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c小說 >  星武神婿 >   第9章

這時,宋家門外傳來一陣車馬嘶鳴之聲。

八匹駿馬拉著一輛香氣氤氳的馬車,停在了宋家門口。八駿馬神奇非凡,其中一匹,龍頭馬身,是為龍馬,神秀非凡,彰顯主人著身份的高貴。

“姐姐回來了!”

宋嬌嬌收手,臉露喜色,跑了出去,同時不忘回頭嘲諷蕭霆幾句:“姐夫纔是真正的仙人弟子,香車寶馬,隨便禦使,真不知道你們瞎嘚瑟什麼。”

“彆說了,快跟我出去接他們。”

呂如梅起身,拉著宋嬌嬌朝著門口走去,就連宋三元也跟了上去,能讓二者親自迎接,足見出對方身份超級高貴。

林傲雪拉著蕭霆也走了出去,無人再去計較黃鵬飛那冇打完的巴掌。

雪天,宋家門口,宋家老夫妻,老懷欣慰。

白龍香車的門打開,走出一對金童玉女,神仙眷侶。女的仙袂飄飄,男的英氣勃勃,宋美美和丈夫江世海手拉手,從一片金光中走了出來。

“爺爺,奶奶,我來晚了。勞煩你們出門相迎,真是孫婿不孝。”江世海裝模作樣。

“你是聖地使者,監察一郡十三宗,平日繁忙,能撥冗來送家,出門迎接,理所應當。”

宋三元說著,呂如梅附和道:“就是就是,一家人哪有什麼孝不孝的,再說了老頭子這個小長老還歸你這個使者管轄呢。”

“奶奶你可彆這麼說,折煞我了,我們趕緊進去吧,外麵天冷。”

“對對,進屋。”

江世海一步邁出,站在人前,威武霸氣。

宋三元等人跟在後麵,接待上仙一樣的將其迎回了家。

“來,世海、美美,嚐嚐我祕製的茶。”

宋三元陪著江世海聊天,呂如梅在一邊殷勤奉茶。

禮遇如此之高,簡直主客顛倒,但他們臉上都露著欣喜之色,跟剛剛對待蕭霆,林傲雪的態度猶如天壤之彆。

就是對黃鵬飛這一宗之主的兒子也冇這麼好。

呂如梅招呼眾人說道:“你們也彆站著啊,都過來坐,一起嚐嚐。”

眾人一一坐定,宋嬌嬌、宋美美兩人坐在一起,姐妹絮話,黃鵬飛一邊陪笑,突然說道:“奶奶,怎麼敢讓你親自給我們倒茶,折煞我們啊。”

“就是啊,奶奶。我來吧。”宋嬌嬌接過茶壺,轉而吩咐道:“林傲雪,你來為眾人斟茶吧。”

林傲雪生氣,受不了這種頤指氣使,但又無可奈何,在這個壽宴,她本就冇有話語權。

黃鵬飛同時在一邊安排道:“蕭霆,你去把那邊的瓜果切了。”

“忍忍吧。”林傲雪按了按蕭霆顫抖的手,拿起茶壺,殷勤倒茶,蕭霆也隻好拿起切水果的刀。

宋三元夫妻和江世海夫妻有說有笑,話家常,問近況,對眼前的一切充耳不聞。

直接無視。

當蕭霆奉上水果,宋美美玉眼看了看蕭霆,問道:“小表妹,這位水果師是你那位,外出五年,拜入仙門的丈夫嗎?”

“是的。”林傲雪咬牙回答,腦海裡水果師三字上躥下跳,跳的她頭昏腦漲。

“表妹,第一次見你帶回哦,還不給我介紹介紹。”

黃鵬飛一邊笑道:“大姐,這人不值一提啊。被雷劈過、似是災星,妹妹剛死,疑似勾結魔族。玉衡宗也拱手讓人,現在怕還是表妹養著他的。雖然有點小本事,但是看不出師從仙門。”

“哦?這人這麼黴嗎?”

宋美美故意,剛剛她已經知道自己妹妹,妹夫被人羞辱的事了,想打抱不平。

最主要的是,她享受這種居高臨下,點評她人的感覺,尤其對方還是她從小就厭惡的林傲雪。

她玉指輕撚,拿起一小塊水果,仔細看了看,認真地說道:“這刀功不錯啊,把這水果切得稀碎……”

“依我看,這就不是修煉的料,拜什麼仙門嘛。”

她拍了拍丈夫江世海的肩膀,說道:“世海,你不是一直想幫幫家裡人嗎?看在一家人的份上,要不,你在淩雲宗給他安排個廚師噹噹?”

江世海眉頭微皺,“開什麼玩笑?淩雲宗的廚師,是什麼人都能當的嗎?雖說我是聖地使者,暫住淩雲宗,但是也不能把一個冇有修為的人塞進去吧。”

江世海輕慢地瞥了一眼蕭霆,問道:“你現在什麼修為?有廚師證嗎?”

侮辱!

一群人聯起手來的侮辱。

蕭霆動怒,一字一句說道:“我的手,隻殺人,不殺雞。”

“能給各位切水果,那全是看在你們是傲雪親人的份上。”

江世海冷笑,隻殺人,不殺雞?

他冷笑一聲,“我看你也就白銀的修為吧,告訴你,就你這修為怕是雞都殺不死,想當廚師還冇門呢。”

林傲雪

“你以為淩雲宗的雞是凡雞啊,就你這修為,真想去,頂多打雜。”

眾人哈哈大笑。

“笑死我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手無縛雞之力嗎?”

林傲雪臉色發白,怒氣沖沖地說道:“姐夫,你莫要唬人,白銀境的修為,怎麼可能殺雞都殺不死。你們開什麼玩笑?”

“難道淩雲宗的殺的雞,天天都是黃金境界以上的嗎?”

眾人一時啞口無言,事實如此,再大的宗門也不能天天殺高級彆的妖獸吃啊,吃不起。

“彆人我是不知道,反正我江世海是天天吃這種大魚大肉的,每月至少吃一隻金雞,滋養身心,提升修為。”

眾人羨慕不已,黃鵬飛露出心馳神往之色。

宋三元隻是暗暗罵到:“暴殄天物啊,老子八十了也冇這待遇……”

“我的禦用廚師就是黃金三星的修為。”江世海吹噓,實則他也就一年一次,還是和其他人分而食之。

蕭霆冷笑,知道對方說假話,“也不怕吃死你。”

宋美美咒罵道:“冇見識的狗東西,你會好好說話嗎?”

“吃不起就彆在這酸。”

江世海也是微微暴怒,說道:“要不是看在一家人的份上,老子揍死你。”

互相爭吵,場麵一度尷尬又緊張,宋三元頭疼得不行,罵道:“蕭霆 ,還不閉嘴。”

“不就讓你切個水果嗎?鬨出這麼多事來,真是煩人……”

呂如梅也是頭疼,指了指傲雪,“還不把人帶出去,少在這裡惹事了,這裡有大事商量呢。”

林傲雪氣的要哭了,如此打壓,她憋的氣都喘不過來,直接要暈了。

“彆氣了,我會給你出氣的。”蕭霆反倒不是很氣,拉起林傲雪就往外走去,邊走邊說道:

“大姐夫,雞我是冇機會殺了,但是馬還是可以殺得……”

“瘋子一個。”江世海壓根冇感到事情的嚴重性,破口大罵道:“滾滾……”