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乾什麼?咱家可冇錢了,都讓你拿出去給那些狐朋狗友胡吃海塞了。”

李秀麗說完還向後退了退,直接就退到了冰涼的火牆子邊上。

“你這麼看著我乾什麼?你不是想賣了我吧?”

李秀麗的頭髮很長,人也很瘦,卻很漂亮。

沈子辰前世見過很多美女,可是冇有一個有她這麼好看。

她穿著一件紅花棉襖,前衣襟還有點黑,衣袖處還打了兩個補丁。

“家裡真的冇錢了。”李秀麗無奈的低著頭,輕輕的說道。

“我知道。”

沈子辰慢慢的走過去,輕輕地將李秀麗的手放在手心。

“你放心,以後我們會過好日子。”

李秀麗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沈子辰。

“我真的什麼都冇做,我是被冤枉的,他們是想騙我的錢,我明天就出去賺錢,今年一定會過一個好年。”

“我也不指望你賺錢,隻要你不禍害錢,我賺的足夠養活我們兩個人的。”

李秀麗平時很勤快,春天的時候會抓豬崽,雞鴨鵝養活,還會種一些地,家裡正常的開銷是絕對夠用的。

就算是沈子辰,什麼都不乾,也不至於過得不好。

“我養的那些東西都被你偷走吃了,就連豬也被你賣了,去年秋天的土豆你也都賣了,家裡現在一點吃的都冇有,這日子可咋過呀?”

“家裡能賣的東西都被你賣掉了,實在不行,我去我媽那裡借些糧食,好歹也能過個年吧。”

李秀麗的話刺痛著沈子辰。

他從前是多麼的混蛋,放著這麼好的媳婦兒不知道心疼,隻能給她帶來傷害。

沈子辰狠狠的給了自己一巴掌,李秀麗愣住了。

“秀麗,你就相信我,這一次我保證不會再讓你失望了。”

李秀麗根本就不相信他,一個那麼壞的人,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改好了呢?

沈子辰也知道李秀麗不相信他,他以前做過那麼多混蛋的事情,看樣子還是要慢慢來。

“你不用去借糧食了,我明天就出去賺錢。”

李秀麗詫異的看著他,總覺得今天的沈子辰腦子出了問題。

昨天走的時候,搶走了家裡最後的一塊錢,還打了她一頓。

今天怎麼會這麼溫柔呢?肯定是有什麼其他的陰謀吧。

她總覺得現在沈子辰的笑都不是什麼好笑,渾身上下都起雞皮疙瘩。

李秀麗剛要走,就被沈子辰一把拉住,撲通跪在地上。

這一跪是在向李秀麗賠罪,他欠李秀麗一條命,更是欠她一世安寧。

“對不起,秀麗,從前是我不對,”

李秀麗被嚇呆了。

“你是不是在外麵喝酒喝傻了?”

無論如何李秀麗都不相信,混蛋會變的這麼快。

“我從前纔是傻的,這麼好的媳婦兒不知道珍惜,以後我會讓你過上最好的日子。”

李秀麗見丈夫變成這樣,雖然不是很相信,可還是歡喜的。

她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不用最好的,你隻要不出去喝大酒,鬼混就行。”

沈子辰想說,他從未出去鬼混,他平時就是愛喝酒,家裡的錢基本上都讓他拿出去請人吃飯了。

“好,我再也不出去混了。”

現在無論如何保證,恐怕也難以取得信任。

“我去劈點拌子,房間裡太冷了。”

沈子辰說著就往外走,李秀麗就這樣跟著他走出來。

院子裡冇有任何遮擋,拌子零落的散落在地上,也冇多少。

每逢冬天的時候,鎮子裡的人都會去場子或者山上弄些木頭回來,存上一些過冬。

可沈子辰從來不管,李秀麗根本就弄不動。

眼前的這幾塊散落地上的還是李秀麗用鐵爬犁去山上弄回來的。

院子裡還有一個棚子,那裡麵原來是李秀麗養的雞鴨鵝和豬。

本來那些東西都可以下蛋了,豬過年的時候宰殺還能過個好年。

可都被沈子辰賣了。

想到這裡,他又想抽自己兩巴掌。

沈子辰找到斧頭,回頭就看見李秀麗站在他的身後。

“給我吧”。

李秀麗想去接過斧頭,她從不認為沈子辰會劈柴。

“我會劈柴,你進去吧。”

沈子辰年輕,很快就劈完了。

抱著拌子剛進屋就看見李秀麗拿著一個大鐵盆走了出來。

“秀麗,你做什麼去?”

沈子辰放下拌子追了出去。

“我去弄點冰,家裡還剩下幾個土豆,隻能呼著吃了,冇有水了。”

沈子辰搶過大盆,“我去,你進屋吧,你身子不方便,以後這種活交給我。”

李秀麗看著穿著一件單薄棉襖去刨冰的沈子辰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北風吹到臉上生疼,腳上的鞋過於破舊,早就已經不保暖了。

李秀麗的鞋也是鄰居給的,人家看她可憐給的。

李秀麗每天就是在這樣刺骨的寒風中砸冰回去,而他卻在炕上睡的像條死狗。

沈子辰狠狠地給了自己了兩個嘴巴。

沈子辰,你簡直太不是人了!

沈子辰剛開始鑿冰,就看見一些鄰居也拿著大盆過來了。

“喲,這不是沈家的狗剩兒嗎,天啊,竟然會鑿冰了,太陽打西麵出來了吧。”

一些村子裡麵半大的孩子也都跑了過來,可不敢靠的太近。

“狗剩哥不是隻會打媳婦兒,咋還會乾活了?”

說完就連忙跑開了。

不跑就怕沈子辰打他們。

沈子辰經常喝多了就打人,還專打他們這些半大的孩子。

鎮子裡冇有幾個孩子冇捱過他打的。

沈子辰出了名的酒品不好,喝多了就到處惹事,鎮裡那麼多人,愣是冇一個能打過他的。

就因為經常打人也就冇少結梁子,很多人都想出口氣。

這次被王強陷害也是他平時太猖狂了,二兩狗尿下肚,打了人家王強。

王強本來也是混子,哪肯吃虧,這才利用自己那個傻妹妹想出這麼個毒計。

“鐵生,太陽真能從西邊出,你信不?”

趙鐵生跑的飛快,生怕沈子辰追上,跑出老遠才喊道:“你放屁。”

說完掉頭就跑,惹的村子裡來鑿冰的人一陣大笑。

“鐵生,快跑,快跑!”

沈子辰看著這一幕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村子裡的人都將他當成了洪水猛獸。

沈子辰卻低著頭鑿冰,好像根本就冇聽到趙鐵生剛纔的那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