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君烈笑著說:“隨她去吧,反正都要有這麼一次,隨便她折騰。”

葉靈歎了口氣,“三胞胎還這麼小,其實我就想簡單給他們過個生日,請那麼多賓客,小孩子累大人也累。”

話雖這麼說,葉靈也能理解盛夫人的心情,好不容易盼來了孫子孫女,不大辦特辦,讓全城人都知道他們家有了三胞胎,都不是她的作風。

盛君烈偏頭看著她,“靈靈,你真的不願意大辦嗎?”

“嗯,我最近應酬,不是這家晚宴就是那家晚宴,我都要跑吐了,說真的,要是有一天休息,我恨不得躺床上不起來了。”葉靈疲憊道。

盛君烈伸手將她攬到懷裡,抬手輕輕給她捏著肩膀,“馬上過年了,過年我們帶三胞胎去度假,到時候你想睡到什麼時候起來就什麼時候起來,好不好?”

葉靈扭頭看著他,“去哪裡度假?”

“我最近買了一座島,用三胞胎的名字命名的,在巴厘島附近。”盛君烈說。

葉靈扁了扁嘴,“送島什麼的,不是我纔有的待遇麼,唉,如今我在你心裡的地位都要排在三胞胎後麵去了。”

盛君烈忍俊不禁,“吃醋了?”

“我纔沒那麼小氣,不就是一座島麼。”葉靈哼哼唧唧的,顯然還是有些吃味的,畢竟她現在在盛君烈心裡已經不是唯一了。

盛君烈笑著摸了摸她的臉,“瞧你這小嘴翹得都能掛油壺了。”

葉靈躲開了他的手,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她扭頭看向窗外,暗暗生著悶氣。

她知道她這醋吃得冇道理,還是忍不住心頭泛酸。

盛君烈傾身過去,伸手摟著她的腰,薄唇貼在她耳邊,低聲道:“真的生氣了?”

葉靈撇嘴,“明明說好我永遠是你的小寶貝,現在有了娃,我就靠邊站了,男人啊,嗬嗬!”

盛君烈忍不住發笑,就喜歡她吃醋的模樣,“那座島旁邊還有一座大島,當地人說那是難得一見的子母島,小的送給三胞胎,大的送給你,現在不撚酸吃醋了?”

葉靈一愣,回頭就撞進男人帶笑的眼睛裡,她才反應過來她被戲弄了,好啊,敢情這人剛纔在她麵前就是裝蒜來的。

她氣得直磨牙,“你、你擎等著看我笑話是不是?”

盛君烈看著她像隻張牙舞爪的小奶貓,眼中的笑意更深,“冇看你笑話,就想知道你是什麼反應。”

“那我現在的反應盛總可還滿意?”葉靈的手伸進他大衣裡,捏著他腰上的軟肉一擰,皮笑肉不笑地威脅道。

盛君烈吃痛,立即不笑了,“滿意滿意,老婆,彆擰,以後我再也不戲弄你了,嗷~~”

男人痛得直吸氣,後排的三胞胎冇看見前麵發生了什麼事,紛紛伸長腦袋看過來。

“叔叔,你在學霸王龍嗎,嗷嗷~~”葉墩墩好奇地看著盛君烈的後腦勺,“霸王龍就是這麼叫的。”

盛君烈苦笑一聲,抓住了葉靈伸進他大衣裡的手,拿出來放在唇邊親了親,“老婆,我錯了。”

“哼!”葉靈傲嬌地彆開頭,打算一個小時內不理他,不,十分鐘內不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