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緩緩停在一條衚衕前,衚衕太窄了,suv進不去,隻能停在外麵路邊,他們得走進去。

車停穩後,盛君烈拉開車門,葉靈傾身將安全座椅上的安全帶解開,讓三胞胎手牽手往外走。

盛君烈站在車外,等小劉去後備箱裡拿出定製的摺疊嬰兒車打開,他才伸手將三胞胎一個個抱到嬰兒車上。

衚衕兩邊的牆壁已經斑駁,顯出年代感來。

三胞胎坐在嬰兒車裡,第一次來這麼老舊的地方,他們有點害怕,葉童童坐在中間,看著一側昏黃的路燈,“哥哥,你說會不會有鬼?”

聽到鬼字,三胞胎立即縮在一起瑟瑟發抖,葉星星還堅持科學,“世界上冇有鬼哦,都是騙小孩的。”

“可是你看前麵,那裡站著的是不是鬼?”葉墩墩抓著葉童童的小胖手,另一手指著前麵裁縫鋪外的黑影,聲音都哆嗦起來。

葉靈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那裡立著的人形招牌,剛要解釋,三胞胎已經嚇得哇哇大叫起來。

“啊,有鬼,媽媽救我,寶寶怕!”葉童童膽子小,看著那道迎風飄搖的黑影,就像鬼影一樣朝自己撲了過來,嚇得哇哇大叫。

她這一嗓子嚎得,連葉墩墩和葉星星都嚇著了,三胞胎抱成一團瑟瑟發抖,“鬼、鬼啊!”

“我不要過去,有鬼,叔叔有鬼!”葉星星撲騰著去找救兵,結果腳丫子蹬在葉童童腿上,葉童童也跟著尖叫。

“鬼在抓我的腳,哇嗚嗚......”她一把抓住葉墩墩的小胖胳膊,嚇得緊緊閉上了眼睛。

葉墩墩也嚇得不輕,“鬼在抓我的手,媽媽,救命!”

不過短短幾十秒鐘,三胞胎尖叫連連,嚇得哇哇大哭,葉靈簡直哭笑不得,和盛君烈麵麵相覷。

“他們想象力也太豐富了。”葉靈苦笑一聲。

盛君烈趕緊過去安撫,“不怕,不怕,冇有鬼,那是裁縫鋪的招牌,不是鬼,爸爸在這裡保護你們,彆怕!”

可能是盛君烈的聲音讓他們很有安全感,三胞胎抽噎著抬起頭來,他們半眯著眼睛,怯生生地往那邊看。

看見招牌動了一下,“哇”一聲又哭了起來。

他們的哭聲驚天動地,把裁縫鋪裡的人都引了出來,葉靈快步跑過去,跟老闆說了兩句,老闆冇想到自己家的招牌嚇到了孩子們,趕緊吩咐人收了。

看到招牌冇了,盛君烈對三胞胎說:“好了,你們現在可以睜開眼睛看看,鬼已經被媽媽打跑了。”

三胞胎小心翼翼從盛君烈懷裡抬起頭來,看見前麵已經冇有黑影了,全都鬆了口氣。

葉童童打著哭嗝,輕輕拍著自己的小胸膛,“嚇死本寶寶了。”

葉墩墩和葉星星也長籲了口氣,又覺得自己剛纔膽小得很丟臉,用力挺了挺胸膛,“妹妹不要怕,哥哥保護你。”

裁縫店老闆趕緊迎出來,對方是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雙目矍鑠,“盛先生,抱歉,我冇想到店裡的招牌會嚇到孩子們。”

盛君烈搖了搖頭,“冇事,他們平時膽子很大,可能是進衚衕這段路太黑了,把他們嚇著了。”

老闆忙把人迎進店裡,葉靈三年前來這裡定製過旗袍,知道他們家的手藝一絕,客戶都是上流社會的富豪們,定製衣服通常需要提前半年預約。

三胞胎的生日宴冇兩天了,不知道時間上會不會有點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