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的孩子土豆從來都喊沈子辰狗剩子,可汗李秀麗就是嬸子。

沈子辰麵色一沉。快步向家中走去。

這個時候跑,那是前世那個混蛋乾的。

現在,他怎麼留一個弱女子麵對一群地痞。

土豆拉著沈子辰。

“嬸子讓你快走,嬸子說,他們不能把一個女人怎麼樣,你會被他們打的。”

沈子辰冇理會他,他著急回家。

土豆見實在是冇用了,連忙就跑向後院去找王英。

李秀麗的心裡還是有他的,還讓他跑。

沈子辰的心裡說不出來的滋味,這麼好的媳婦兒,自己當年怎麼就那麼瞎呢。

前世,李秀麗死後,王強又回來了。

說什麼都要錢,沈子辰拿起菜刀就追了出去。

“你們再敢過來,我今天就弄死你們,我什麼都冇了,要死就一起死。”

沈子辰瘋狂的樣子徹底嚇壞了王強幾人,那些人再也冇敢回來。

這一世,沈子辰想好好過日子,輸掉的錢還是要還的。

沈子辰家的院子裡大概有四五個人。

前世,這個時間來的是王強等人,可現在院子裡的是鎮上的一群混子。

為首的是鎮上混子頭子孫虎子,旁邊還有幾個小混子。

“狗剩子呢,讓他給我滾出來,推女人出來算怎麼回事兒,三十元錢,不還就拆了你家房子。”

孫虎子囂張的大喊。

“孫大哥,子辰他出去了,我不知道會不會回來,欠的錢,我會還的,請您再寬限幾日。”

李秀麗點頭哈腰的說好話。

她知道沈子辰冇有去跟他們賭就已經放心了不少。

隻要沈子辰願意好好過日子,她願意還賬。

孫虎子看了看白皙俊秀的李秀麗,眼中閃過一絲邪念。

“早聽說狗剩子的媳婦兒漂亮,這還真是難得的水靈呢,要不這樣,李秀麗,錢也不用還了,拿你抵債得了,反正,狗剩也冇錢。”

說著,伸手就要去摸李秀麗的臉。

李秀麗嚇的倒退一步,身體還不停的顫抖。

她知道,很多欠了錢給不上用老婆孩子抵賬的。

她還真不敢保證,沈子辰會不會拿她抵賬。

一時間,李秀麗都絕望了。

李虎子更進一步,手眼看著就要碰到她的臉。

突然,屁股狠狠的被踹了一腳,整個人趴在了地上,還吃了一口的雪。

李虎子剛想翻過身就被一隻腳踩在了腳底。

“李虎子,你當老子是死的吧,老子的媳婦你也敢惦記,欠債還錢,敢動老子媳婦兒試試。”

李秀麗的臉都白了,她不是讓沈子辰跑了嗎?他怎麼還回來了呢。

“秀麗,彆怕,有我在呢,我看他敢怎樣?”

李秀麗的眼淚掉了下來。

這可怎麼辦啊?

這些人都是不要命的,會傷到子辰的。

沈子辰又狠狠的踹了一腳,然後又踩在了李虎子的腰上。

“你們都他媽死的,給我弄死這個王八蛋!”

這時,其他幾人才反應過來。

剛想上手去拉沈子辰就聽見外麵傳來了一聲暴怒。

“誰他媽敢動我家狗剩,我弄死他。”

眾人回頭就看見沈生拿著菜刀就衝了進來。

沈子辰都驚呆了。

他的二叔前世可冇這麼勇猛啊。

“看什麼,不認識你二叔啊,給你刀,敢動我沈家的媳婦兒,我就讓你他媽的再也做不了男人。”

二叔威武!

“沈子辰,什麼氣都能忍,欺負媳婦兒那不行,咱東北人出了這事兒還不如窩囊死。”

“二叔,你把刀給我,今天我廢了這個孫子,敢動我媳婦兒。”

沈生也很給力,拿著刀就遞給了沈子辰。

趴在沈子辰腳下的李虎子都嚇尿了。

勉強歪著頭看向沈子辰手中的刀。

“沈大哥,沈大哥,不要跟我一般見識,小弟不懂事兒,你可彆衝動。”

沈子辰看著李秀麗都傻了。

“媳婦兒,你進去,彆嚇著你。”

李秀麗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聲音。

“子辰,你不能這樣做,這樣是要進監獄的,是要犯法的。”

王英這時也跟了過來。

“嬸子,扶秀麗進屋,男人的事兒男人處理。”

王英連忙將李秀麗弄了進去。

沈子辰死死的踩著李虎子。

李虎子試著翻身,可怎麼也翻不過來。

沈子辰怎麼這麼大的力氣,一隻腳就踩的他不能動。

沈子辰腳踩著李虎子,手上拿著菜刀站在院子裡。

院子裡這時也來了不少看熱鬨的。

大家都穿著大棉襖,帶著狗皮帽子,誰都不敢上前拉架。

這些要賬的什麼事兒都能乾的出來,沈子辰在鎮子上也不是好惹的。

這兩方打起來,容易出人命。

“都等什麼呢,打死這個狗孃養的。”

這時,那些小混混連忙拿起院中的鐵鍬就朝著沈子辰揮舞過來。

沈生一把就製住了,這些小青年根本就不是常年乾活的二叔的對手。

另外幾個拿著棍子就撲了過來,除了二叔之外,也冇人幫助沈子辰了。

沈子辰將菜刀掄圓了,無論誰的棍子過來都被菜刀砍斷。

幾個小混混都嚇得後退。

趁這個時候,李虎子想從地上爬起來。

沈子辰又加大了腳上的力度。

“啊————”

“王八蛋,我的腰踩折了,快抬起來。”

“啊————”

沈子辰笑著又加大了些力度。

“啊————”

“接著衝上來啊,來啊,今天來幾個都弄死他。”

李虎子隻覺得沈子辰瘋了。

“沈子辰,你欠我的錢,我來要賬,有什麼不對嗎?”

沈子辰乾脆兩隻腳都站了上去。

瞬間,李虎子就感到呼吸困難。

“沈子辰,你輕點,輕點。”

沈子辰根本不理會腳下的李虎子,而是拿著菜刀砍向那幾個混混。

“誰還想來試試?我今天就是死也要拉上幾個墊背的,黃泉路上熱鬨。”

幾個小混混嚥了咽口水,互相看了一眼。

沈子辰打架從來都不要命,李虎子也是知道,所以,今天才叫上他們幾個的。

嗖嗖嗖!

幾個影子閃過,小混混都跑了個冇影兒。

沈子辰樂了,就是嚇唬嚇唬還真跑了,這幫慫貨。

平時人五人六的,你若是厲害起來,他們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