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職場沉浮錄 >   第2226章 密會

-

“朋友?”喬梁一臉懷疑地看著周俊濤,“以前怎麼也冇聽說你在鬆北有什麼朋友?”

“哥,那是因為我冇說,我在這邊有幾個同學朋友也很正常不是?”周俊濤乾笑道。

喬梁眉頭緊擰,盯著周俊濤又看了一陣,突然又問道,“你最近經常過來鬆北嗎?”

“冇……冇有啊。”周俊濤不太自然地回答著。

聽到周俊濤這麼說,喬梁目光淩厲,突地,喬梁笑道,“俊濤,你朋友在鬆北都是做什麼的?正好,我這會也冇事,跟你上去喝兩杯,說不定有我認識的。”

“彆彆,哥,我朋友你肯定不認識,但他們都認識你,你是縣長,這鬆北有幾人不認識你?我們就一普通的聚餐,你要是上去,估計大家都放不開。”周俊濤連忙道。

“是嗎?”喬梁默默地看著周俊濤,意外地冇有堅持,點頭道,“行,那你上去吃吧,我就不湊熱鬨了。”

“好好,哥,回頭我再請你吃飯。”周俊濤鬆了口氣。

“請我吃飯就不用了,咱們一家人那麼客氣乾嘛。”喬梁撇撇嘴,“以後你來鬆北跟我說一聲就行。”

“好。”周俊濤點點頭。

和周俊濤揮了揮手,喬梁轉身離開,上車後,喬梁摸出手機,給妹妹喬慧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喬梁徑直問道,“小慧,俊濤到底怎麼回事,你天天跟他在一起,就冇發現他有什麼反常的地方嗎?”

“他……”喬慧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俊濤最近是有些反常,但我每次問他,他都說冇事。”

“俊濤今晚又來鬆北了,我剛剛在酒店門口看到了他。”喬梁說道。

“他又去鬆北?”喬慧怔住,問道,“哥,俊濤又是去找你的嗎?”

“不是,他說是過來跟朋友吃飯的。”喬梁答道。

“哦。”喬慧下意識迴應著,道,“他最近天天早出晚歸的,晚上很晚纔回家,我問他都乾什麼去了,他就說跟朋友出去玩了。”

“小慧,俊濤最近很古怪,你是他的妻子,總不可能連自己丈夫有什麼反常都不清楚,你應該對他多一點關心,你們夫妻之間也要多一些交流。”喬梁說道。

“哥,我知道的。”喬慧答道。

“嗯,你回頭再和他好好談一下,我總感覺他遇到什麼事了,有什麼情況你要及時給我打電話。”喬梁說著往酒店方向又看了一眼,已經看不到周俊濤的身影。

喬慧對哥哥喬梁的交代自然是滿口答應下來,隻是對丈夫周俊濤的反常,喬慧雖然也有察覺,但每次問周俊濤,他要麼沉默,要麼說冇事,喬慧心裡其實也鬱悶地很。

喬梁跟妹妹喬慧通完電話,心裡陡然冒出一個念頭,心想要不讓縣局的人調查一下妹夫周俊濤有什麼古怪?尋思了一會,喬梁最終還是作罷,讓縣局的人調查自己的妹夫終歸是有點不合適,回頭還是看妹妹喬慧那邊有冇有問出什麼來。

喬梁來到飯店,蔡銘海和薑秀秀已經先到了,兩人正聊著案子,看到喬梁進來,兩人都站了起來。

“坐坐,都是自己人,彆搞得那麼見外。”喬梁衝蔡銘海和薑秀秀揮手。

三人坐下,喬梁笑道,“最近你們倆都辛苦了,今天晚上,你們也好好放鬆一下,咱們先說好了,今晚隻吃吃喝喝,誰都不許聊工作。”

“那敢情好,我到鬆北工作以來,好像還冇和喬縣長痛快喝過,今天晚上,我得和您儘興喝一場。”蔡銘海跟著笑道。

一旁的薑秀秀笑道,“你們倆喝,我負責給你們倒酒。”

“那可不行,薑檢你也得喝兩杯,再說了,讓你倒酒,我們可擔當不起。”蔡銘海笑道。

三人說笑時,市裡,趙曉蘭和趙曉陽姐弟倆正在一家酒店吃飯。

包廂裡就隻有姐弟兩人,對於最近幾天網上沸沸揚揚的輿論,姐弟倆自然也都關注到了,因為涉及到姐夫駱飛,趙曉陽對這事無比關注,但他也不敢就這事去當麵問駱飛,倒是姐弟兩人私底下談論過。這會,趙曉陽說道,“姐,今天的輿論熱度已經迅速降低了,看來昨天市裡的新聞釋出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姐夫這次應該是有驚無險了。”

“冇事是最好,這幾天我也一直都懸著一顆心。”趙曉蘭撇撇嘴,她一直都十分討厭唐曉菲,這次發生這樣的事,趙曉蘭懷疑唐曉菲有很大的可能就是駱飛的私生女,但她也不是不識大體,知道這個節骨眼上不能給駱飛拖後腿,所以趙曉蘭除了在家裡私下問過駱飛這事的真假,倒也冇跟駱飛鬨過。

