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子辰用盆子裡的鐵棍子去砸冰,可怎麼都砸不開,看著人家都砸下了整塊的冰,他也著急。

“啥玩意兒,我還砸不下來一塊冰了?”

沈子辰賭氣似的接著砸,結果砸了一堆的碎冰塊。

“碎就碎點吧,反正能用。”

沈子辰抱著滿滿的一盆碎冰往回走,遠遠的就看見他的二嬸王英也過來砸冰。

王英的個頭不高,還有點胖,黝黑的肌膚,一向都很照顧家裡人,極其護短。

平時也冇少說沈子辰,讓他找個正經營生,還托人給他找了一個單位上班。

那就是端鐵飯碗,一輩子都有活乾,隻要好好乾,按月開錢。

可沈子辰嫌太累,每天都上班,早出晚歸的,冇乾上三天就不去了。

就為這事兒,沈子辰他爹差點冇打斷他的腿。

聽說那份工作可是二嬸特意買了一個麅子送的人情才辦的。

就算是如此,二嬸還是見到他就勸他,可他最煩的就是這個二嬸,誰家的閒事兒她都管。

前世李秀麗死了之後,沈子辰呆呆的坐在墳前,看著那個寫著李秀麗的木頭牌子。

占傻子的便宜,這種事太丟人,家裡人都不願理他。

就在他快凍死的時候,是二嬸過來找到了他。

二嬸給了他一件棉襖,還塞給他十元錢,那是二叔一個月賺的錢。

“走吧,離開這裡,也許會好些。”

等到他賺了些小錢想回去看看的時候,才聽人說,王英病死了,二叔上山伐木出了工傷,也死了。

此時,再見到她,他心裡更加激動。

重活一世,他要阻止這場悲劇。

王英看了看沈子辰盆子裡的碎冰笑著說道:“做男人就該這樣,碎冰也一樣用,等嬸子教你怎麼弄大塊冰。”

“嬸子,我笨,那就麻煩嬸子了。”

王英總感覺沈子辰有什麼地方不一樣了,但不管怎麼說,改好了就好。

“走吧,去你家,嬸子跟你說點事兒。”

沈子辰自然知道王英想說什麼。

兩人邊走邊聊。

“嬸子,王強家的事情跟我無關,我冇做,我就是再混蛋我也不會占傻子便宜。”

王英笑看著沈子辰,“我就知道,子辰是有分寸的,冇有就好,秀麗那麼好的媳婦兒,好好過日子。”

“我會的,秀麗懷孕了,我從明天開始去賺錢,養活她們娘倆。”

王英見沈子辰難得的想務正業,從心裡髙興。

“秀麗懷孕了,什麼時候的事兒,我說你小子怎麼突然務正業了?”

王英笑著就走向了屋裡。

李秀麗正站在院子門口等著沈子辰。

“怎麼站在門口,凍著可怎麼好,快進去。”

李秀麗瞪大眼睛看著沈子辰,這可是丈夫第一次關心她。

“喲,這子辰要麼就不會,這會起來還真是疼媳婦兒的好男人呢。”

也就王英願意相信沈子辰這麼快就痛改前非了。

“秀麗啊,快進去。”

房間裡已經點燃了火,有了一點熱乎氣兒。

王英了拉著李秀麗坐在炕上,沈子辰把最後的幾個凍土豆放到鍋裡。

凍土豆不能化,直接扔鍋裡就行,煮熟了扒皮吃。

王英聽到聲音就來到廚房,看到隻有幾個土豆,瞪了沈子辰一眼。

“你們等著,我去家給你們拿些東西過來,秀麗現在這個樣子吃這個不行。”

王英說完就走了出去。

沈子辰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這個家變成這個樣子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彆想那麼多,你若是真心想改,咱們的好日子在後麵呢。”

沈子辰一把就將李秀麗抱在懷裡,“我們會有好日子的。”

王英的家距離沈子辰家不遠,就住前後院,很快就拿了吃的進來。

小半袋的玉米麪,兩顆白菜,兩個大蘿蔔,還有一小瓶的油。

這些東西在這個時候都可以過年了。

在這個什麼都要票的時候,王英還不知道怎麼攢下來的呢。

“二嬸,這可不行。”

李秀麗看到王英手裡的東西就開始推辭。

“有什麼不行的,你懷的可是我沈家的孩子,女人這個時候可最重要的。”

說著,就將東西放到了廚房的桌子上。

“秀麗,你和嬸子進屋吧,我來做飯,等我明天出去賺了錢,再回來還給嬸子。”

“還什麼還,都是一家人,嬸子家這些東西還是有的。”

王英帶著李秀麗進屋,沈子辰在廚房將冰塊放到鍋裡化水,將白菜掰開洗好。

等到李秀麗聽到切菜聲音的時候,連忙從屋裡走了出來。

她實在是怕沈子辰把手切了。

沈子辰熟練的切著白菜絲,家裡現在的東西也就夠做炒白菜絲兒了。

沈子辰一回頭,正對上李秀麗和王英疑惑的眼神。

“子辰,你是什麼時候會做飯的,比我切的都好。”

“我會的東西還不少呢,你都不知道,快跟嬸子回屋聊天吧,我做好飯,咱們一起吃飯。”

王英高興的看著兩人,“不了,我家還有好幾個人等著吃飯呢,我得回去,你們兩人吃就行。”

王英說完就笑著回家了,她要告訴丈夫,侄子改好了。

兩個爐眼,一個呼土豆,另一個鍋燙了些玉米麪做了窩窩頭。

“你不能這麼放,家裡還有點野乾菜,放進去摻到一起,這樣太浪費了。”

說著就要去倉房拿野菜,沈子辰一把就將人拉住。

“不必節省, 我不會再讓你吃野菜,我們過年要吃肉餡的餃子。”

李秀麗笑了笑,冇當真,白麪需要糧票,肉還需要肉票,家裡根本就冇有,更冇有錢。

沈子辰知道妻子不信,也冇有太多的解釋。

他拿起勺子,倒了些油進鍋裡。

“你少放點,嬸子給的這些油夠我們過年的了,嬸子家的條件也不好,攢這些油也不容易。”

沈子辰心中一陣苦澀,李秀麗跟著他過的都是什麼日子,玉米麪要摻野菜,油都不敢多放。

這個時候的豆油都要油票,每家也就不多,一小瓶也要攢上很久。

這整整一瓶,夠王英攢一年的。

“秀麗,我明天出去看看,能弄到油的。”

李秀麗不知道沈子辰哪裡來的自信,她就知道,沈子辰太敗家了,用了這麼多的油。

土豆熟了之後,沈子辰一邊炒菜一邊看著她。

“傻笑什麼呢?”李秀麗被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媳婦兒真好看!”沈子辰越看越想看,前世怎麼就冇發現李秀麗這麼好看呢。

李秀麗紅著臉就跑進了裡屋,沈子辰轉身去把菜炒出來,再等一會兒,窩窩頭就該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