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君烈毫無所覺,他轉身往suv走去,冇走兩步,就看見一道纖細的身影從五雲大廈裡走出來。

即便她穿著羽絨服,也掩不住窈窕的身形,他抬起手衝她揮了揮,葉靈小跑出來。

寒風凜冽,她剛從暖氣房裡出來,凍得恨不得把自己裹成球,她邊朝盛君烈跑去邊說:“你怎麼在車外等,太冷了。”

話說時,有白氣自嘴角升騰而起,可見室內外溫差之大。

盛君烈上前迎了兩步,摘下自己脖子上圍著的灰色羊絨圍巾係在她頸上,說著溫暖情話。

“就盼著你什麼時候下來,忘了冷了。”

葉靈笑彎了眼睛,注意到奔馳後麵停了一輛車,下意識往那邊看去,盛君烈立即注意到她的視線,稍微一錯身,就擋住了她的目光。

“上車吧,三胞胎都在車裡。”盛君烈摟著她的腰往車邊走。

葉靈收回視線,兩人幾步走到車邊,盛君烈拉開門,扶著葉靈上車,三胞胎坐在安全座椅上,一迭聲喊她。

這樣的日子平凡又溫暖,葉靈心裡像裹了一層蜜,她在每個寶貝頭上親了一下,“好玩嗎?”

三胞胎手裡拿著小玩具,葉墩墩拿著手裡的霸王龍,做出一副猙獰的模樣,“霸王龍要吃掉媽媽,嗷~~”

葉靈笑著說:“吃掉媽媽你就冇有媽媽了,你忍心嗎?”

葉墩墩想了想,霸王龍不能吃掉媽媽,但是可以吃掉葉星星,就拿霸王龍的小嘴去啃葉星星的手背,“不吃媽媽,吃星星,星星肉嫩。”

無辜躺槍的葉星星一臉嫌棄的拿起了槍,對著霸王龍開槍,嘴裡還配音,“突突突,你的霸王龍被我打死了。”

“纔沒有,我的霸王龍刀槍不入,嗷~嗷~嗷~”葉墩墩拿著霸王龍去戳葉星星,兩人鬨成一團。

葉童童噘著小嘴,“小屁孩,真幼稚。”

葉靈和盛君烈相視一眼,在座椅上坐下,小劉這纔將車開了出去,很快駛離了五雲大廈。

車後,楚欽手裡捏了一把冷汗,差一點他就踩下油門朝盛君烈撞過去了,要不是葉靈出現在他視線裡,此時悲劇已然發生。

他重重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他知道自己變得越來越瘋狂了,再這樣下去,不是盛君烈死,就是他亡!

奔馳車裡,小劉看著後視鏡裡一家五口其樂融融的畫麵,他想起剛纔在後視鏡裡看到的那一幕,心有餘悸。

楚欽看著盛總的眼神太恐怖了,彷彿下一秒就要將他撞死。

他再看盛君烈毫無所覺的模樣,他搖了搖頭,收回了視線,專心開車。

盛君烈今天帶三寶來接葉靈,是因為晚上他們要去一家老裁縫店裡,給三胞胎做一身衣服。

再過幾天就是他們的生日宴,盛夫人說籌辦就籌辦,今天還打電話問盛君烈,打算把生日宴辦在莊園。

這會兒兩人在車上商量,葉靈覺得莊園不太好,“天氣太冷了,而且要請廚師、準備食材,這些都很費精力,要不找家酒店隨便辦一辦。”

盛君烈搖頭,“我媽盼了這麼多年,可算盼到了孫子孫女,你讓她隨便辦一辦,她肯定不願意。”

“那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