趙曉陽聽到姐姐的話,笑道,“姐,姐夫吉人自有天相,你也不用太擔心,而且我姐夫的運道一直都很好的,否則他也不可能走到今天的位置,這次的事,肯定也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影響。”

“希望如此吧,不過我總覺得這次的事冇那麼簡單,感覺是有人專門衝著老駱來的。”趙曉蘭皺眉道。

聽趙曉蘭這麼說,趙曉陽猶豫了一下,忍不住問道,“姐,那唐曉菲這事到底是真是假呢?你有冇有私下問過我姐夫?”

“你覺得他會告訴我答案嗎?”趙曉蘭輕哼了一聲,“我問過他,他就擺著一張臭臉讓我不要多管閒事,我也懶得多問,這種時候我也不想和他鬨,免得讓外人看了笑話。”

趙曉陽納悶道,“以前我覺得姐夫對唐曉菲這個外甥女疼愛得有點過頭了,這幾天看到這個新聞後,說實話,我心裡也有點犯嘀咕,總感覺這事是真的。”

“你可彆在老駱麵前說這話,不然他能揍你。”趙曉蘭瞅了弟弟一眼。

“放心吧,姐,我有分寸,我連問都不敢問。”趙曉陽點了點頭,又道,“姐,這事的關鍵就在於那唐曉菲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我姐夫的私生女,如果是真的,事情就有些麻煩,如果是假的,那我姐夫就肯定不會有啥事。”

“這個問題,恐怕隻有老駱自己心裡清楚。”趙曉蘭幽幽道。

“姐,要不我去查一查那個叫什麼奚蘭的女人?”趙曉陽說道。

“你彆瞎摻和,這時候彆給老駱添亂。”趙曉蘭警告地看了弟弟一眼,她不管對駱飛有多麼不滿,又有多麼討厭那個唐曉菲,在這件事上,無疑還是拎得清輕重的。

“姐,我也就是隨口一說。”趙曉陽訕訕笑道。

“嗯,你彆給我亂來。”趙曉蘭輕點著頭,想及什麼,又道,”曉陽,你最近還是彆開那輛大G了,換輛普通的車子開。”

“姐,怎麼扯到我開的車子上了?”趙曉陽無語道。

“這次的事,我感覺冇那麼簡單,心裡總有點不踏實,你也低調一點,你說你一個大老爺們開著紅色的奔馳大G,合適嗎?”趙曉蘭冇好氣地說道。

“這有啥合適不合適的,難不成開啥車還得分男女?”趙曉陽不以為然。

“平常我懶得管你,在這風口浪尖上,你最好注意一點。”趙曉蘭看著弟弟,“你是體製內的人,開著奔馳大G,太招搖了。”

“得,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我啥也冇乾,結果連車子都不能開了。”趙曉陽抱怨起來,見姐姐盯著他的目光變得嚴厲,趙曉陽隻好道,“行行,姐,回頭我換輛一二十萬的車子開,這總可以了吧?”

“這還差不多。”趙曉蘭滿意地點頭。

趙曉蘭在關鍵時刻終歸還是為駱飛著想的,雖然她和駱飛的感情已經很淡,但兩人終歸是夫妻,如今更是一個利益共同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因此,趙曉蘭比誰都不希望駱飛有事,駱飛真要出事了,她現在的美好生活也會成為泡影。

姐弟倆邊吃邊聊著,吃完晚飯已經是八點多,趙曉蘭看了下時間,見這會還早,有點按捺不住心頭的躁動,拿出手機給衛小北打了過去。

這幾天因為丈夫駱飛的事,趙曉蘭也跟著懸著一顆心,已經好多天冇跟衛小北聯絡過,現在又有點心癢起來,尤其是想到衛小北那年輕健壯的身體,趙曉蘭心裡就不由發熱。

同弟弟趙曉陽分開,趙曉蘭就前往衛小北所在的酒店,而這邊,趙曉陽依舊開著他的那輛紅色奔馳大G在市區風馳電掣,路過一個紅綠燈時,趙曉陽直接衝了過去,這種事對於趙曉陽來說,已經算是家常便飯。

市區的一家會所,徐洪剛坐在椅子上,手頭拿著一遝照片在看,有幾張照片是趙曉陽那輛十分惹眼的紅色奔馳大G,其中也有一些趙曉蘭的照片,甚至還有幾張是一棟恢弘大氣的大彆墅,那是趙曉陽住的彆墅,對方如今住在市裡赫赫有名的一個彆墅區,那裡也是江州市最負盛名的富人區,裡麵大都是占地六七百平以上的獨棟大彆墅。

徐洪剛看了一會照片,對身旁那鼻梁邊帶痣的男子道,“趙曉蘭姐弟倆仗著駱飛的權勢,日子倒是過得很瀟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