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紅花教與清風宗 >   第10章

花玖卿冇有說話,他把骨扇合上,然後蹲下用扇尖輕輕挑起風筱筱的下巴,風筱筱下巴便沾到了骨扇上的鮮血。

花玖卿嘴角掛著一抹冷笑,陰森森說道:‘‘既然你看到了這麼多不該看的,本座是不是應該把你滅口呀?’’

風筱筱聽完後一臉恐懼的望著花玖卿,瘋狂的搖頭,小心翼翼說道:''不......不要殺我滅口,我一定會守口如瓶的。''

風筱筱在心裡罵道:你奶奶的,大哥你是不是有病呀,有病就去看郎中呀!我這啥都冇看到,啥也不知道,還滅口,呸。

花玖卿把骨扇從風筱筱下巴處移開,慢慢的在風筱筱的臉上拂過。風筱筱害怕的嚥了咽口水,骨扇最終停留在了風筱筱的脖子上。

骨扇帶來冰涼的感覺讓風筱筱起了雞皮疙瘩,風筱筱閉上眼睛,眉頭緊鎖,慫兮兮說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可憐我那積攢多年的私房錢,我的書還冇大紅,美食還冇吃夠......以及我那年邁的師傅。’’

花玖卿聽到這‘‘噗嗤’’一笑,將骨扇打開,用風筱筱背上黑衣人的衣服把扇子上的血抹淨。然後他站了起來,一腳踹開風筱筱背上的黑衣人屍體。

風筱筱連忙從地上坐起,用手摸了摸臉再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呼~’’

花玖卿看了一眼風筱筱,轉身回房,在關門的那一刻又忍不住笑出了聲。

風筱筱摸著下巴,一臉疑惑的看著那扇已經關閉了的房門。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嗯~這下好了,經過風郎中確診,此子確實有病。

風筱筱走回房間,嘴裡一直髮出‘‘嘖嘖嘖’’的聲音表示對花玖卿的鄙夷。

風筱筱快速關上房門,往床上跑去。‘‘轟隆’’一聲,電閃雷鳴,她的餘光瞥到了鏡子裡的自己,好像有點不太對勁啊。

她停下腳步,先點燃蠟燭,然後在鏡子麵前坐下,她好像懂了點什麼。

風筱筱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實在是不忍直視,她習慣性的撓了撓頭。

隻見鏡子裡的她,披散的頭髮十分淩亂,前麵散一點頭髮,後麵披一點頭髮,還帶點炸毛,下巴明顯有著一小團血跡,又由於她摸了下巴之後蹭了臉,她的臉上是這幾個紅色手指印,那又幾個紅點點,連眼皮子上都有,女鬼都可以比她俊了。

風筱筱抓狂,唉,拿起濕毛巾擦臉。

反觀花玖卿這邊,他躺在床上,蓋上被子,一夜好夢。

第二天天亮......

風筱筱從床上坐起,一番梳洗過後就下樓吃早飯。

風筱筱來到花玖卿旁邊坐下,‘一坐下風筱筱就打了個哈欠,‘哈~美人,早呀!’’

花玖卿喝下一口粥,然後把碗放下,說道:‘‘你昨晚做賊了?’’

風筱筱眼睛開了又閉上,迷迷糊糊說道:‘‘是呀,采花賊,專門采你這朵人間嬌花。’’花玖卿聽後皺起眉頭,一記冷眼望去。

風筱筱冇注意到,說完後,眯著個眼,順手把花玖卿剛放下的粥拿起然後放到嘴巴喝下。

溫熱的小米粥嚥下喉嚨讓風筱筱有些清醒過來,接著她又繼續喝光,然後把碗放下,意猶未儘的嘖了嘖舌頭。

她有些好奇花玖卿怎麼不吭聲了,她看著花玖卿,好奇的歪了歪頭,嘴裡發出了個‘‘嗯?’’

花玖卿也跟著笑了笑,然後指了指風筱筱剛放下的碗。

嘶,風筱筱好像明白了,尷尬的對花玖卿回笑。

風筱筱將碗推到花玖卿麵前,然後說道:‘‘要不幫您再來一碗粥,嘿嘿......’’

花玖卿眼裡閃過一絲殺意,然後說道:‘‘你說呢?’’

風筱筱秉承著隻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會是彆人的原則,繼續笑著。

花玖卿眼裡帶著一絲絲嫌棄,他冇有說話,拿起筷子繼續吃早飯。

風筱筱不敢再繼續說些什麼,又叫店小二再多上兩個菜。

風筱筱拿起筷子夾菜,然後把菜夾到碗裡,然後幼稚的戳著碗裡的那個菜。

哼,你那眼神啥意思呀,竟敢這麼嫌棄爺我,我又不是故意的。切,就算我是故意的又怎麼樣,難不成......

風筱筱餘光瞥到了正在夾菜的花玖卿,不說話時的他矜貴冷豔。好吧,占便宜的是我,吃虧的是他好吧。

風筱筱嘴裡吧唧著菜,眼睛骨碌一轉,然後說道:''美人,你說我要是冇和你去成錦州呢?''

花玖卿狹長的丹鳳眼微微眯了眯,說道:‘‘嗯?’’

風筱筱微微試探道:‘‘如果我偷偷跑了,或者被人挾持帶走呢?’’

花玖卿放下筷子,拿起一杯茶小小的抿了一口,然後說道:‘‘不會有這種可能。’’

風筱筱緊張的說道:‘‘萬一呢,我說的是萬一。’’

花玖卿好似不經意隨口答道:‘‘目前而言,江湖上還冇有人能從本座麵前挾持走你,在抵達錦州前本座勉強可以保你一命。’’

風筱筱聽到這,有些心跳加速的感覺,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話本經典語句了嗎?

隨即,花玖卿又說道:‘‘你想知道另一種結果嗎?’’

花玖卿看著風筱筱點了點頭,然後又繼續說道:‘‘如果是背叛本座之人,亦或欺騙本座之人,就算是天涯海角本座也必定將她尋找出來,剝皮抽筋,叫她生不如死。’’

風筱筱聽到這不由冒出一陣惡寒,然後她又聽到花玖卿的詢問:‘‘怎地,你,去不了錦州了?’’

風筱筱連忙搖頭,說道:‘‘冇,冇有,我可是說過保證安全把你帶到錦州呢。’’

也不知道花玖卿是信了還是冇信,兩人都冇有再繼續說話。

過了好一會,風筱筱終於吃飽了,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呃~’’

花玖卿站了起來,說道:‘‘收拾行李,我們該走了。’’

風筱筱抓起桌上的花生瓜子和糕點往隨身背的包裡塞,嘴裡還咀嚼著食物應道:''好的,好的,馬上。''

之後兩人都紛紛上樓收拾自己的包袱準備繼續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