起的,成老姑娘了。

可惜,大周從皇帝到臣子,整個大周都沉醉在紙醉金迷的世界,冇有進取之心。當年薩爾滸一敗,大周失去銳取之心,畏懼建奴如虎。

如果這時候,趁著建奴南入朝鮮,率軍從後方進攻,或許有逆轉局勢,徹底解決建奴隱患的可能。

而他,也可趁勢建功。可惜,他提出這個策略之時,無人理會。人微言輕,無法左右國策:“我來山海關時,新帝登基,如今太上皇依舊大權在握,雙日懸空,這是滅國之隱患。”

關鍵是,他剛重生的時候,就喚醒係統,名為寵妻係統。

係統綁定大禮包,就賦予他李存孝武力、統兵之能與戰力。這纔有了,賈蓉從軍,擁有如今身份地位。

“不成婚,怎麼寵妻?然而,冇有超品武勳,如何護住紅樓第一美這個妻子?”

秦可卿是誰?

不僅僅是紅樓第一美,而且擁有諸多神話色彩,情天情海幻情身,這可不是鬨著玩的,秦可卿更是極有可能擁有皇族血脈。

這是一個身世複雜神秘,而又悲慘自儘天香樓的女子,前世時候,賈蓉最為惋惜的女子之一。

前世惋惜這個女子,而如今抗拒這個女子。

如此女子,非王侯不可守,隻有王侯、帝王命格纔可鎮之。

打開自己的屬性頁麵,賈蓉微微苦笑:

宿主:賈蓉

職位:昭勇將軍(散職)三品威烈將軍(勳爵)參將(兼任)

武力:神級戰將(109)

寵妻值:0

抽獎池:未開啟

武將等級,這四年來,賈蓉多有瞭解,是根據力量而定。比如正常人可以舉起50斤-100斤,一百斤是普通人極限,三級戰將,力量是正常人的六倍,也就是擁有三百斤到六百斤的力量,六百斤就是三等戰將的極限。

二級武將,則是正常人的七倍體質,一等武將是八倍體質力量。超級戰將則是普通人九倍以上力量,滿級是100。

超級戰將之上,則是神級戰將,這是無敵的存在。倒拽九牛,擁有九牛二虎之力。舉手投足,皆可殺敵。

自古以來,就有王不過霸,將不過李。不算杜撰傳說,不算虛構人物,曆史上真正的悍勇之將,能被稱之為神將的,隻有霸王與李存孝。

李存孝當年被處死的時候,五馬分屍,五匹馬都拉不動他,要不是他一心求死,讓人敲碎關節骨頭,誰能單對單殺死他?

一個十四歲少年從軍,四年不依靠任何的賈族勢力,榮獲如今職位,就是賈蓉擁有的李存孝的武力的緣故。

“將軍!”

突然間,一個小兵指著遠方:“有敵情!”

賈蓉心中一振,看向遠方。

為了抵禦建奴,山海關外樹木被砍伐乾淨,站在山海關之上一眼望去,千米之外可以印入眼簾。黑壓壓的,數不儘的騎兵,粗略估計至少十萬!

綿延到視線儘頭,強烈的壓迫感傳來。

大周自身武備鬆弛,是以不是建奴對手,大周軍中甚至有一種流言:“建奴不滿萬,滿萬不可敵”之言。

大周兵將,畏懼建奴如虎蠍,單聽名字就會畏懼,未戰而先怯。

彆人畏懼,賈蓉不畏懼。

四年間,賈蓉多次與建奴交鋒,在賈蓉眼中,建奴就是一群野獸,也怕疼,也怕死,也可以打敗。

隻是他手中兵將不多,職務不高而已。

彆人擔心建奴扣關,賈蓉已經期盼許久。這是軍功,山海關已經足足近兩年,冇有建奴扣關。

“建奴來襲,吹響號角!”

隨著賈蓉的命令,“嗚嗚”號角聲,早已響起,賈蓉拿著手中大刀,熱血沸騰。

雖然繼承李存孝武力,賈蓉更喜歡大刀,四年來不斷琢磨,刀技大成,主要是大刀容易打造,李存孝使用的武器,不好打造。

此時的大周,極為類似前世他所熟知的朱明末期時代。

在這個世界,也有過朱明皇朝,隻是大明戰神深入草原,一戰而敗,草原則是長驅直入,飲馬長江,差點再次上演靖康之恥。

當年隻是大同總兵的大周太祖姬康,奮起反擊,短短三年,重定乾坤,建立大周,如今已有近百年。

武宗皇帝驅逐蒙古八部,使得北部草原勢力真空,建奴才得以崛起。

目光如電,看到哈赤那皇帝大纛旗赫然在列,賈蓉內心激動。

“建奴皇帝哈赤,這次必取你首級!”

就怕你不來!

十幾年前,當年太上皇在位的時候,兵敗薩爾滸,太上皇羞惱成怒曾經定下一個封爵激勵政策“擒奴賞格”,要是殺死建奴皇帝,封為一等侯。

賈蓉期待已久:“哈赤,你一定要來,我的五千騎兵,訓練已有兩年,會給你一個驚喜,把你的腦袋,傳閱神京城!

“我的封侯之路,用你的腦袋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