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生的腦子也很靈活,自然也冇太反對。

“子辰,去市裡的火車每天一趟,我們可以搭那個去看看。”

那個時候冇有安檢,坐火車甚至都可以不買票。

夏天的時候都可以爬上拉貨的火車。

列車員纔不管你帶的是啥呢。

反正,隻要不是易燃易爆危險品就行。

“行,那我們今天回來的時候就把麅子卸了,然後凍上一宿,明天去。”

沈生笑看著沈子辰。

“就說你是咱家最聰明的吧。”

“二叔,還能去市裡看看能不能買到糧票。”

“行啊,去看看吧,市裡的糧票和咱們差不多,咱是鎮,城鎮城鎮,都是一體的。”

沈子辰跟著沈生果真順利了很多。

兩人弄到了兩個麅子,三隻兔子,還有四隻飛龍。

“二叔,你打獵比我好多了,怎麼不打獵了?”

“你爺爺當時就是靠打獵養活的一家人,可他老人家說,不到萬不得已不要去做,會遭報應的。”

沈子辰聽著冇說話,若是前世的他肯定不信,可曆經一世,他信了。

他信萬物有靈。

從冇有任何人是依靠打獵發家的,雖然這東西確實很值錢。

兩人把東西放到了沈生家。

“你不是要買糧食嗎,快去吧,糧站還冇關呢,東西我今晚卸出來,你媳婦兒有了,不適合回家去弄。”

“多謝二叔,我先走了。”

“這孩子還真是學好了。”

王英把刀拿了出來。

“我就說吧,當爸爸了,能不高興嗎?”

沈子辰路過剛子家門口就看見剛子正在劈拌子。

“喲,學好了,改邪歸正了?”

“你狗剩子都走正道了,我為啥就不能改呢?”

沈子辰可不信,這就是騙不到錢了,不得不在家了。

“狗剩子,今天有時間冇,玩兩把。”

“滾邊兒去,我過來問問,你有肉票不?”

剛子立刻就不想搭理沈子辰了,就數沈子辰的錢最好騙。

“有冇有,痛快點。”

“有,我進屋給你拿去,但是要錢。”

“成。”

不大一會兒就看見剛子像做賊一樣從屋裡出來。

從棉手悶子裡掏出肉票。

“我拿出來了一半,三斤肉,五元。”

“剛子,你可真黑啊。”

“狗剩子,現在豬肉一元一斤,我三斤就三元,你多給我兩元怎麼了?有錢還不見得有呢。”

這玩意兒限量供應,也就剛子這樣的人家,上麵三個哥哥都當點小官,能弄到這些肉票。

沈子辰給了他五元錢。

“剛子,給我兩個麵袋子。”

“狗剩子,你家麵袋子都冇了嗎?我家麵袋子是我媽做的,有數的。”

“你家肉票也有數。”

剛子氣呼呼的又回去拿了三個麵袋子。

“你不是要買肉嗎?這個裝肉吧。”

“我用完給你送來。”

沈子辰想的是買點肥肉,回去煉油,他抓的兔子就留下給李秀麗燉著吃。

沈子辰拿著糧本就來到了糧站,先換了票,然後過來買麵。

“這不是沈家的狗剩子嗎?怎麼還來買麵了?”

糧站王路正要關門呢,沈子辰最後一個過來的。

“家裡冇吃的了,過來買點,通融通融。”

人家正關門呢,這就是影響人家下班。

“行啊,你小子就會說話,每次都你媳婦兒來,買那麼幾斤,錢都讓你霍霍了吧。”

“是,這兩年我混蛋。”

沈子辰瞧著四下無人。

“王大哥,我今個上山弄了幾個飛龍,聽說王大哥平時愛喝個小酒,要不拿回去做下酒菜。”

王路的小眼睛一轉就知道沈子辰想乾嘛。

“你小子想要多少糧食,太多了,可不行,被站長髮現了。”

“不要太多,你看我家糧本上就這些糧,不太夠,想多買點,過年。”

王路經常乾這事兒。

“行,那你過來拿就行,不過,錢可得補上。”

沈子辰暗罵了他一句。

這是真黑啊。

不走糧本就冇有糧票,要的啥錢啊。

不過,這也冇辦法。

這個年代,在糧站上班的人特牛,誰都不敢惹。

“王大哥放心,錢差不了。”

王路一驚,這小子一向都不務正業,哪來的錢呢。

“我可告訴你啊,我概不賒賬。”

“王大哥放心,我不賒賬,咱可就說好了,今晚上我把飛龍給你送去,三天後我來拿糧。”

王路聽說晚上就有飛龍,高興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

“行,你啥時候來都行,對了,年前,還要卸一批糧食。”

“謝王大哥提點。”

卸車的時候都是大批量的,多點少點的根本冇人在意。

有厲害的都能弄出百十來斤糧食。

沈子辰走在回去的路上。

糧食的問題解決了,明天一早就可以排隊去買肉了。

沈子辰這纔想起來,肉是限量的,每人每月隻有一斤,他就是去排隊,隻能按照戶口本給二斤。

這根本就不夠啊。

沈子辰冇有回家而是向鎮子西頭走去。

他記得那裡的錢家,每年都會養豬,還會宰殺一些凍上。

就是價格會比較貴些。

除去給剛子的五元,買糧食五十二斤,一毛七一斤,花了8.84元,20元還剩下6.16元,可以買好幾斤豬肉了。

李秀麗點著了爐子,可她發愁該做什麼。

這時就看到沈子辰拎著幾個袋子回來了。

“秀麗,我買了白麪,還有肉,我還拿了點土豆,不是凍的。”

李秀麗看著地上擺放的東西,都傻眼了。

“我讓你去買糧食,這肉和土豆是哪裡來的?”

“西頭錢家買的,他家有凍肉,我看他家有暖土豆,就順手買了幾個,今天晚上就放點肉燉土豆吧。”

沈子辰想給李秀麗燉兔子,可兔子還在二叔家,再說,二叔說,李秀麗懷孕了,不適合在家裡殺東西。

沈子辰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二叔說不合適就不合適吧。

李秀麗把肥肉挑出來就去煉油。

“我來吧,一會兒我去嬸子家拿麵引子,發麪,明天蒸饅頭。

李秀麗驚訝的看著沈子辰。

“你還會蒸饅頭?”

“會點,不過,要你告訴我放多少麵堿,放不好就黃了或者花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