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想寬限幾天,也行。不過你這臭婊子的姿色不錯,難怪雷少爺能看上你,既然如此,那就先讓我兄弟幾個,爽一把再說。”

中年人說著,就要退下褲子,可就在這時,大漢隻感覺自己後背一涼,像是被毒蛇給盯上一般。

趕忙放下手中動作,轉頭看去。

一旁小弟,見到大哥轉頭看向門口。他們也不約而同轉頭看向門口。

門口,薑時一牽著小薑婷的手,淡漠的看著這一幕。

大漢先是被薑時一嚇了一跳。但看清薑時一的麵容時,笑了。

“哈哈哈,我當是誰呢,原來是你這小子啊。”

一旁的幾人聞言,也戲謔的看著薑時一。

薑時一的賬不歸他們管,同時薑時一廢了九鐵的事,幾個大漢也不知道。

薑時一突然出現,幾人也冇有在意,或許是薑時一住在附近,聽到這裡聲音比較大,所以過來看看吧。

但還是有人上前問道。

“薑小子,你來乾嘛,或者說你住在附近。”

薑時一冇有看向問話的小弟,目光始終盯著揪住芳文頭髮的大漢。

“龍一,放開芳姐。”

聞言,幾個大漢似乎聽錯了,冇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他們甚至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這薑時一在說什麼,叫他們老大放開那個女人。

他們冇聽錯吧,之前的薑時一對他們都是客客氣氣的,每次見到他們都是點頭哈腰,叫哥,叫個不停,今天怎麼……

“姓薑的小子,你在說什麼,我剛纔聽不到,要不你再說一遍。”

幾人一臉看傻子一般的看著薑時一。

“我說,放開芳姐。”

“薑時一,哈哈哈哈……”

名叫龍一的大漢放開了芳文,目光不善的盯著薑時一。

而被放開的芳文,看到薑時一牽著小薑婷。

小薑婷小臉上是害怕的,小手緊握薑時一的手。

可看到薑時一一臉平淡,她不知道薑時一為什麼會有這種表情。

但她知道,薑時一一個人,還帶著小薑婷,不可能是龍一幾人的對手。

“小薑,彆管我,你不是他們的對手的。快帶婷婷走。”

芳文一臉擔心,不僅如此,還想撲向龍一,給薑時一逃跑的時間。

可她的舉動被龍一小弟給攔住了,這個小弟毫不猶疑占芳文的便宜。

芳文好像看不到那個占自己便宜的小弟,張牙舞爪的向著龍一抓去。

看到這一幕的薑時一,想到之前怎麼對待方文。

但都這個時候了,芳文還是不顧自己的安危,想拖住幾人,給自己逃走的機會。這就說明瞭芳文的為人。

“薑時一,你最近是不是皮癢了,還是說,九鐵那傢夥最近冇給你鬆皮啊,哈哈哈哈……”

龍一湊近,一臉不屑。

薑時一呢,依舊是一臉的淡漠,彷彿冇有看到湊近的龍一。

“竟然九鐵那傢夥最近冇給你鬆皮,沒關係啊,我給你鬆鬆。”

龍一說著,一揮手,身後的幾個小弟圍了上來。

看到薑時一和一臉害怕的小薑婷,一個小弟叫道。

“薑時一,你還真的不知道死活。對了彆以為我冇有提醒你,刀劍無眼拳腳無情,到時候傷到孩子就不好了。”

薑時一轉頭看著開口的小弟,這個小弟被薑時一那雙平淡的目光盯著,不知為什麼,感覺自己從鬼門關走一遭般。

反應過來後,甩了甩頭,想到被薑時一看了一眼,就被嚇住了,頓時心中一怒。第一個先出手。

看到這一幕,芳文不忍心去看,轉過頭去。

芳文轉過頭,伴隨而來的事。

“砰,砰……”

幾個破風聲響起,和拳頭打在身上的聲音。

最後是幾個摔在地上的聲音,隨後是不約而同的慘叫聲。

聽到慘叫聲,芳文疑惑的轉頭,當看到幾個大漢躺在地上打滾不斷哀嚎,而薑時一依舊是牽著小薑婷的手時,芳文的小嘴張成O型,一臉不可置信。

而那個抓著芳文的大漢,同樣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由於剛纔薑時一的動作太快了,三人都看不清怎麼回事,幾個大漢就躺在地上哀嚎。

當龍一兩人反應過來時,一臉驚恐的看著薑時一。

這還是他們之前認識的薑時一嗎,怎麼變的這麼厲害了。這……

“龍一,我再問你一遍,能不能放了芳姐。”

聽到這話龍一雖很不甘心,但薑時一的強大,讓他難以相信,可事實擺在自己眼前,若是還不相信,那就是傻子了。

同樣他也疑惑,薑時一什麼時候變這麼厲害了。

龍一不傻,形勢比人強,自然服軟先,回去再把這件事報上去看看雷老虎怎麼說。

“能……能。”

聽到龍一的話,抓著芳文的大漢放開了芳文。

見此,薑時一又把目光投向龍一。

“龍一,你回去跟雷老虎說一聲,明天晚上我會去天堂地獄找他,叫他在那裡等我。”

“好……好,那到時候你一定到。”

龍一被薑時一那雙淡漠的目光盯著,整個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隨後龍一就帶著自己的人,連滾帶爬匆忙離開。

龍一幾人走了,隻剩下薑時一小薑婷和芳文。

而芳文看向薑時一的目光,多了一種說不出的韻味。可臉上的擔心依然還在。

“芳阿姨,我爸爸厲害吧。”

小薑婷鬆開薑時一的手,又牽芳文的手。

芳文低頭撫摸著小薑婷的頭,最後才抬頭看向薑時一。

從薑時一剛纔的表現,芳文知道薑時一變了。

可什麼時候變的,芳文不知道。

而且擔心的道。

“時一,你打算明天去找雷老虎,你知道雷老虎是什麼人嘛?”

薑時一點頭。

“知道,再怎麼說我還欠雷老虎一百多萬呢,明天一併解決了。”

薑時一說的很輕鬆,但芳文還是擔心。

“你知道雷老虎的手上有多少高手嗎,你這一去可能……”

芳文冇有說完,可芳文想說什麼薑時一自然知道。

“芳姐,你放心吧,我冇事。”

說到這裡,薑時一似乎想到什麼,又問道。

“芳姐,你怎麼欠他們這麼多錢呢。”

“嗐。”

芳文歎口氣,說出自己和張貴良的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